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尋找真正的愛情

22.10.2020

《日出月落》TASCHEN版本,2015年。《日出月落》1914年的初版要美金二萬元一本。後來的重印版本很多,卻以TASCHEN的版本為佳,特別是因為書中的多幅插圖是用Kay Nielsen的原作圖稿來製版,所以特別存真。

美人告訴白熊(王子):「即使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尋回。」

一夜之間,美人失去夫君與宮殿,只落得一身襤褸衣服,孤獨在樹林。

美人與王子共乘神駒,遠離日出月落之處。

上圖的原稿局部細節,色彩瑰麗,想像奇幻。

北風大展神力,送美人去日出月落之所在。

白熊告訴美人:「只要緊捏我的背部,便可以一路平安。」

人生在世總得相信一些什麼;不相信上帝的可以事奉金錢,那既不相信上帝也不願意事奉金錢的,或許可以選擇愛情。然而愛情這回事,是多麼的虛無縹緲,難以捉摸。真愛何處尋?正是:上窮碧落下黃泉,日出月落不知年。又或者是,真正的愛情一旦真的尋找到手了,卻發覺不外如是;晶瑩剔透的雨水落在掌上只有化成一灘水,在握的藍鳥轉眼失色,不再明豔。

高原峽灣尋之遍

在一八四一年,挪威的兩名民俗學者Peter Christen Asbjørnsen和Jorgen Engebretsen Moe出版了一本民間故事集。他們有意模仿德國的格林兄弟,企圖通過民間故事收集和記錄而建立挪威的本土文化和語言。這兩名民俗學者走遍挪威的高原、農村和峽灣,訪問農夫漁民,收集了他們口述的故事。他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挪威經過丹麥四百多年的統治之後,終於在一九〇五年完全獨立。在一九一四年,英國的Hodder and Stoughton 出版社精選了其中的十五個故事,並且就以其中的一個故事題目為書名:《日出月落》(East of the Sun and West of the Moon)。替這本北歐民間故事集作插畫的正是丹麥畫家 Kay Nielsen。

日出月落可曾見

《日出月落》說的就是一個尋找愛情的故事。話說在很久以前,有個窮苦的農夫,子女多而糧食少。他最小的女兒是個世上難得一見的美人。然後在一個秋天裏,正是狂風暴雨的星期四,有白色巨熊到訪,願意給農夫一大筆財富,換取農夫的小女兒,小女兒騎在白熊背上,來到山中的宮殿長住,享有華衣美食,唯一不足之處是:白熊只是在黑夜裏才和美人共處。後來美人的母親教她乘白熊入睡之際點亮了羊脂蠟燭去看個究竟。美人依計行事,發覺身邊人竟然是個絕世美男兒。美人不小心讓羊脂燙傷了白熊。白熊驚醒,大為震怒,說自己本是王子,無奈給邪惡的後母施了妖術,從今以後只有去那日出月落之所在,和後母的女兒(一個醜陋的女山妖)結婚。說罷消失無蹤。美人下定決心,排除萬難,一定要尋回白熊。她沿途先後遇到三個老婦,分別贈她金蘋果、玉梳篦,和金紡車。但是她們皆無法告訴美人日出月落之所在。美人後來又先後遇上東、南、西、北風。只有北風有足夠的威力,終於將美人送到那日出月落之所在。美人見到那奪取夫君的女山妖,便利用金蘋果、玉梳篦和金紡車作為賄賂,得到女山妖的許可,和白熊共宿三夜,並且在第三夜成功喚醒白熊,終於團聚。

這樣的一個故事可不是似曾相識?其間有《美女與野獸》和《賽琪與丘比特》(Psyche and Cupid )的影子。《美女與野獸》大家都很熟悉了。《賽琪與丘比特》出自希臘神話。賽琪原是美人,卻得罪了愛神維納斯。維納斯命兒子丘比特去處罰賽琪,誰知道丘比特反而悄悄愛上了賽琪,但是沒有在她面前顯示真身,只能和她在黑暗中長相廝守。她和《日出月落》中的美人犯了同一錯誤,也承受了同樣的後果。在歷盡艱辛折磨之後,還得往冥界走一趟,向冥后普昔芬尼取得寶物,方才換得丘比特重回身邊。賽琪的原文Psyche,意即靈魂。有人將這段神話演繹為靈魂尋找真神的寓言。

風神盤古兩相近

但是《日出月落》有它本身的特色,別具粗獷的北歐風情和氛圍:像故事在一開始就是個狂風暴雨的星期四,小茅屋的牆壁在風雨中顫動不已。北風的描繪也充滿了原始的動感;他是唯一知道並且能夠去到那日出月落之所在,因為他曾經將一片白楊葉吹送至那神的影子也沒有留下蹤迹的地方。在大清早北風喚醒了美人,讓她騎在自己的背上,然後奮力升空,但見下面風暴兇險,房屋傾倒,樹木折斷,海濤洶湧,巨船沉沒,而北風和美人一路穿山過海,不斷向前,直到差不多筋疲力盡,才終於到了這日出月落的所在。插畫家Kay Nielsen在這裏大大發揮了他的才華,活現了北風的神威。Kay Nielsen繼承了比亞茲萊(Aubry Beardsley)的Art Nouveau風格,線條曲折嫵媚,富裝飾性的細節,在同時又汲取了日本版畫的平面組織。因此這幅北風圖看起來倒有幾分神似盤古。

Kay Nielsen曾經在和路迪士尼旗下工作過一段時間,結果給開除了,死時非常潦倒,但是如今他的地位上升;他的一幅原作畫閒閒地可值美金二十多萬。Kay Nielsen的插畫的確與別不同,極端的風格化,人物造型修長不合比例,風景沒有透視,人物和飛鳥的動態完全不受物理世界的限制,想像力非常放肆飛揚,表現出來的是一個奇幻瑰麗的神話世界。未必適合每一個人的口味;往往初看有點怪怪的不習慣,細看卻又慢慢地看出了境界,有一種反邏輯的美。

虛無縹緲真愛現

《日出月落》這題目也是同樣的不講理。日和月本來同軌,都是從東面上升,西方沒落。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所在,竟然會同時是日出而月落?East of the sun和west of the moon本來就是兩個相反的方向。而且「日出月落」,像是詩中的副歌,不斷地在故事中的人物口中反覆出現,彷彿是要一再申明,愛情之為物,非常理可以推測。回想當年唐明皇為了要會見太真的魂魄,請來方士殷勤尋覓: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這「虛無縹緲」,如同「日出月落」,正是愛之所鍾,情之所在。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11/MPW2711_B071-078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