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ADVERTISEMENT

黃曉恩專欄:勇武派丈夫(三)

11.02.2020

聽過我上回說過兩位愛妻號勇武丈夫「浴血街頭」、「粉身碎骨」的真人真事,這次以一位老先生的經歷作壓軸:放心,這次再沒有流血場面了。

這位老先生年屆八十卻仍未退休,是一位律師。他濃眉大眼,身材魁梧,走起路來雖不是健步如飛,卻絕不老態龍鍾。平常穿西式恤衫,也會穿中式夾棉外套配flat cap帽子,大有蔡瀾先生的品味。說話言簡意賅,舉止不算特別優雅,卻有一種端莊尊嚴的魅力。他身體一向健康,連初次來看我時亦否認任何不適。

「Well……我沒有甚麼啊!」他聳一聳肩,輕描淡寫道。

老伴礙於先生的面子,不方便當面指出,在他身後直向我打眼色,婉轉地提醒我注意他其實低燒一個月。老伴看起來一點不老,略施脂粉,說話非常客氣,似是闊太卻沉實低調的。老先生瞪眼,咕噥了點甚麼,然後粗豪道:「別聽她,才沒甚麼!」老伴就不再吭聲。我替老先生測體溫、身體檢查及初步驗血後並無發現,這麼一來幾乎相信他並無大礙;只是確保萬無一失的小心性格,又或者是莫名其妙的第六感,令我進一步安排正電子掃描──竟然發現胸腔和腹部潛藏着很多活躍的淋巴結,骨骼也有廣泛的轉移,而及後一連串在醫院進行的檢查更確診了晚期淋巴癌。

「Well…… I can go tomorrow」他突然告訴我。

「你意思是打算出院?應該可以,檢查做好了,觀察一晚……」我朗聲說。

「他指『離開』……」老伴尷尬地指指窗外的天上,那時夜幕低垂。

我慌忙換過柔和聲調,想了解他的想法,生怕他是接受不了生病,情緒困擾甚至有傷害自己的傾向。好不容易弄清楚他並非消極放棄,只是表達勇者無懼,視死如歸,我才鬆一口氣!

我跟他們解釋治療選項:愈積極進取的方案,療效把握越大,同時副作用的風險也愈高;除了考慮病情,還要注意已經上年紀了。老先生想也不想,就選了最進取、年輕人都適用的化療!我有點愕然。老伴連忙打岔道:「不如我們再商量一下……」結果定了一個較原來稍稍溫和的方案,但我決定仍須減低用藥劑量,以免身體承受不了。

數天後,女兒從外地趕回港。她因爸爸的病情十分著急,禁不住連珠爆發地向我質詢,其中一條要求我立即用重藥,不要減低劑量,才能把癌細胞一舉殲滅!有其父必有其女,原來老先生和女兒兩位都是勇武派。他倆常常嫌棄老太太嘮嘮叨叨,揶揄她謹小慎微,抱怨她事無大小都向我報告,但其實不難發現他們結果都是聽她作決定的。都為了老先生身體健康的同一目標,都是一家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