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ADVERTISEMENT

黃曉恩專欄:甜睡婆婆的咧嘴笑

12.09.2019

她都七十六歲了,才離開活了大半輩子的鄉下,移居香港。她的家人都在這裏:三個女兒各自結婚生孩子,孩子大了也各自結婚生孩子了;只是男生們為了工作在國內外跑來跑去,而女仕和孩子則留在香港。五光十色、熙來攘往的城市沒有嚇着她,只懂鄉下方言、不諳廣東話跟普通話也沒有困擾她──本來舉家都住在較清靜的新市鎮,婆婆到來就三代同住,自成一角;婆婆也樂於安坐家中,閒時最愛到天台曬曬太陽,睡個午覺,甚少出外。偶爾要出外時,總會一家人扶老攜幼,熱熱鬧鬧的。

這次,幾位女兒孫女擁着婆婆來到我的診所。電腦掃描顯示婆婆的胰臟和肝臟都有腫瘤,是胰臟癌並擴散到肝臟。家人自然十分擔心緊張,你一言我一語,從病因、病徵到治療、預後等都急着問個明白,倒是婆婆表情木訥,一言不發,甚至聽着聽着打起瞌睡!我這才發現原來她語言不通。家人要求:「千萬別把實情告訴她,她讀書不多,不會明白的……就算明白了,也不會受得了的!」

西方醫學訓練強調尊重病人自主權,但在中國人文化裏,不少親人出於關心愛護,卻會要求醫生幫忙把病者(尤其是老人家)蒙在鼓內。我跟家人商量:「有時病者不明所以,會更容易胡思亂想呢!而且她可能對如何治療有自己的意見。不如我們先試着問問她會否希望了解更多?」

通常跟能溝通的病友聊這個,有的會讓我照直說無礙,有的則會着我只跟家人談細節便可;由病人作決定至少能令各方釋懷。這位婆婆卻實在不明白我的兩文三語,而家人頗堅持不讓她知道病情,大概翻譯時也是虛應故事,無怪乎她也不作回應,只是睜開惺忪的睡眼,跟我咧嘴一笑,隨即(仍在我的診症室!)又沉沉睡去。我自問已盡力,而且她表現出對女兒孫女們的放心信任,意味交由她們全權負責,那麼我也不便再多說了。

接着數個月,她幾乎每星期來診所接受治療,幸而除脫髮和食慾稍減外,人還好。她會在滴注化療期間躺在大沙發中睡得香甜,毫不理會我跟家人在旁討論報告和病情,亦從來不會插嘴發問;只是當討論完畢,我轉而關心她、替她檢查身體時,她在歇息中鬆弛的臉部肌肉即充滿生氣,露出那個招牌的睡夢初醒咧嘴笑容。這種隨遇而安的豁達,有時實在叫我這認真執著的主診醫生哭笑不得。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