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ADVERTISEMENT

黃曉恩專欄:婚禮風琴師(下)

12.03.2020

除了上文提及在婚禮當風琴師可能出的岔子,一個更大的挑戰是應朋友邀請,「外賣」到別的教堂彈奏。彈鋼琴倒不要緊,因為所有標準的鋼琴都有八十八個琴鍵,就算手指頭觸鍵的感覺有分別,臨場練習幾遍就勉強能跟「她」混熟了。風琴可不一樣:不同教堂風琴的構造都各有特色。

管風琴主要由手鍵盤、腳鍵盤、音栓(stops)和音管(pipes)組成,透過配置不同組合的音栓,控制氣流通過不同的音管,從而發出多姿多采的音色。風琴一般有幾個手鍵盤及一個腳鍵盤,每個預先用不同的音栓配置好,彈奏時同時使用,便能達致特別的音效。我當然熟悉自己所屬教堂裏的風琴,但其他教堂的則要到婚禮當天才認識,發現少了一個鍵盤、缺了心儀的音栓、音栓位置不一樣等情況屢見不鮮,只好趁新娘還在換裙子時趕緊重新配置。                  

雖然當婚禮風琴師有這麼一點壓力,但我的座位卻幾乎是全場最好的──管風琴通常位於聖壇的高處,而且譜架是透明的,有時更安裝了鏡子,方便風琴師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配合堂內進行中的禮儀程序彈奏。這個位置自成一角,又是專用的,在婚禮中就是我看一對新人最清楚,賞心悅目,毫無阻隔,拍照角度自然極佳,卻非專業攝影師所能覬覦;尤其是互立盟誓、交換婚戒(經我非正式統計,有五成時候婚戒突然太小不能順利戴上),以及新郎為新娘揭紗、深情對望然後優雅地輕輕一吻(其實更多時是青澀新郎鼓起勇氣的盡力一吻),牧師在忙我卻閒着,都看得投入。

至於牧師的訓勉,你道是老生常談,卻撫心自問結婚多年仍未能完全做到,成為自省的空間。於是我先生十分支持我騰出週末的下午,當他在家睡午覺的時候,我去當婚禮風琴師,多聽聽「你們當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的意思。

我是業餘的,但當婚禮風琴師的年資要比當醫生還要長;雖然不能在所有婚禮中都完美彈奏,總算沒有造成太大破壞,幸不辱命。而且每次我都十分珍惜:在上月底疫情肆虐期間,一對新人矢志不渝,說就算只有他倆、雙方父母及證婚牧師七人,他們都要按時在教堂舉行婚禮,我也急忙嚷着少不了我。疫情中的婚禮令人難忘,亦讓人回歸基本,細味婚姻的意義。都要幸福、記着自己的盟誓哦!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