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黃曉恩專欄:港九新界一日遊

1969
17.10.2019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牀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裏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但也有一些同事需要整天跑來跑去,例如社區老人評估小組的醫生提供外展服務,到各區大小院舍看望老人家並為他們診症開藥,我亦曾參與其中。雖然性格好靜(懶)的我寧願待在一個地方天昏地暗不斷工作也不愛稍移玉步乘車小休,而且我不懂駕駛又不諳地圖(那些年可未有提供實時路徑指導的電子谷歌地圖),但還好,巧妙而具成本效益的輪值表總會把就近的幾間院舍編在同一天,其他有座駕的同事也會讓我乘順風車。

轉到私家醫療工作後,其中一件需要適應的事情就是病人分散在不同醫院,醫生花在乘車(和堵車)的時間也不少哩!除了私家醫院的駐院同事外,自己開診所的私家醫生通常在幾間私家醫院「掛單」,以便病人選擇在哪裏住院治療醫生都能去:每間私院都各有千秋,有的名氣大,有的地理佳。當我有病人已經在某家醫院住院,而其他病人需要入院時,我都暗暗希望他們聚到同一醫院去;當然結果還是以他們方便和意願為主。所以有次我先要到(大圍站外乘免費穿梭小巴往)沙田仁安、(打的往)九龍塘浸會、(乘港鐵轉海洋公園外免費穿梭小巴往)黃竹坑港怡、(到金鐘站外候穿梭小巴往)半山嘉諾撒,再(走路)去中環診所,是名符其實的港九新界一日遊;日落西山之時回到新界家中,仿如隔世。本來香港是彈丸之地,交通網絡完善便利,只需預先計劃好最順暢的行程路線便能節省時間,誰料竟然出現港鐵全線停駛、多組交通燈失靈的一天,分散多區的病人各自期待着我到達,但我卻只能在途上乾着急,走走趯趯之苦莫過於此。

連醫生都怕舟車勞頓,何況是病人,甚至身體虛弱的腫瘤科病友!雖然我的診所位處中環,但病者住在屯門、大埔等地的大有人在,遇上交通或市況混亂,診症時間地點都須另作安排。談到千里求醫,最令我佩服的並非從黑龍江來看我一次的病人,卻是一位晚期卵巢癌患者,有肝臟、腹膜轉移並腹水肺水,在我診所看病快三年期間,每兩至三個星期從不間斷親身就診;她原來是從家裏出去轉折到深圳再包車到港,後來高鐵開通便改乘高鐵,每次旅程至少大半天。她還輕描淡寫的說,可以在高鐵軟臥歇着,不辛苦。這令動輒埋怨路途遙遠的香港人如我汗顏,亦提醒我們生在醫療垂手可得的地方是多幸福。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