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ADVERTISEMENT

黃曉恩專欄:勇武派丈夫(二)

15.12.2019

上文描述的丈夫為了護送患乳癌的太太覆診,自己前臂骨折、太太浴血街頭在所不惜;而這次要說的丈夫勇武程度亦不遑多讓,且都是真人真事呢!

太太患有擴散性大腸癌,主要在公立醫院接受治療,同時偶爾來我診所覆診。丈夫輕描淡寫地說,留意到太太有幾次在政府日間中心完成化療靜脈滴注後覺得不舒服,但經過整天用藥,歸心似箭,於是順她意思,非但沒有告訴護士,反而趕緊乘車回家再算。太太一邊滿意地點頭。我一怔,立刻追問是甚麼不適──說是氣短、喉嚨和舌頭麻痺、吞嚥和說話困難──一般患者家屬都理應警覺到這些反應可大可小,通常大為緊張並立刻知會醫護人員,而這位丈夫竟然如此樂天知命故不憂,寧願冒險把太太接回家自行照顧,從此我就見識到他勇字當頭。

後來因為丈夫工作關係,夫婦搬到澳門居住,但仍在香港看病。有天丈夫單獨到來,告知我太太病情轉壞,公立醫院決定不再繼續化療,只讓她幾個月後再覆診。「她還好,只是背部會痛。」停了一下,再說下去:「這星期走路都有困難,一站起來便疼痛難耐。」又靜了一會,繼續道:「昨晚出現小便輕微滲漏情況。」這時我已意識到脊椎的轉移瘤該是擠壓著脊柱神經線;這可是腫瘤科的緊急症,若不從速處理,會導致永久性的半身癱瘓及失禁,嚴重影響生活質素。我正想開口勸他立刻帶太太求醫,他突然泣不成聲!……平復後,他答應回家轉達我的建議,但同時嘀咕着太太性格倔強。

隔了幾天,他來電回覆,說太太不能走路,去不了澳門的醫院──我正著急,他接着說:「所以我就索性把她扛上車,直接開過來香港,快到醫院了。」

磁力共振檢查證實腫瘤擠壓脊柱神經。太太除了用鎮痛、類固醇等藥物,還接受了共十天的放射治療。每早我巡房前,丈夫已經抵達床邊。原來他上夜班,每天都乘早船來醫院。「要買早餐給她嘛……不辛苦,我可以的。」兩星期過後,太太的痛楚慢慢減輕、小便功能恢復,能用輔助步行架走路,快可以出院了。

有兩天,不見先生的蹤影,連太太都聯繫不上他。第三天,來的卻是先生的妹妹:「他在醫院外過馬路被車撞倒,幾根胸骨斷裂,脾臟爆裂,幸好緊急手術能止血,無須整個脾臟切除,現在深切治療部……」

不知怎地,我和太太都出奇地冷靜,彷彿見怪不怪。後來聊起,事情應該是發生在綠燈快閃完之時,先生仍急着過馬路,而轉彎的車子又奪紅/黃(天曉得)燈而出。那陣子交通燈還能正常運作。對了,勇武丈夫最後當然安然度過難關;夫婦倆康復出院,凱旋回澳門。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