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小熹

60
03.06.2019
網絡圖片
%e9%a7%b1%e4%bb%a5%e8%bb%8d

說來小熹,為什麼存在「明朝」這顆星球上,這是個謎。他可能確定了「系統內部分裂成兩造,戶鄉仇之殺之不將對方滅絕不痛快」,我們用高空攝影的概念觀測,會為那兩造人馬的殘忍手段、誅對方九族、各種炮烙酷刑、創造論述將對方妖魔化、如同圍棋佈局、層層機關圈套,和對方的同樣高智商鬥爭之集團,迂迴纏鬥。表面上是「東林黨」和「閹黨」這兩股集團,向兩個超級颶風的極厚雲牆在互相旋絞着,破壞對方之結構。

這當然都圍繞着,看去傻乎乎,柔弱孱瘦的小熹,發展出來的。因為他整天躲在寢宮裏作木匠,極少數人見過他的背影,那金燦燦龍袍的衣褶,但都是屁股對着人的印象。所以他絕對是個智障!白癡!但喜好系統氣象學、博弈論、大數據的數學分析學者,則懷疑這小熹是絕頂高人。也就是說在「明朝」星球史之前的造物者,當初創造了小熹這個君王,那解決了一個星球文明演化極為棘手、複雜的「障礙跨越」:在這個星球上,人們透過極端環境,才得以演化出這種大腦高級運算的行為藝術:監測辨識敵我,以及完美的扮演敵方,通過那些檢查的上萬根觸鬚,讓對方以為你是他們的人。這是一種內在分裂系統之間的纏擾、摔跤、近距離勒頸絞殺,但又有些像性愛纏綿的奇特行為。

譬如有一個王姓東林黨的(以下簡稱王東),匿混在一羣閹黨的官員群組哩,他不僅是像機器人咕嚕咕嚕背出一串對他們頭子魏忠賢的讚頌之詞,他要在他們破碎、閒話家常、你來我往的哈啦之中,不着痕迹的應答。這要像春雨浸潤於無聲、微風拂過稻穀,有那麼一點勉強不自然,立刻會被那些張閹劉閹李閹們嗅出不對勁。因為這些張閹劉閹李閹們,他們也太有經驗了,他們落單混迹在一大羣左東史東孔東楊東之間時,他們可是一身技藝讓自己想流淚,變色、混入讓那些傻東東們,覺得他們是自己人。所以,不僅是你作為一個真正的閹黨,或相反一個真正的東林黨,會怎麼說話,怎麼喜怒哀樂、怎麼恨對方如欲啖其心欲碎其骨;同時,你要修練、熟稔,一個東林黨人如何完美假扮成一個閹黨,而不被辨認出來(或相反)。然後你要非常視之為自然,眼前某個完全就是個鬧黨的,其實他媽的他就一東林黨人假扮的,所以他到底最內心認定你是一個鬧黨?或是你知我知老兄也是一個冒牌貨。他會不會在必要時,為了讓閹黨他們更深刻信任他,把你賣了糾舉你?譬如說當東林黨這邊的精神領袖左光斗,被魏宗賢迫害,在獄中指甲拔盡、兩眼挖出,慘烈而死。你這時混在閹黨羣組中,是要急於說「大快人心」?或皺眉表示憂心,「他們那邊一定會反撲」?或是一臉悲戚,讓閹黨同志覺得你視「鐵閹」,太常混到敵方陣營了,產生的無法彈回表情自然反應?被檢視、掃描、像左腦右腦互相欺瞞,左手右手互相掰折對方手指,替對方建構出滔天大罪的繁複設計圖,然後雙驅動引擎的,疊高、鏤雕、掐花扭絲,形成兩座互相敵對,但彼此那麼靈動、旋繞、詭譎的人心大廈。

這種「你扮成我,我扮成你」,絕對是文明的一大躍進,小熹是怎麼辦到的?連他的太高高高高祖父,永樂大帝,當年奪位,終其一生猜疑、清洗、拔除,朝中那內心偷偷向着前君惠文帝的大臣,都無法做到系統內部的自動化、規格化。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駱以軍-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