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涼紅豆冰背後 承載着士多老闆多少的辛勞汗水?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山徑加油站

清涼紅豆冰背後 承載着士多老闆多少的辛勞汗水?

溫水生磕磕絆絆地在鬆軟的沙灘上推着小車,上面載有十多箱水,他繞過斷掉半截的圍牆、才剛修好的欄柵、橫亙路中的巨石、碎裂一地的水泥地路,回到士多,冒了一額汗珠。香港的山徑士多,在「山竹」後元氣大傷。「山竹那天,整片海灘變成海洋,海水湧到我的房間。」之後兩天,年屆七十的他與百多個山友義工收拾殘局,誰知傷及筋骨,需由直升機救援,在醫院住了廿多天才能回來,留下了跛跤的後患。他是鹹田灣第七代原居民,也是安記士多的老闆。

don190112winny-6
don190112winny-5

大體如旅行家陳溢晃所說,溫姓客家人於三百年前到鹹田灣聚居,溫老先生先在家中開起士多,1972年才搬至沙灘旁,現在由溫水生、他太太及英國回流的大哥打理。有山友暱稱西灣亭至鹹田灣作「紅豆冰線」,因走至此處就可以吹風看海,吃大大粒的綿軟紅豆冰。

don190112winny-38
紅豆冰 // 靠「大飛」送來沉甸甸的紅豆,還有製冰機才成事,一杯綿甜透心涼的紅豆冰,要幾經轉折得來。($25)

大飛運貨

在別人眼中是山光水色,對溫先生來說或是窮山惡水。村民在1930年代於鹹田灣自建碼頭,供五圍村民使用。但碼頭早在1962年被颱風溫黛連根拔起,此後得靠村民以「大飛」從海路運送物資,然後在近岸處涉水,一箱箱抬上沙灘。然而這樣的日子不多,「等了數星期,今天風浪稍緩。大飛坐半個小時,以前坐嘩啦嘩啦兩個鐘才出到西貢。」政府清潔工亦終於驅船進來,運走堆在沙灘的幾袋垃圾。

don190112winny-52
製冰機頗重,運送不容易。海邊「鹹氣」重,每幾年就得換過一部。山間的凍飲絕非唾手可得。

陸路又如何?「有時浪大又要補貨,我會背10多斤,推20斤貨物,從赤徑走回來,要走兩小時。在這開士多,最辛苦是搬貨。」他憶起士多最早期用火水雪櫃,輾轉添置各種設備,十多年前添置製冰機,客人才飲到紅豆冰。「所以只能家庭式經營,炒少少應酬下,無啦啦買海鮮就死得啦。」外國人喜歡飲啤酒,他的餐牌有不少煎炸食物,更有正中他們口味的咕嚕雞。

don190112winny-48
「補給好重要,條路辛苦,有些人不想背太重。風景靚又有補給,自然加分印象好。」溫水生說。颯颯海風與銀白沙灘,確是加油站的bonus。

內憂外患

士多唱片機播着輕快的《多少柔情多少淚》,與海浪相和。霎時來了五桌從內地跟團到來的行山客,一時鬧烘烘。鹹田灣近年成為內地露營團勝地,被宣傳為「秒殺大陸的諸多海灘」,曾有逾百營駐紮。這批內地客毀譽參半,溫水生說:「很多人他們搞得沙灘亂糟糟,但他們有領隊的,清理得好乾淨。」惜旺丁不旺財,據大哥所說,他們通常自己帶食物,嫌士多飲品貴卻不知運送艱難,更有五個人分吃一碗麵的,生意難做。

don190112winny-28
椒鹽鮮魷 // 在安記士多也吃到大排檔美食, 炸得像麻花香脆的鮮魷, 配上凍得冒着氣泡的啤酒,外國人最愛。($75)

山徑士多亦面對另一隱憂,政府近年常將新界土地納為自然保育區、綠化帶或郊野公園,也以牌照為由加以限制,陳溢晃指:「郊野公園的概念在六十年代中才興起,村民在此前已居住了幾百年。是政府覺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牌照規條不清,現在都拖到第二代接手。沒士多就大家一起食西北風。」溫水生則樂觀:「這是我們自己的地方。只要相安無事,唔食壞人就得,都知村民搵餐飯食。」

don190112winny-42
偏遠地區請不到人,溫水生忙個不停,只能「見工夫做見工夫做」,洗碗、掃樹葉、下單和傳菜都得兼顧。

安記士多
西貢鹹田灣村13號地下
2328 2262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山徑加油站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don190112Winny-3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