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野餐】疫情之下 堂食受限 Facebook安心野餐群組大受歡迎 版主推廣野餐文化:我們還有自由去選擇生活方式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安心野餐】疫情之下 堂食受限 Facebook安心野餐群組大受歡迎 版主推廣野餐文化:我們還有自由去選擇生活方式

tan220108lucas0546-2

疫情下,堂食處處受限,欲進餐廳裏舒舒服食餐飯也得過五關斬六將;首先,必定隨身㩦帶智能手提掃QR code;第二,在第五波疫情下,堂食亦有時限,晚上六時後恕不招待;不久之後,堂食客須至少接種一針新冠疫苗……搵食艱難,堂食好像更難。

上月中,Facebook出現了一個名為「香港安心野餐group」的群組,坐擁逾五千成員,每日都在討論野餐好去處、良心餐廳等,甚是熱鬧。說起野餐,人們或會聯想到郊外、一些被大自然環抱之地方;這裏所指的「野餐」,就是隨時隨地,隨心找個好位置享受外賣食物;今天是公園,明晚是海傍,恰似是堂食難現象之寫照。

版主阿Bu和Birdy由政府強制食客使用「安心出行」那天起,再沒到過餐廳吃飯,反而轉戰各大公園草地、沙田百步梯、甚至曾在旺角行人天橋開餐。他們當初開辦群組,只為提醒自己堅持不堂食,沒想過會有那麼大的迴響。選擇野餐後,二人都特別珍惜在蓆上「做乜都得」的自由,更發現,原來食飯方式不只一種。

版主Birdy(左起)版友牛牛和版主阿Bu相約到觀塘海濱公園開餐,疫情下自得其樂。
版主Birdy(左起)版友牛牛和版主阿Bu相約到觀塘海濱公園開餐,疫情下自得其樂。

走出餐廳更自在

周末正午時份天色不錯,和煦的陽光直照觀塘海濱公園的草地上,在寒冬中仍能感受到一絲暖意。阿Bu正忙於「開壇作法」,鋪設地墊、露營櫈、野餐枱;Birdy則與野餐group的版友牛牛,提着外賣從工業區步至。這是他們的「食事之日常」。

同為九十後的阿Bu和Birdy都是「香港安心野餐group」的版主,本身從事藝術工作。被問到開設群組的緣起,他們的答案也是一致,只因不認同政府強制食客須使用「安心出行」,認為「填紙仔」能達同樣功效,唯有告別堂食,另覓用餐空間。於是,在政策實施前十天,他們便在Facebook創辦了「野餐group」。

阿Bu笑言,政府處處限制市民進入餐廳,證明堂食可能很危險:「我在街上野餐可能比堂食更安全,起碼換氣時間一定多過兩次。」Birdy即搭嘴:「所以野餐都是為了防疫。」

善用公共空間 自得其樂

Birdy當初以為堅持不堂食將是一場苦行;一個月轉眼便過,她漸漸習慣了在蔚藍天空下吃着外賣飯盒,發覺也是一種享受。她在草地上席地而坐,邊吃着剛剛買來的紅豆餅,指着海邊風景:「我覺得我好自由喎。」

「幾千萬的海景,我們只是買幾十元的飯盒便享受到。」坐在Birdy隔壁的牛牛補充道。任職裝修工人的他是群組的活躍成員,當初加入群組除了覺得得意、好玩,也因自己一直不喜歡困在冷氣房用膳,「平日都會買外賣去附近公園,舒舒服服看着風景吃。既然一天到晚都是吸着冷氣,倒不如試試走出來呼吸大自然,空氣也清新點。」

Birdy也回應:「我本身很喜歡去郊外,但是將食飯和呼吸新鮮空氣連繫,可能真是最近才體驗得到。以前吃完就趕着回去工作,現在天天野餐,自己的精神健康也不一樣。」

食飯 不止一種方式

阿Bu在一旁看書,姿勢有點像打坐,和暖的日光伴着微微海風,畫面很“chill”。在公共空間開飯已成他的新常態,拋開餐廳內的喧鬧聲樂得清靜。他剖白自己最大的感悟,是在吃飯過程中多了時間思考,「我會想,很多時我們以為香港人就是要這樣生活,但其實不是,香港人是有很多生活方式。」

野餐令他們從急促的都市人節奏中放慢腳步,雖未至療愈身心,但也有所得著。Birdy坦言,開辦群組時並沒想過引起大眾關注,單純是一個「自肥計劃」:「我只是想提醒自己堅持下去,漸漸發現原來有更多同道中人。」群組人數在短短一個月急升至落筆之時的五千五百人,或許反映大眾都對野餐有所渴求。

「這個群組,其實是啟發大家想多些可能性,拋出多些創意。」作為野餐初哥,阿Bu此前不知從何入手,當時便想起每逢假日在各區聚集的外傭姐姐,「開始會發覺,原來一直有人在做這些事,只是我們沒有留意。」

他們討論起群組裏的創意帖文,牛牛忽然想起一個,咧嘴笑道:「有位應該是文員的成員,買了飯盒對着電腦屏幕吃,自己在不斷轉換電腦的風景圖片,這個我已覺得很有創意。」Birdy聽罷也失笑:「所以我覺得香港人是充滿創意的。」

不覺是受苦

這天在海濱公園的人雖然不多,但草地上仍見情侶和家庭享受野餐樂趣。「公園還好,若在街上,就會被說成是『惹人側目,投以奇異的目光』。」阿Bu自嘲道。的確,他們也不下一次被指自討苦吃、「做乜唔返屋企食」云云,阿Bu顯得有點無奈:「回家吃?這個世界,有些人可能連家都沒有。」

對於被人質疑「有自唔在、攞苦嚟辛」,他反問:「野餐好辛苦,露營都好辛苦;如果露營辛苦,去旅行都辛苦。好多嘢都係攞苦嚟辛,咁其實做人為乜?既然咁辛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理由,你沒可能去質疑人家怎麼去生活。」他收起笑容,認真地說着。

「可能人們經過都在好奇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就是想讓人家知道,有班人不能堂食,也可以這樣享受。」Birdy補充道。經歷一個月的野餐生涯,她學懂了享受當下,「熱有熱的舒服,只是你習不習慣而已。最重要的是,視乎你怎樣享受一個環境、一個生活方式。」

珍惜野餐自由

隨着新一輪疫情爆發,城裏的人像時光倒流,再度經歷禁堂食的日子,就算願意用「安心出行」,晚市亦被拒諸門外;視乎疫情發展,除了要嘟安心,日後還要打一針,才能符合堂食資格。現狀難改變,阿Bu唯有惡搞電視廣告的對白:「打咗針都未必見到孫仔啦,晚市都禁了。」

他們三人也特別珍惜在草地上野餐的時光,因不清楚疫情防控措施將會如何實施,也不想去猜。「可能遲下要嘟安心、打針才能進公園,天曉得?」Birdy享受着自然風,不慌不忙的道,牛牛即回應:「咁咪行去出面停車場嗰度食囉。」阿Bu答得有默契:「自由選擇仍然有很多,在於我們有否試過實踐,是否可行,正如我們之前也不覺得野餐是可行。」

說着說着,日光也沒那麼猛烈,草地上只餘他們三人;不論環境怎樣變,Birdy仍抱有信心,自己仍能選擇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珍惜自己仍有的東西,既然我們還可享受在這張蓆上做什麼也行的時候,就盡量享受吧。」

tan220108lucas0207-1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