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孟暉
熱門文章
孟暉
食藝談

中秋月下的君臣小酌

222
09.09.2019
明張路《蘇軾回翰林院圖》局部
明張路《蘇軾回翰林院圖》局部

中秋之夜,皇宮中會舉辦豪華典雅的賞月宴會。不過,有一年,宋神宗在宮宴結束後,覺得興猶未盡,想找雅人一起喝個小酒聊個大天。這個時候,找誰方便呢?當然是處身在禁城之內、僅數道宮牆之隔的值班學士。

唐宋時代的翰林學士,差不多就相當於皇帝的機要秘書,要輪流在翰林院值白班與值夜班─絕不能讓皇帝有事時找不到人哪!因此,翰林學士是彼時唯一能夠在皇宮禁地過夜的外臣。那一晚,恰好是名臣王珪輪值,宋神宗便派太監將他召來。

王珪遵旨隨着太監到達皇宮中的一處小殿,親睹到如仙境一般的場景:一隊女童吹奏着清樂踏月而行,引導着神宗所乘的步輦款款前來。讓王珪吃驚的是,天子居然堅持如民間待客一樣,分設主賓席位,君臣平等地對坐,把酒月下,興致勃勃地交流了一番關於文學的見解。愉快地聊天到三更,皇帝反而興致更濃了,乾脆命令左右的妃子、樂伎、宮女都來請王珪題詩,並且讓太監用象牙案捧出御用的金鑲水晶硯、珊瑚筆格、玉管筆供其使用。

既然得了天子的口旨,妃嬪宮女們也都活躍起來,這個當即解下頸上的霞帔,那個取來剛剛熏香的裙帶,有人掏出袖底的帕子,有人持來紈素的團扇,依次請王珪為自己專門寫一首詩。王珪可是個才子,面對這麼多宛如天人一般高貴而曼妙的女子,毫不怯場,文思如飛,對每一位求詩者都能吟出符合其身份、稱揚其專長的詩詞,特別是那些容貌出眾的宮人,他一定能用恰當的修辭描述出其獨特的美麗,於是,得到題詩的女性們個個歡喜得面上生光。

這時,神宗含笑言道:「哪能白白勞煩學士呢,你們都得掏潤筆費呀。」讓宮人們每人從頭上摘下一朵珠花作為酬謝。這些深得恩寵的女性當即調皮地把王珪的頭冠摘下當作盛器,結果頭冠很快就被珠花填滿,於是,她們又紛紛把珠花塞進王大學士的雙袖之內,還有伶俐人兒當即取來針線,把那一雙袖口縫合起來,免得珠花掉落。在規矩森嚴的宮禁生活中,此刻竟有了這樣一場小小的放縱與狂歡,搞得神宗也心情特別愉快,看到已是月影西沉的殘夜時分,便命內監撤下天子所用的塗金蓮花形巨燭,為已帶酒意的王珪照路,護送他回到值班院休息。

有意思的是,玩開了心的神宗與他身邊的宮人們第二年中秋又如法炮製,不料這一回偏偏趕上了一位遲鈍木訥的值班學士,不僅不會聊天,而且半首詩也沒寫出來。天子雖沒說什麼,掃興的宮妃們卻大感不悅,互相嘟噥說:「這個學士好彆扭!」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