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無法繞過的審查制度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影評】《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無法繞過的審查制度

16.05.2019
由中國新生代演員馬思純飾演林慧的女兒,象徵了中國新生代游移的身份。

討論中國第六代導演的創作,無法繞過中國電影的審查制度。異於第五代導演的傷痕主題,第六代導演更趨向探討城市現代化的變遷,也深挖現實表象之下的波動,難免在規限中走鋼線。因此觀看他們的作品,總不難看到他們在體制中或抵抗或協商的痕迹,作品以虛構的力量來撞擊現實堅固的高牆,而核心仍是關注浮游在社會洪流間、無可奈何的個體。

婁燁是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之一。其作品一直犯禁,總是尖銳地刺破現實,又以鮮明風格來構建虛實並置的現實幻影。新作《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下簡稱《風》),較過去作品格局宏大,野心勃勃地叙述由中國改革開放以降的變化,並混雜當前複雜的政經體系。驟看與此前對現實的精要塑造相異─《風》更着重社會結構的重塑,將各種權力關係抽絲剝繭,但婁燁一貫所關心的愛慾仍然在《風》中細緻地展示。

「重演」的手法

追溯婁燁的作品脈絡,幾近都是在禁令的縫隙中掙扎。他曾被禁制令限制拍片數年(最終在國外拍片);其指涉六四天安門的作品《頤和園》至今一直被禁。拍攝了近一年的《風》早於2017年已完成,卻因漫長的審批而耗時一年。及後仍需不斷修剪才能正式上映,可謂歷盡波折。最終公映版與導演原初的版本相較多遠無法知曉,但剪接的刻斧痕迹亦十分明顯,好像陳冠希所飾演的香港私家偵探鏡頭全然被刪掉。另一較為敏感的,則是片首在廣州的拆遷場景。電影開首先由一片潮濕的氣氛中切入,一對男女正在叢林中交歡,卻赫然發現一具全身焦黑的屍骨。鏡頭轉由高空視角俯瞰,城市在一片霧霾下若隱若現。

電影開首已清晰點出現代都市的危機四伏,並立下鬱悶且愛慾連連的主調。隨之而來是全片關鍵的拆遷場景。電影以為數眾多的非專業演員,在被高樓包圍的矮舊房子之間穿梭,並以大量手搖長鏡頭來進行具規模的拍攝。電影更混合不少新聞片段。在紀錄片中有一種常見的形式稱為「重演」(re-enactment),即是將現實場景還原,後製「真實」畫面。電影採取類似的拍攝方式,一方面能直白指出拆遷是切切實實的事。另一方面,當這個場景連結後來楊警官的視點後,便更覺電影試圖探究的是真實的不確定性。

電影的時間幅度跨越多年,通過人物之間互動來折射中國多年來的政經結構。

虛實交錯的視覺形塑

時空交錯的段落貫穿全片,以致電影一直以懸疑的線索來帶動。電影大多以楊警官的視角出發,更以大特寫鏡頭(close-up)與明快的節奏來加強懸疑氣氛。不過,楊警官所看見的就是全然真相嗎?我們隨即發現他陷入「真相」的假象,自身亦陷入危機當中。電影以開首貼近真實場景的形式,將觀眾引進「所見即真實」的框架當中,再復以楊警官的錯覺誤見來模糊真相的確定性。

在迷茫混雜的權力鬥爭當中,穿梭的是唐奕傑、林慧、姜紫成與連阿雲的愛慾關係,亦折射了中國至改革開放後社會環境、以至人心的惶惶變化。他們在廣州相遇,再往返台北與香港,在變幻無常的城市迷宮中,各人通過炒賣地皮與官商勾結扶搖直上,獲取暴利,名利雙收。最終,由於緊扣的地緣政治,各人互相利用,也互相犧牲,或許只有在舞廳唱着《幾分傷心幾分痴》的連阿雲洞悉愛慾的虛妄。

顯然,婁燁在《風》說的猶如賈樟柯作品《山河故人》的故事,時代變遷,時間漫漫,在其中穿梭不定的人都無法抵擋洪流,只有怔怔地面對變遷。不管是拆遷的城,還是脆弱的人心。

電影由年輕警官(井柏然飾)視點爬梳複雜的敘事線索,但他在重重網羅中看不清現實。(劇照由夢工場動畫公司提供)

作者簡介

蔡倩怡,影像研究者。前《號外》、《明周》文化版記者。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00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