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超越政治】波蘭精靈 奧爾嘉和她的世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諾貝爾文學獎 2018/2019

【文學超越政治】波蘭精靈 奧爾嘉和她的世界

24.10.2019
Chan Ning
法新社、網絡

 諾貝爾文學獎停賽後重新出發,首個得獎者為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萩,這樣的選擇顯得「安全」而「政治正確」。奧爾嘉接受訪問時也說此年獲獎別具意義,並且很高興跟同為中歐作家的漢克同時獲獎,祈願中歐的故事因此被全球看見。

五十七歲的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為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獲悉得獎時她正在德國宣傳新書。
五十七歲的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為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獲悉得獎時她正在德國宣傳新書。

波蘭盛產詩人,殿堂級的米沃什和辛波絲卡都曾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小說家奧爾嘉的文字也帶有詩意,第一本作品是詩集《鏡中城市》,及後轉向小說,首部作品《書人的旅程》出版後即廣受好評,成為文壇注目新星。但真正奠定江湖地位的是1996年出版的《太古和其他的時間》,獲得波蘭文學最高榮譽的尼刻獎。此後創作不斷,也屢獲殊榮,獲翻譯為英語的《Flights》去年得到國際布克獎。

傳說、神話、民間

奧爾嘉的作品糅合民間傳說、史詩、神話和波蘭人的生活,現實與魔幻兼具。筆下題材嚴肅,行文則輕靈淡靜,並不沉重,這或許跟她的背景有關。她於華沙大學修讀心理學,自言深受榮格影響,常從他的理論中提煉文學創作的靈感。

雖然波蘭官方視奧爾嘉為「國家敵人」,但她的作品深受民間喜愛,克拉科夫書店把她的著作放在當眼位置。
雖然波蘭官方視奧爾嘉為「國家敵人」,但她的作品深受民間喜愛,克拉科夫書店把她的著作放在當眼位置。

以代表作《太古和其他的時間》為例,書中以一個虛構的村落「太古」為圓心,輻射散發出八十四則以時間為軸的小章節,每一個章節有着各自的時間和世界觀,各自獨立運行又互相連結。這些既斷裂又連貫的篇章,關於生、死、愛、性等生命的面向,平靜直視人類的局限,抽離而客觀地呈示宇宙的秩序與規律,談及上帝、時間以及比存在更高的維度。這部小說完全展現了她的叙事魔法和宏大的視野,穿越今古時空與不同維度。

行動實踐理念

寫作以外,她在政治方面也極為活躍,長期關注女權及性小眾的權益,為弱勢發聲,「我寫作是為了開闊人們的思想,提供新的觀點,刺激思考。」書寫是她實踐信念的其中一個途徑。

對於波蘭近年回歸威權的路線,她無懼狠批現執政黨,拒絕依從官方意識型態,結果被當局視為「國家敵人」而大加封殺。文化部長曾放言假如她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才會考慮讀完她的作品,但她獲獎的消息卻遭國家電視台封鎖,新聞隱去她的名字,只以「波蘭人」稱呼之。

奧爾嘉文字輕盈冷靜,但政治立場鮮明,常敢言批評現執政黨的威權作風及拒絕配合國家宣傳。
奧爾嘉文字輕盈冷靜,但政治立場鮮明,常敢言批評現執政黨的威權作風及拒絕配合國家宣傳。

然而,或許這樣的說法正呼應了她的文學。「波蘭人」正是她筆下所書寫的人物,每一個人隱去其獨特性都分享着共同的命運,集體的命運,也是一個人的命運及時間的記憶。這個人,在奧爾嘉的故事裏,夢裏夢外,都是「波蘭人」。

「上帝在太古的中央堆了一座山,每年夏天都有大群大群的金龜子飛到山上來。於是人們把這座山稱為金龜子山。須知創造是上帝的事,而命名則是凡人的事。」

—《太古和其他的時間》

Olga Tokarczuk,1962年 出 生 於 波蘭西部小城,八十年代在華沙 大學修讀心理學,畢業後曾任治 療師,後來轉向寫作,以小說為 主,著作屢獲獎項,受評論界和 廣大讀者喜愛。獲2018年諾貝爾 文學獎。

Chan Ning
法新社、網絡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諾貝爾文學獎 2018/2019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000-1lb24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