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侶由熱愛夾公仔到開夾公仔舖:在得到和得不到之間存在一種治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借問聲,咩嘢係治癒呀?

小情侶由熱愛夾公仔到開夾公仔舖:在得到和得不到之間存在一種治癒  

一個百無聊賴的傍晚,一位下班後心情納悶的阿叔,一間亮着霓虹燈光的夾公仔舖。

k200921siu-021
夾公仔機有着一種叫人着迷的魔力

阿叔拖着疲憊身軀,暫不想歸家,他走在街上四處蹓躂,抬起頭,一時心血來潮:「不如入去玩幾手」。

他踏進夾公仔舖,掃視數十部機台,琳瑯滿目的獎品叫他眼花撩亂:堆疊得滿滿的毛公仔(他不知道誰是《冰雪奇緣》Elsa,卻認得叮噹)、熱門炒賣中的玩具figure、朱古力和零食…… 阿叔稍裝鎮定,逕自走到一部機台前,投入硬幣,手執遙控桿,試着控前控後,突然,他「哇」一聲—夾鉗吊起了公仔,可是,半秒之間,又墜落回原處了!

阿叔心有不甘,再次投入硬幣。這次,他咬緊牙關,手心冒汗,小心翼翼地移動着遙控桿,心想:「今次對準位置,一定得!」隨即他按下鍵,又「哇」了一聲,公仔墜落至一個接近洞口的位置,但距離目標漸近了!

如是者,夾公仔舖內傳來好幾回「哇哇聲」,若沒有目睹此情此境,僅憑聲音想像,或會令人懷疑阿叔的聲嘶力竭,可能是壓力爆煲,正在宣洩情緒。

不過,又有誰知呢?最後,阿叔成功把一個公仔夾出來了!

他面露歡容,拿着獎品,卻有點不知所措,於是,他環顧四周,看見一個小女孩,便悄悄地把公仔塞進她的手裏。

k200916siu-230
三年前,KC和婉雯決定開夾公仔舖,「希望把這生活的小確幸帶給別人。」

怎樣才會令李澤楷同樣尖叫彈起拍手?

這是真人真事,對二十多歲的夾公仔舖老闆KC和老闆娘婉雯來說,更是見怪不怪,「一些阿叔志在過手癮,一些小朋友真的想要得到公仔;一些OL或小情侶,則視它為行街看戲吃飯以外的消遣;或有人抱抽獎心態,以小博大,人人心態不同。」KC說。

但,不約而同的是,顧客都在夾公仔中的患得患失、得到和得不到之間,獲得一種難以言喻的狂喜和雀躍;這時,KC和婉雯看在眼裏,亦會感到十分安慰—這樣說來好像有一點變態,兩口子竟然喜見別人由神情呆滯、情緒繃緊,一下子如乘坐過山車般躍至大叫、跳起、拍手—只因為,這種快樂來得很簡單,無分年齡、階級或貧富,都能感受一樣的喜悅。

「我想過,有什麼事情,會令我興奮跳起?可以不勞而獲地得到一層樓?一輛跑車?或是一隻名錶?如果我擁有它們,反應可能只會很淡然。或可以想像,李澤楷要得到什麼,才會尖叫、彈起和拍手?擁有更多的財富?還是什麼?」KC認為,即使參與遊戲需要投入硬幣,當中的治癒感卻不能以金錢去衡量的。

k200916siu-201
獎品琳瑯滿目的格仔鋪

治癒是一個過程

明明獎品可以陳列出來,讓人唾手可買;一架夾公仔機,令人與之有着一塊玻璃之隔,就多了一種叫人着迷的魔力。

這點,或許一些人會無法理解。甚至認為夾公仔的行為毫無意義,「但治癒這種事情,本就不用向別人解釋,它只是自己和自己溝通的一個過程,即使沒有實質收穫,一個公仔也夾不到,但過程已經很治癒。」

對此,兩口子有深刻體會,因為,他們本身也熱愛夾公仔。「那是靠技術也靠運氣,我們不算好叻,卻愛湊熱鬧。」那麼,是誰夾得最多?聽罷,KC和婉雯卻異口同聲:「我,當然是我。」

KC連忙解釋,「啊,是我夾到的機率比較多,女朋友則是佔參與的最大部分。舉例,她在開頭夾了七次,將公仔翻動一下,然後,中獎環節便由我操刀,通常再夾三次就能成功。」KC謙稱自己技術不算很高,實際上,他早已暗地鑽研秘技,務求為女朋友夾得心儀公仔,「其實可以由我代玩,一兩次就可中獎,但那樣沒意思,否則可以直接買公仔,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技術上,KC會先看準哪一隻公仔是「較好夾」,即公仔位處有利位置,不會在沒把握下貿然「出擊」。不過,有一次,二人卻堅決排除萬難,連續要把箱子內的三隻卡比獸(一隻浮面,兩隻沉底)一併「拯救」出來。結果,一次遊戲,移動遙控桿、對準、按掣,本只是二十秒,他們卻展開為時一小時的「拯救行動」。

「因為,如果其餘兩隻沉底的同伴(卡比獸)要留在機內,會好慘的。」婉雯說。

婉雯熱愛毛公仔,尤其是寵物小精靈內的卡比獸。她在大學時期和KC拍拖,至今踏入第七年,兩人「日子有功」,家中的戰利品已達二、三百隻,一些會珍而重之包上膠套,或一些會經常修補清潔。「有時,公仔堆疊在沙發,人只能坐地下,受不了,想叫她送一點給別人,她卻能說出每隻公仔的『身世來歷』,我沒借口不要。」KC說。

事實上,婉雯與這班公仔的感情深厚,早晚會跟它們打招呼、聊聊天,或給它們蓋被和說晚安,「我覺得這樣很治癒。」

k200916siu-095
在得到和得不到之間存在一種治癒

只要真心喜歡一件事情

三年前,兩人決定開夾公仔舖,也是因為單純地喜歡夾公仔,「希望把這生活的小確幸也帶給別人。」

當時,婉雯快將大學畢業,感到前路茫茫,一次跟KC坐乘坐巴士,慨嘆起來:「好不開心,朋友已經有工作offer,我卻沒想到做什麼,只知道喜歡夾公仔。」「那麼,你就不如開夾公仔舖。」KC比女朋友早一年畢業,第一份工作是靠自己創業。

婉雯聽罷,心裏很感動,卻在消化是否可行,未敢反應得很興奮。沒料,KC不是順口開河,他隨即坐言起行,做資料搜集、找舖、看貨,「只怕一個人說不出自己喜歡什麼,她能夠說出,就得勇敢去試。」

至於婉雯,也不是鬧着玩,一於邊做邊學,做得起勁又投入。她記得,第一家在旺角開設的店舖,只有一百平方呎,置了十台機,顧客多時,她要走出舖外,便順道與顧客聊天;關舖時,總不時回望店內的陳設,感到心滿意足。

如今,婉雯把舖子打理得愈見頭頭是道,舖面也大了,多設幾十台機,她每天忙於檢查看貨量、整理機台、留意潮流市場等;轉過頭,舖子又偶然傳來她夾公仔時發出的「哇哇聲」,「我還很喜歡這玩意仔,上次到日本取經,寄了六箱戰利品回港,箱子內的公仔塞到實一實,因為夾回來,可以當獎品給顧客。」

她說,她捨得割愛,「見到有人夾走一個好可愛的公仔,不會肉痛,因為,都是有人拯救了它們。」偶然看見有小女孩夾不到心儀公仔,她不忍心,會將之擺到接近洞口位置,讓小女孩輕易中獎,「不會想見她不開心。」

「開心很緊要。」KC感慨,近年夾公仔行業成為一些深度玩家炒賣貨品的二手市場,現象並不健康,「有些人,只為貨品的炒賣價值而夾公仔,公仔來自哪套卡通片、造型代表什麼也懵然不知。」比如,一個figure公仔要五百元,便想方設法以低於此價錢的方式去夾得公仔,然後變賣,從中獲利,「可是,他們玩的時候,樣子並不快樂。」

DCIM100GOPROGOPR1738.
KC(左)和婉雯(右)本身熱愛夾公仔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借問聲,咩嘢係治癒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k200916siu-230-2020101311191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