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創作人Samantha Cheung:失眠夜遊邂逅愛情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失眠

字體創作人Samantha Cheung:失眠夜遊邂逅愛情

「失眠,像被困在電影院的座位上,黑暗裏看着一段又一段的零碎回憶在腦海上演,沒有劇終,無法散場,只能一直看下去。」字體創作人張樂陶(Samantha)形容,睡不着時腦海裏播放着源源不斷的記憶碎片:有時候是旅行中某間酒店房間,有時候是擦肩而過的某個途人,有時候是某個老友的笑容。幸好,她的正職常常調休,不至於擔心第二天一早起來沒精神工作。

失眠時Samantha感覺自己被困在電影院的座位上,各種記憶碎片輪番上演。
失眠時Samantha感覺自己被困在電影院的座位上,各種記憶碎片輪番上演。

四年前,她患上抑鬱症,「總感覺心跳很快,每日有種迷惘感。」連續幾個月睡不好,往往是天亮才入睡。「心情沒有為此困擾,但是身體非常疲憊。」二○一八年夏天某個深夜,凌晨兩點,睡不着覺的Samantha和好友出街走走,散散心。「不想眼睜睜到天亮呢。」

Samantha和朋友在上環游走,路過見到一位穿著灰色背心黑色長褲的男生在街上畫壁畫,她上前問了句:「你畫咩?」正在入神創作的男生被嚇了一跳。但這句搭訕讓幾個年輕人打開了話匣子,一談就三四個小時。Samantha和這位新認識的壁畫藝術家Kris很投緣,各自回到家又繼續透過電話談了數小時。二人情投意合,很快就在一起了。沒想到,失眠的夜晚,遇到了愛情。

Samantha和男朋友Kris在失眠夜遊邂逅,真是一場奇遇。
Samantha和男朋友Kris在失眠夜遊邂逅,真是一場奇遇。

「Kris是個很好的聽眾,我哭和情緒低落,他都陪着我,聽我訴說。」Samantha自嘲「極其容易哭」。感動會哭,難過會哭,連肚子餓也會哭,聽起來彷彿眼淚隨時決堤。正職無法帶來滿足感,Kris鼓勵她好好投入創作的副業—畫壁畫。Samantha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業餘時間做字體設計,畫葉和花草樹木,尤其鍾愛acanthus。她做兼職時有不少機會出鏡,但她總是強調:「我不希望他人注重的只是我的樣子,而不是我的作品。」

幾個月後,Samantha的睡眠改善了,失眠不再成為困擾,而抑鬱情緒,也漸漸消散。

《失眠電影院》,Samantha Cheung
《失眠電影院》,Samantha Cheung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失眠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5/tan200417yimin0241-2020050610104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