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Edmond Kwok:我危駕着一輛失眠快車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失眠

設計師Edmond Kwok:我危駕着一輛失眠快車

時鐘踏入凌晨一點,彷彿上了鬧鐘,「緊急會議」不期而至。設計師Edmond Kwok會突然停下手頭上的一切活動,準備發動極速賽車了。無論彼時是正在玩遊戲,還是在看電影,還是和朋友在酒吧喝酒,他突然就離場坐到一旁,來一場精神「賽車」。

時間一到,思緒像無法煞車的極速賽車,直踩油門以最快的方式衝向目的地。失眠創造了寧靜的環境,讓這瘋狂的賽車風馳電掣,暢通無阻。當想不到答案的時候,有時會遇障礙緊急煞車,但是車輪繼續高速運轉,還冒着煙。」

設計師Edmond Kwok深夜獨坐一角,準備讓腦中思緒排山倒海而出,來一場危險駕駛。
設計師Edmond Kwok深夜獨坐一角,準備讓腦中思緒排山倒海而出,來一場危險駕駛。

無數個失眠的深夜,他獨坐一旁,有時喝杯威士忌,吹吓風,獨自沉浸在思考中。旁人看來,他靜默幾個小時一動不動。實際上,他腦中正在排山倒海地展開各種緊急會議。推論、推測、繪製mind map⋯⋯甚至分演幾個角色多角度開「研討會」。有時候會出現路障,有時候又出現一個個引路人。想法層出不窮,常常是自己否定自己,推翻自己前一個想法又重新再想。

「當我進入會議空間,從來未試過打瞌睡,反而十分清醒,好像養精蓄銳地等着這一刻來臨。」

來一杯威士忌,緩和思緒的澎湃,放鬆片刻。
來一杯威士忌,緩和思緒的澎湃,放鬆片刻。

「太熱愛設計,即使離開了辦公室,腦袋的ideas從未下班。思路持續運轉。」有時候同事問他視覺方向的意見,「明日回答你。」 這是他的慣常答案。他自嘲,日間時分,雖然看起來在做事,但思路其實一直沉睡,只是靠肉體執行前一晚的想法。「也許是自己不太容易相信他人,亦不想假手於人幫自己決定,所以要靠自己去研究和解答問題。其實要做出有創意有力量的設計,一定不能跟隨他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主張。」

即使白天一整天思緒混亂,靈感總在深夜到訪。深夜賽車,引擎發動,轉速加快,內心潛藏的各種想法都洶湧而至。夜愈深,世界愈安靜,想法愈敏銳。Edmond人生中多數的疑難困頓,都是在失眠時想通;命運中各種關鍵決定,都是在失眠時一錘定音。換工作、結婚、買樓、賣樓、外匯投資、移民部署,還有幫朋友排難解憂⋯⋯

tan200421yimin%ef%bc%bf0352

久而久之,一度困惑的失眠問題,反被Edmond視為一項「技能」,可以在翻山越嶺的坡道上一路讓思緒狂奔。「我早已習慣失眠,亦享受失眠。這可能是一種病態,但我開始學會享受伴隨着失眠而來的寧靜。」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失眠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5/tan200421yimin0001-202005061006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