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天真之歌裏的黑小孩

04.06.2020

《天真之歌》卷首圖

花兒

黑小孩 上

黑小孩 下

鐘擺效應顯均衡

「曾經有偉人說過:真正能夠象徵美國的不是禿鷹,而是鐘擺。當鐘擺搖晃到一個極端,它便會再往相反的方向搖去。」說這話的是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金斯堡。大法官說的正是所謂鐘擺效應,指的是常見的一種選民心理活動。某一陣營勝出之後,當權一段時間,到了下一次大選,敗陣的一方便會勝出。在美國,如果有共和黨總統連續兩任入主白宮,肯定下一任便會換上民主黨。絕少見出現連續三任由同一陣營當權。這可以說選民的一種自然反應,保持權力的均衡,不會出現一面倒的局面。代表民主黨的奧巴馬蟬聯,入主白宮八年之後,人民又想到要轉變方向了。吊詭的是有好些選民連續兩次投奧巴馬神聖的一票之後,轉投大為相反的特朗普。為什麼?轉口味;換新鮮;求改變?有人卻說世事愈是改變,愈是一樣。八年奧巴馬就是會換來一個特朗普。那差不多可以說是一種物理自然現象,而羣眾的心理活動類同。即使在歐洲國家大選,也會出現相同的情況。特朗普一上場,潛服了的大白人主義者紛紛趁着形勢公開亮相發言,種族歧視的個案激增。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金斯堡大法官在談到鐘擺效應之際,引用的是當年偷襲珍珠港事件後,日裔美國人不分皂白被送往集中營,吃盡苦頭,多年以後才有人提出要作出補償和道歉。金斯堡大法官出身猶太人家庭,因此對集中營有特別感受。當年納粹的德國歧視猶太人,將猶太人送到集中營,進行大規模和有計劃的滅族行動,稱之為「最終極的解決方案」(the final solution)。即使到了今天,殘餘的納粹因子依然在歐洲各地潛伏。甚至美國也不例外。大法官難免物傷其類。

種族歧視回頭路

奧巴馬當選總統之後,有好些人感到安慰,相信種族歧視的問題終於有了大突破,大家可以依循這路線繼續向前走了。卻原來歷史不是一條向前直往的射線,而是蜿蜒的曲線,向前兩步,就後退一步,甚至走回頭路。所以有「歷史經常自我重複」的說法。在五月二十五日,紐約的中央公園開放,結果又發生了黑白種族的衝突事件:事緣有白人女子帶狗往中央公園散步,遇上觀鳥的非裔男子,提醒她要依照公園指示用皮帶將狗拴住,以免園中雀鳥受襲。言語間起了誤會,其後女子即時用手機報警,說生命受到威脅。非裔男人一直持手機將女子的一舉一動拍攝紀錄下來,放到網上瘋傳。那視頻我也看過了。雙方都沒有肢體接觸,事實上男方一直請女子不要走近。事發之後,女子終於公開道歉,承認自己過度反應。但是事件沒有因此結束,反而引起了網上一場駡戰。這事件只是再次說明:種族問題長期存在,而且一旦社會出現了問題,少數民族最容易成為代罪羔羊。這在歷史上可以說是屢試不爽。更要提高警覺的是:不能以任何藉口去進行種族歧視。

在這些日子裏憂來無方,便去翻看畫冊。今天下午就看看英國浪漫詩人貝萊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的《天真之歌》(Songs of Innocence, 1789年)吧。

《天真之歌》一共收錄了十九首詩,節奏明朗,造句簡潔,初讀近似童謠,其實詩中的含義甚為深遠。到了一七九四年,貝萊克又寫成了《經驗之歌》(Songs of Experience),共收錄了二十六首詩,作為《天真之歌》的一個對比,並且合併為一本詩集。這詩集的一大特色是以蝕刻彩色銅版畫印成。詩句和配圖融合在一起,而且那些配圖含有豐富的象徵意義,和詩句中的含義互相映照。

歡樂花兒是性愛

《天真之歌》裏面經常出現的是羔羊和小孩;當然兩者都是最現成的天真象徵,同時也具有宗教意義。卷首圖畫了個吹笛子的牧羊人。這是詩人貝萊克的自畫像。他頂上飛翔的小孩正是指引他的靈感。他身後有低頭吃草的羊羣,非常怡然自得。兩旁的樹木象徵了凡間盈盈的生命力,而右邊兩棵糾纏的樹正代表了男女之愛。詩集裏面的「花兒」單純明朗:快樂快樂小麻雀/躲在葉下如此綠/一朵歡樂花兒/見你快速似箭/尋找你窄窄的搖籃/在我懷抱附近。美麗美麗羅賓/躲在葉下如此綠/一朵歡樂花兒/聽到你哭泣哭泣/美麗美麗羅賓/在我懷抱附近。有誰會知道原來這首天真之歌描述的是性愛。麻雀和羅賓都是順理成章的陽具象徵。這樣一來,「躲在葉下」和「窄窄的搖籃」等詩句的含義,也就不言而喻了。

黑白小孩同歡騰

所以這天真之歌,天真的是看法和態度,題材卻往往十分「成人」。其中第五首的《黑小孩》,也很耐人尋味:「我的母親在荒野的南方生下我,/我是黑色的,但噢,我的靈魂卻是白的。」其後詩中又說:「我們被安置在世上一段日子,/為了學習忍受愛的光芒。/這黑色的身體和曬黑的臉孔/只不過是一片雲,像個陰涼的樹叢。/當我們的靈魂學習了忍受那熱力/雲朵便會消失,我們會聽到祂的聲音,/說:從樹叢出來吧我的愛和關懷的,/在我金黃的帳幕四周羔羊似地歡樂吧。」

貝萊克在這裏唱出自己的理想:不論任何膚色的小孩,在神的眼中都同樣的寶貴。不同的種族能夠在金黃的帳幕四周歡樂如同羔羊,在詩中只是天堂的景象。若是能夠在人間實現,恐怕不知道還要等到何時。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91/MPW2691_B071-079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