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橫洲拆村在即 「再見橫洲大樹菠蘿節」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元朗橫洲拆村在即 「再見橫洲大樹菠蘿節」

09.07.2020
何佩文

你可知道元朗有個盛產大樹菠蘿的村落嗎?相信不少人也聽過橫洲這地方,無錯,就是因為「拆村」、「棕地」而聞名的一條村!那裏因為着大量的大樹菠蘿,而舉辦了多屆的大樹菠蘿節,可惜的是,來到今年第四屆,拆村在即,也變成「再見橫洲大樹菠蘿節」。

橫洲拆村問題早在2015年發生,村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被通知自己居住的永寧村、鳳池村和楊屋新村要被遷拆,而這三條村都是屬於非原居民的村落,本來計劃使用的棕地和原居民的村地則不需拆除。自此他們展開了數年的抗爭,包括到區議會、政總、立法會財委會抗議、汽車慢駛遊行等等,在硬性的抗爭行動以外,三村村民亦選擇以舉行大樹菠蘿節,向外界宣揚橫洲文化。第一屆於2017年舉行,當時便以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心情舉辦,結果事件拖延至今第四年,他們趕在7月15日收村前,舉辦今年度最後一屆屬於橫洲的獨特節日。

1
大樹菠蘿是否成熟,要看果殼表面的青色稜角是否變平。

有些事物長時間存在於身邊,卻因為習慣而不被人們注意,自由如是,三村裏的大樹菠蘿亦如是。「其實事情很奇妙,雖然我居住在永寧村,但本身連有楊屋新村都不知道,在因為收村問題互相認識後,發現不少村民家裏有大樹菠蘿樹,才知道這裏是一個盛產大樹菠蘿的村落。」鄭小姐自七、八十年代便與家人於永寧村居住,對村裏有着深厚感情。

大樹菠蘿生得高,要爬梯用繩綁好果子,再用刀斬斷枝椏,吊著令其慢慢下降到地面。
大樹菠蘿生得高,要爬梯用繩綁好果子,再用刀斬斷枝椏,吊著令其慢慢下降到地面。

歷經數屆的大樹菠蘿節,對於村民來說已經不只是一種抗爭,亦賦予了特別意義,「始終我們因爲收村才認識相聚,這個節日讓我們可以團結在一起。」在採訪當日,便有幸參與部分村民學習製作大樹菠蘿酒,酵酒前試一試存放在雪櫃的大樹菠蘿,果肉厚而甜香十足,為炎熱的天氣帶來一抹清涼。過程中用了兩至三個小時,由富有釀酒經驗的George耐心解說步驟,村民不時提出疑問,繼而寫下筆記,在大樹菠蘿的果香之下,眾人圍坐談笑,度過酵酒必需的耐心等待。

大樹菠蘿酒的構成物之一——煮滾的蜜糖水。
大樹菠蘿酒的構成物之一——煮滾的蜜糖水。
做好的大樹菠蘿酒,要放在陰暗地方靜待發酵。
做好的大樹菠蘿酒,要放在陰暗地方靜待發酵。

 「這條村真的要拆了,心情真的不捨得,與村民要各散東西,難以再見。」與第一屆的情況不同,立法會財委會於今年3月通過撥款,確切落實拆村,鄭小姐慨嘆不捨。村民雖然忙着執拾屋裏的物品,但都堅持籌備大樹菠蘿節,因為仍盼市民大眾得以參與村內最後一次節日。

 「2020 第四屆再見橫洲大樹菠蘿節」於7月11日舉行,當日會有各款大樹菠蘿美食、橫洲自家種植涼茶和橫洲植物 / 農作物分享,以及音樂會和土地研討會,想對橫洲三村的經歷加深瞭解,可以參加導賞團和橫洲事件講解。當日到場與村民一同品嚐橫洲本土出產的大樹菠蘿,細味以後不再相見的風景,也是為多年來不屈反抗的村民帶來一點慰藉。

4-2
鄭小姐在永寧村居住多年,家門前有不少抗議橫額和字句。

 

「2020 第四屆再見橫洲大樹菠蘿節」

2020年7月11日 2pm-7pm

元朗朗屏路鳳池村120號

FB: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

wangchaugreen

www.tinyurl.com/Jackfruit2020

何佩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2-202007090710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