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ADVERTISEMENT

大師

12.03.2020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不正常情況,會令人做反常的事。反常,有時是好。

卡繆名作《瘟疫》:「說出來可能會讓人發笑,但我覺得對抗瘟疫的唯一方法就是正直。」

如果有些人因為瘟疫而反常,因為命仔比利益重要,因為對抗瘟疫更多人變得正直,向不公義說不,因為封關、口罩,都是良知,該多好。

瘟疫蔓延,宅留在家,會看平常不看的,吃平常不吃的,精神和肉體食糧,都跳出框框了。我,看了好些《MasterClass》的「教育電視」。竟然。

有上社交網如FB、IG的,都必領教過《MasterClass》的廣告,很多名人、專業明星,都開大師班授徒了。用他們的名氣作招徠,每月$15美金(收年費)就可上學。生意手法上一代叫「大師班套裝DVD」吧?像補習天王星光熠熠的補習社,但包裝更高級,導師真名牌,惜江湖味辟不走:搵食味濃。

但大嗱嗱,影視團隊有馬田史高西斯、David Lynch、Werner Herzog、Helen Mirren及Natalie Portman等;廚藝部有Thomas Keller、Gordon Ramsay(又係佢)、Massimo Bottura等;時裝/攝影/設計系:Marc Jacobs、Annie Leibovitz、Frank Gehry等,喎。賣點是Hans Zimmer教你電影配樂、Herbie Hancock教你爵士樂、Stephen Curry教你打籃球,概念和陣容都是瘋狂的。

奈何YouTube和互聯網,已把三人行必有我師玩爛荼靡,萬人行必多中伏。”Those who know, do. Those that understand, teach.” ― Aristotle。

你會發現,識do的,未必懂教,teach得好的,未必在do、更不一定出名。

名人們,沒錯都是行業翹楚,但說到要懂得教授,你以為個個都行?

去年看了Hans Zimmer的演奏會,他成了我大師班的第一個老師。

Er…。似康復戒毒中心的分享,多過教授電影音樂製作。他當然有指出創作電影配樂,是要音樂為電影服務,放下音樂人的執着與虛榮,否則你寫個什麼交響樂出來,名導演Ridley Scott是會提早把你炒魷的。

但如何是「音樂為電影服務」呢?如何是「放下執着虛榮」的音樂?才是大學問。他教不了。作為一個幕後人,他連表達和溝通也沒有魅力。大師祇有令人仰望的經驗,如「做《蝙蝠俠》時導演Christopher Nolan要求我某一段的動作場面要很快很重,我大膽提議不如刻意來個很慢的,他竟然聽了。」Why and how that works? 沒說。上了好幾堂,夠了。

好學如我,換班房,以八卦的好奇,去聽Aaron Sorkin教寫作。作為名編劇,到底《West Wing》是經典,《The Newsroom》有些章節對白是神級。

原來他說話很多「唔」、”Em”、”Ar…Ar…”,不流暢,語氣也很「掘」,看得出作為導師,他是埋位就講,沒有太多準備。不是對教授的物料沒有準備,是如何好好令別人聽懂他沒想過。

再轉班房。我跳了去看Helen Mirren講演戲。每節十分鐘的課,忍不住看了一小時、又一小時。她的知識、經驗、演繹,是消化過的溝通,有趣實用兼備,更懂得善用聲音眼神,且說話動聽。

“Tell me and I forget. Teach me and I remember. Involve me and I learn”,她邀請你一起參與。

收到一個劇本,如何決定那個角色接不接好?請先把劇本揭到最後,看看你的角色最後還在不在,在,可能是重要的;如很多場戲都有你份,相當重要了。不在嗎,就倒數,看幾時沒戲份了。找找角色的最後一場戲,看看是否在負責一件重要的事,如果是,你並非可有可無。

幾十年的舞台影視生涯,她懂得慢慢把自己煲的雞精給你喝。名廚Massimo Bottura的課堂也一樣,他一定是平常也不停在教育的人。

這些課,我受教得快樂。沒有《衛報》時裝版編輯所言,Anna Wintour在《大師班》教的,因為你是Wintour嘛。

Susan Sontag說:「疾病是生命的陰暗面,是一重更麻煩的公民身份。」公民身份的重認,城市人與正直的reconnect,可能是一次瘟疫要求我們的,乘機給自身再教育。瘟疫,也是一個大師。

Finer Life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9/MPW2679_B080-090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