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 我想起六四,那一刻 我先識得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後雨傘

那一刻 我想起六四,那一刻 我先識得醒

a-e-g-re-s-f-r-s-z-thumb
d-sa-f-re-a-g-fer-f
X

森林不能夠馬上誕生,但是你可以在這一刻種下第一株樹苗。

一座森林改變,由一棵樹開始;一棵樹改變,由一個人開始;一個人改變,由他的想法開始。

兩年前,「雨傘運動」爆發,香港首次出現以佔領方式爭取自主的大規模羣眾運動。那之後,「傘運」四散,但是,無可否認,回歸本土和社區,成為許多人一種默默耕耘的默契,其中一些有心人已經在各自的社區慢慢播下種子。

「我們老一輩將來離世的話,香港怎辦呢?」Anthony曾經是大澳人,不過,多年來在香港營役役,這個身份他一度忘記了。他和好多典型中年人一樣,曾經看不起「廢青」,佔領行動之前,他對社會的現況感到冷漠。那天,他在電視新聞看見學生在公民廣場被包圍,突然動了惻隱之心。原本只是打算去金鐘勸學生冷靜,卻誤打誤撞被迫到前線。「我從沒想過香港會放催淚彈,那一刻,我想起六四,那一刻,我先識得醒。」

Anthony 小時候最愛到處跑,在石灘挖蠔也是兒時玩意之一。
Anthony 小時候最愛到處跑,在石灘挖蠔也是兒時玩意之一。

Anthony 笑言,以前只要去蘭桂坊就會找到他,佔領前他不知道新政府總部已遷至金鐘。在佔領區與年輕人交談過後,他驚覺自己才是井底蛙。「原來學生好有理念,比我更關心香港的將來。」Anthony 形容自己是社會既得利益者,捱了三十年,終於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冇發達但總算賺到錢。那時的想法好主流、好典型:「我當然不希望生活被打亂,你班廢青有沒有前途與我何干?」

本來 Anthony 已經與兩個意大利品牌簽了香港的代理合約,最後他決定放下生意,給自己兩年時間參與社區運動。他對廠家說:「香港有事,我的家有事,需要我幫忙。」對方亦很明白,無條件取消合約。

洗盡鉛華 五十歲後的新生

搞社運都要生活,Anthony 由一個生意人變成一個兼職調酒師,有朋友認為他「戇居」。「金錢已不像從前那般重要,燈紅酒綠的生活我都試過,外面的世界又見識過。雖然目前的生活的確比以前困苦,但是我生活得舒服。我都五十二歲,有幾多錢可以帶落棺材?」

Anthony 的大澳人身份得以重見天日,是因為他在添美道遇上「守護大嶼聯盟」的成員。其後,他曾參與地區諮詢會,與同伴於席間指斥合和的董事為政府護航。可是他的「醒覺」,在一羣認識了幾十年的大澳老朋友眼中,卻是「離經叛道」。最好的朋友在社交網站跟他絕交,大夥兒聚會也不再邀請他。

「九個月之後,金鐘完全清場,有朋友主動聯絡我。因為他們終於看清楚香港的問題,終於了解什麼是官商勾結。」剛過去的農曆新年,朋友們堅持要約他見面,席間還討論到民生議題。「無論香港人幾自私都好,香港人並不愚蠢。我曾經是他們的一分子,我明白他們的心態。我相信只要堅持去做正確的事,總有一日會見到真相。」

(左)圓拱形的屋頂是最早期的棚屋設計,Anthony的祖屋倒塌後,他沒有申請重建,現在回想也覺得可惜。 (右)大澳鄉事會於2000年曾以復興漁業及地區經濟為名,要求政府花費三億元公帑,興建一個無人使用的停泊區。大壆更阻擋了遠眺澳門及珠海的水平線,破壞最著名的日落美景。
(左)圓拱形的屋頂是最早期的棚屋設計,Anthony的祖屋倒塌後,他沒有申請重建,現在回想也覺得可惜。
(右)大澳鄉事會於2000年曾以復興漁業及地區經濟為名,要求政府花費三億元公帑,興建一個無人使用的停泊區。大壆更阻擋了遠眺澳門及珠海的水平線,破壞最著名的日落美景。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後雨傘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