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東涌 自成一「角」:有樓可睡 無處可逛
熱門文章
明日大嶼

住在東涌 自成一「角」:有樓可睡 無處可逛

287

Jackie與許多人一樣,當初搬入東涌,是因為樓價較低,空間較大。「六年前因為結婚需要置業,當時的東涌環境還比較好。」Jackie在筲箕灣長大,我很好奇一個住慣有街道有街舖的人,如何習慣在商場與天橋的地方生活。「原來要在東涌住下來,才發現到這個社區的問題。」

整個東涌都是以行車出發設計,在街上少見行人。
整個東涌都是以行車出發設計,在街上少見行人。

有樓可睡 無處可逛

Jackie住在映灣園,位於東涌的東面,這邊基本上是私人屋苑。東涌站有接駁巴士,十分鐘就可以回家。由東涌返家這條路,只有車路和屋苑,放眼只見一排一排的屏風樓。唯一的人羣,只出現在巴士站。自成一「角」是Jackie經常掛在口邊的形容詞。

「有時落樓行街真的無處可去。東薈城重建後,沒有戲院,沒有大食代,商場只供遊客購物。」Jackie說。不過,業主想申請在私人屋苑舉行活動也不容易,以往映灣園一個月有一次墟市,行人天橋劃成一格格,供人擺賣,漂書和賣菜都有。可是這個唯一的墟市,現在已改為一季一次。

Jackie曾經為朱凱廸做義工,在東涌助選。屋邨範圍屬於房屋署或領展,非建制派申請使用總是困難重重。助選團曾經在私人屋苑及富東邨擺檔,但感覺有如對着空氣自說自話。「一來街上真的很少人,二來居民好似不太熱中政治。逸東邨的居民反而更願意落街,區內人氣較旺。」

將來還要起多幾多幢樓?
將來還要起多幾多幢樓?

社區割裂 有功能無連結

東涌雖然大,但是空間被政府的規劃割裂,每個地方的確有其功能,但未必符合居民需要。學校被圍在這一角落,幾個公園堆在一起,放在東面的另一角落,就連新興建的迎東邨好像也要故意離開私樓,離羣地獨處一角。

在Jackie眼中,私人屋苑總有一羣支持民主的人,期待一個更有凝聚力的社區。「但是他們不會落手做,他們着緊的是,搞大件事會否損害到自己的利益。」想要凝聚社區力量,除了要跨過領展、私人發展商、區議會這幾座大山之外,還要喚醒居民。「住在私人屋苑的人,好像沒有思考過如何參與社區。或者對許多居民而言,這裏只是一個放工回家的地方。

「我們這個年紀的人,要搵食,要揹起頭家,承擔不起更勇武的抗爭,尤其是那些有機會被拘捕的行動。我的底線只是遊行集會。」

圖片來源:守護大嶼聯盟
圖片來源:守護大嶼聯盟

長實樓盤銷售一空,連接尖沙咀與中環的巴士線就取消了,一眾業主的反應居然是不吭一聲。「大家都不敢抗爭,怕搞大件事會令樓價下跌。」東涌樓價在過去六年,升了六成。Jackie住所樓下的車位,由四十萬升到八十萬。樓價比許多事情都重要。

樓價上升就是一切

政府要發展東大嶼都會,東涌人口計劃由十二萬增至三十三萬。當年政府以為在赤鱲角起機場,東涌的居民就會提供勞動力。事實證明,機場的工種有限,區內工作機會以零售業、飲食業、旅途業為主,大多數東涌人不得不跨區工作。東涌打工仔每天迫港鐵上班下班,人頭湧湧,青嶼幹線汽車亦愈來愈多,還要安放多二十一萬人口,Jackie認為是天方夜譚。

Jackie認為東涌規劃不足,引發社區問題,他表明反對興建港珠澳大橋和興建人工島。「但是有人真的只在乎樓價是否上升。」Jackie希望連結更多人,從社區工作入手。不過,他坦言信心不大,因為現時的政府漠視民意,無論市民做什麼,都難以迫使政府作出回應。

▂▂▂▂▂▂▂▂_________________

■ 東涌簡介

東涌原稱東西涌,首見於明朝萬曆年間的古籍。由於要發展東涌新市鎮,政府於1995年向馬灣村村民收地,興建區內最大屋邨逸東邨。1998年,港鐵東涌線正式通車。2006年,昂坪纜車站啟用,東涌成為大嶼山重要的交通樞紐。今天的馬灣涌村,即昔日的東涌舊墟,一直保留着漁村風貌,海邊建有棚屋,村內又有小舖販賣特產,有「小大澳」之稱。東涌目前約有十二萬人居住。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明日大嶼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3/lantau-01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