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系列】比以前更專業?護理學位化的理論與實踐的分歧
熱門文章
難為了醫護

【護士系列】比以前更專業?護理學位化的理論與實踐的分歧

28.12.2018
%e8%ad%b7%e5%a3%ab2

對於許多對生命充滿熱誠和渴望幫助別人的年輕女性來說,護士成為不少高中生終極的職業目標。 香港的早期,進入護士培訓主要是循公立或私家醫院所開辦的護士學校,經過類似學徒式的培訓。故此,能夠承受嚴格訓練然後畢業的,大多數為堅韌和務實的人,她們也傾向於把護理的專業作為她們的終身職業。

隨後護士培訓逐漸演變為大學高等教育的課程,不再是前線臨牀培訓的模式,而是升格為更正規和專業的學士學位課程。 香港醫務衛生署和醫院管理局的護士學校於2000年正式關閉,大學護理系取代。香港經歷沙士一役後,醫院管理局轄下的護士學校宣布重開,截至2017年12月的統計數字,全港有5,4000名註冊及登記護士。 一般而言,畢業護士的水準被認為比以前更高,對護理有更廣泛,更深入的認識和理解。

新一代的危機處理能力

上一的護士認為,後輩在書本知識和理論上雖然更她們,但關乎臨床的實踐技能,就顯得缺乏危機處理的能力 (即不懂「執生」),亦有指學位制的護士延長培訓,削弱了畢業生在畢業後即時「上馬」的能力。 雖然經過五年大學的學士學位培訓,大部分的畢業生仍需要一段時期的扶助 ,才能放手讓他們獨立工作。

此外,護理學位化其實是把實踐性的護理專業變為理論性的職業,加上公共醫療服務機構愈來愈青睞並強調文書的工作、工作章程和防禦性作業,於是將護士從床邊移到桌邊。

在護理文化變遷的影響下,新入行的年輕護士愈來愈傾向行政工作,追求管理方面的發前線臨床工作。 結果是畢業護士傾向投放更多時間在文書工作上,而犧牲照顧護理病人。

愚翁聽過護士管理層對一些新畢業生的慨嘆。 這位經驗豐富的護士發現她必須經常參與臨床工作,不得不親力親為,因為她不能依賴年輕護士或健康服務助理。 她發現新的護士表現起伏多變而且個人化,往往處理臨床實際工作上有一定距離,她們的能力和態度亦取決於她們畢業的學院。 最好的當然是來自兩所一流的大學,這些畢業生有較好的舉止和態度,主動學習。 其他大專院校的畢業生不論在英語平、態度、舉止與專業表現等,都有所參差,而後者與病人及其親屬關係也需要改。 她懷疑這或會與錄取的護士學生的質素有關。

理論與實踐的分歧

另一個新興現象是護士專業的發展單方面趨向高等課程和學位化。這些課程由大學管理,內容和目標不同於之前針對特定的實用技能培訓的證書和文憑課程。 雖然在學術上是可取,但高等課程和學位可能不適用於日常實踐。

一些高級護士還指出,些年輕護士非常熱衷申請各種高等學位課程,這讓她們能夠因此而要求編調,同時獲得學位後也為他們提供未來轉工申請的本錢可以晉升為管理職位。 當局對晉升的態度和考慮,往往取決於一個人擁有多少文憑和學位,非實際的臨床能力、領導能力和承諾。 因此漸漸湧現出一批年輕雄心勃勃的護士,晉升至管理職位,但實際上他們是「堅離地」的經理,這批上級護士缺乏領導力或實戰經驗。 這種文化改變對於只做實、敬業樂業、具豐富經驗的前線護士來說,又是另一個離開醫院管理局的原因。

因此大家不應低估護理文化逐步改變對人手短缺的影響。

愚翁 – 正如他的名字所描述的那樣,作者是一個退休醫生,他永遠在問問題,挑戰當局,並且通常會使自己成為別人的煩惱,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完全政治上不正確的人。
The Old Fool
As described by his namesake, the author is a retired person who is forever asking questions, challenging authorities, and generally making a nuisance of himself, in other words, a thoroughly politically incorrect person.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難為了醫護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2/護士2-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