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大地牌校褸叱咤校園半世紀 從紙牌中的暗號看款式的靈活性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校褸誌

國產大地牌校褸叱咤校園半世紀 從紙牌中的暗號看款式的靈活性

fung10

西裝校褸承西服文化而起,透過大量生產以應對市場需求。五十年代誕生的大地牌校褸,正正是由校服界老前輩豐昌順一手促成、橫跨幾十年的經典。

大地牌校褸 叱咤校園半世紀

豐昌順自三、四十年代起從染布廠轉營校服,當年主理家族生意的方業光在早幾年已經仙逝,他曾在訪問中透露大地牌的起始,「五十年代香港比現在冷得多,學生都在國貨公司買棉襖,但學校覺得不夠歸一,我便以西裝作藍本,畫好紙樣交上上海做,該公司就是『大地』。」據知當年豐昌順曾向意大利訂購各種顏色的呢絨製作,但由於懂得車製校褸的工人不多,後來還是與上海專營國產服裝的萬新公司合作,再運銷香港。

豐昌順第二代負責人方業光(來源:豐昌順)
豐昌順第二代負責人方業光(來源:豐昌順)
一八九八年創立的豐昌順,早年從染布廠轉營校服製作及營銷。歷經多代承傳,第四代的Henry是現時在香港的負責人。
一八九八年創立的豐昌順,早年從染布廠轉營校服製作及營銷。歷經多代承傳,第四代的Henry是現時在香港的負責人。
當年,不同學校會對應官方用色而配備校褸。Henry憶述,「當年大家都穿着大地牌校褸,有好多顏色。以前我小學着啡色校褸,中學則是寶藍色。當時也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只知道返學就一定要穿大地褸,冇得選擇。回想起,穿上大地褸、入面襯條呔,其實都幾靚仔。」
當年,不同學校會對應官方用色而配備校褸。Henry憶述,「當年大家都穿着大地牌校褸,有好多顏色。以前我小學着啡色校褸,中學則是寶藍色。當時也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只知道返學就一定要穿大地褸,冇得選擇。回想起,穿上大地褸、入面襯條呔,其實都幾靚仔。」

睇報紙知貨期

大地牌校褸通用度高,每年貨運抵港後都可從報紙中閱得相關資訊,連顏色、款式及碼數都可知悉。Henry尋找有關大地牌的舊物時,也見當年使用的絨料色板,「大地褸的顏色好齊全,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數唔晒。單單是藍色都有分G色彩藍、中藍、A色寶藍,然後又有分銹紅、玫瑰紅、鮮大紅,另有灰、啡、綠⋯⋯」琳琅滿目,一時之間都數不盡。Henry所說的英文字母,是大地牌色號通用的代碼,連同男女款式,有無開衩、反領或杏領(V領),組成三位代碼,可見於袖口那小紙牌上看到,「最常用的是OAX,代表男裝寶藍色反領有衩」。

《大公報》,1981年9月18日。
《大公報》,1981年9月18日。
當校服公司以代工生產(OEM)的 方式,向大地牌大量訂製校褸時, 後領的品牌標籤就會換成校服公司 的字號。如果想知道校褸是否「大地」所出,可以打開衣裏,內有五條白車線(右排第一張圖),就是「大地」 專屬的「暗號」。
當校服公司以代工生產(OEM)的 方式,向大地牌大量訂製校褸時, 後領的品牌標籤就會換成校服公司 的字號。如果想知道校褸是否「大地」所出,可以打開衣裏,內有五條白車線(右排第一張圖),就是「大地」 專屬的「暗號」。(圖中藍色褸版由木棉校服提供)

大地褸紙牌中的暗號

原裝大地褸的左邊衣袖上均有塊小紙牌,從左至右列出貨號、尺寸及價格。
原裝大地褸的左邊衣袖上均有塊小紙牌,從左至右列出貨號、尺寸及價格。
  1. 貨號
    貨號由三位英文字母組成,是行內通用的暗號。
    第一個位代表男或女。O即是男裝,G即是女裝。
    第二個位是代表顏色。由於大地褸色號多,從獨家代理的星華貿易公司早年提供的色卡可見,就有二十八款絨布色樣,以不同的英文字母作代號,A是寶藍色,B是咖啡色,C是綠色,D是灰色,E是棗紅色,F是黑色⋯⋯另有E1鮮棗紅色及E2深棗紅色,反映色號比英文字母還要多。
    第三個位並不一定會出現。X代表背有開衩,V代表杏領(即V領)。如果該貨號只有兩位,即代表無開衩、反領。
  2. 尺寸
    尺碼繁多,從16碼逐碼數上至33碼,部分碼數分設A/B碼, 以27碼為例,27A是在同一衣長之下,胸闊加2寸,27B則代表胸闊加4寸。由於大地褸難以後期加工修改大小,如此彈性正可遷就各高矮肥瘦之學生。
  3. 價格
    雖然大部分紙牌上都未有列出價格,但大地牌每年都有提供一張公價價目表,予校服公司、國貨公司展示予客人。一九九七年,一件寶藍色膠鈕二十三碼的大地褸,公價為$220,至二◯◯二年價格一直「企穩」。及至二◯◯三年,同一款式的大地褸才減價至$197。至二◯一一年又回升至$308,但其時大地褸的市場已在萎縮中。

大地牌校褸 從人人一件到經典末落

今日大家口中的大地褸,其實泛指這一類版型方正如盒(boxy)的西裝絨質校褸,當年除了大地牌出品之外,後來曾見有精英牌、鸚鵡牌等。

時代更迭,大地褸以硬實不暖而為人垢病多年。逃避穿著是當年不少學生的日常寫照。在千禧年前後的金融風暴、科網爆破、沙士等負面經濟影響下,校服大多都略有降價,唯獨大地牌獨家代理星華貿易連年企硬不減價,或多或少引來了反抗與革命,埋下了衰落的伏筆。

「二◯◯二年,粉嶺一間學校校長不甘心,便拎起自己件褸(外褸、入面燙一件絨裏),要求我們以此為藍本略作修改、釘上校章,製成多用途校褸。」由於絨料價貴,新褸款的所需成本較低,賣價相當於「大地褸」打六折。雖然星華貿易在二◯◯三年大幅調低「大地褸」售價,但缺口已成,大家意識到西裝絨褸不再是唯一選擇,紛紛轉投夾棉、二合一褸款的懷抱。近年「大地褸」幾乎無人問津,據聞早幾年亦已停產。

+1

貨尾變成「蘿底橙」

無論是當年一手促成「大地褸」誕生,或是後來成為其衰落的推手之一,豐昌順某程度上都是在迎合時代的需要。而每一種變化,難免總有得失。

「學校轉換新款外套,表面上我們似乎做多了生意,但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初時一兩間學校放棄大地褸,都可能尚有其他使用相同顏色褸款的學校,我們換一換校章就可以賣。但隨着用大地褸的學校所剩無幾,囤積的舊貨通通成為廢物。」這一份無奈,同見於不少校服老店。年中九龍城老牌校服公司昌記結業,諸多西裝絨料校褸免費任取也無人問津。查訪元朗四十年歷史的木棉制服也如是,倉底幾百件貨暫時亦未有處理方法。

如若是其他款式的過氣運動外套,豐昌順的工友們都會留用在廠內當「開工衫」,「唯獨是大地褸的款式,除了懷舊party之外都難以穿着,捐出去送俾阿婆,阿婆應該都覺得怪。」現時設於火炭穗輝工廠大廈的貨倉,由於大廈即將清拆而要搬遷,「二千幾件『大地褸』,如果到時無位放、又無人收留,最終可能要堆填區見。」

年初,屹立在九龍城獅子石道約半世紀的昌記校服宣布退休結業。門前放滿一箱箱的西裝絨褸(圖左),大字標貼「校褸有大小/不收錢/揀拿」。其中一件由精英牌所出(圖右),曾是大地牌的競爭對手。時值冬末,乍暖還寒,但即便免費,路過者大多興趣缺缺。
年初,屹立在九龍城獅子石道約半世紀的昌記校服宣布退休結業。門前放滿一箱箱的西裝絨褸(圖左),大字標貼「校褸有大小/不收錢/揀拿」。其中一件由精英牌所出(圖右),曾是大地牌的競爭對手。時值冬末,乍暖還寒,但即便免費,路過者大多興趣缺缺。
在元朗立足四十年的木棉制服,早年主營校服生意,是區內的校服主要供應商之一。但見校服在近二十年轉成投標制,式樣劇增為經營增加難題。近年已漸轉營公司、政府的訂造服裝。Liz Wong指出,倉內仍積壓許多「大地褸」,暫時亦未有處理方法。
在元朗立足四十年的木棉制服,早年主營校服生意,是區內的校服主要供應商之一。但見校服在近二十年轉成投標制,式樣劇增為經營增加難題。近年已漸轉營公司、政府的訂造服裝。Liz Wong指出,倉內仍積壓許多「大地褸」,暫時亦未有處理方法。

豐昌順校服專門店
2684 1387

木棉時裝校服制服
2475 2041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校褸誌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