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 type》舊打字機展覽 設計反映時代變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re : type》舊打字機展覽 設計反映時代變遷

近年,不少公司推出復古打字機造型的電腦鍵盤,可見舊式打字機對新一代的魅力。由馮永權(Wing)和黎小楓(Sylvia)主理的舊物店「夕拾」現於大坑THE SHOPHOUSE舉辦《re : type》展覽,位於唐二樓,舊式水磨石地板上,整齊地排好一列列舊學校桌椅,展出十部上世紀頭至七十年代的打字機。

展場用了舊學校桌椅擺放打字機,像穿越了時空回到過去。
展場用了舊學校桌椅擺放打字機,像穿越了時空回到過去。

驟眼望上去,打字機的外貌大同小異,原理也相同:按下鍵盤、打出字粒、字粒壓在墨條,再透過墨條把字打在白紙上,但其實每一部的設計都有獨特之處。例如生產於1916至1917年的第九代Oliver打字機,字粒排在左右兩邊,形態像一對翼,不似其他機款,字粒多藏在鍵盤後,每打一粒字可以清晰見到整個機械操作的過程。

從不同年代的打字機設計,可從中看到當時的社會需要。如來自美國的Hammond打字機,除了英文還有希伯來文,原因是當時不少打字機賣到猶太會堂。操作上,字粒排在一個圈上,圈的一端是英文,另一端是希伯來文。為了方便轉換成由右至左書寫的希伯來文,設計上加入一個按鈕,按一下就可改變每行起始的方向,非常聰明。到了二十年代尾的Remington Portable和三十年代的CORONA Silent,顧名思義,分別加入便攜和靜音設計;到了七十年代的Smith-Corona,由於當時打字機已盛行,就要靠外貌取勝,找來跑車設計師去設計打字機。

鍵盤的字母或符號也引人好奇,當時的鍵盤上已有「shift」鍵,用來轉換大細楷,而每當按下shift,整個機架(carriage)會向上移,名副其實的shift。而未有互聯網的年代,已經有「@」這符號,猜想是某些科學公式的符號。

這部Hammond打字機可以輸入英文和希伯來文。
這部Hammond打字機可以輸入英文和希伯來文。
左邊的Oliver 9,字粒排在左右兩邊,形態像一對翼。右邊的Underwood打字機可算是當時的蘋果電腦,也奠定了打字機的基本設計,當年狂賣數百萬部。
左邊的Oliver 9,字粒排在左右兩邊,形態像一對翼。右邊的Underwood打字機可算是當時的蘋果電腦,也奠定了打字機的基本設計,當年狂賣數百萬部。

場內大部分由收藏家TC提供,部分打字機的部件經年月洗禮已老化,無法暢順運作。機緣巧合之下,Sylvia和Wing認識到年輕客人Jey,並放心把維修舊機的重任交給這位對機械毫無經驗,但對舊物非常感興趣的小伙子,如今展出的全部打字機,最老的有過百年歷史,但全都「好打得」,展覽期間設有小型工作坊供公眾體驗用打字機寫信,Sylvia 指:「我們希望打破大眾對於古董就是很矜貴,不能觸摸的想法。」

她又指,展覽名稱《re : type》中重新的「re」,不只是可以重新打字的意思,而是重新了解舊物對於現代的意義:「以前打字機很盛行,人們會花很長時間去打一封信,考打字更是不少公司的基本入職要求,放諸現在,雖然打字機的角色已被取代,但卻被賦予其他意義,展覽中,人們見證到當代的設計都是由舊物不斷演變改良而成,重新欣賞工藝和機械之美。而對於年輕人而言,這些舊物,比起很多新事物更加新奇。」

除了打字機展之外,SHOPHOUSE其他樓層正展出美國藝術家Carson Terry的黑鐵食器以及英國藝術家Nik Ramage的雕塑作品,值得一併參觀。

(左起)夕拾主理人之一黎小楓(Sylvia)、收藏家TC及幫忙修復舊打字機的Jey。
(左起)夕拾主理人之一黎小楓(Sylvia)、幫忙修復舊打字機的Jey及收藏家TC。

《re : type》舊打字機展覽
日期:即日至8月23日
地點:大坑第二巷4號THE SHOPHOUSE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1-2020072406123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