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朱漢强
熱門文章
朱漢强
再見垃圾桶
ADVERTISEMENT

塑膠垃圾:黑幫大茶飯

24.12.2020
圖片:法新社

關心塑膠垃圾,豈止綠色團體,還有黑色社會。

X

我說的是黑社會。

垃圾污穢沒人愛,但假若能換成花碌碌的鈔票,管它再髒,也管它是1、2、3、4、5、6、7號塑膠,總之都是「好膠」,甚至稱得上「膠礦」。

這沒誇張,全球塑膠廢物貿易額在二〇一六年已達三百四十八億美元,儼如金山銀山,預計二〇二二年將進一步增長至五百多億美元。這桌「大茶飯」也吸引了不法分子沾手,包括歐洲的黑手黨。

黑社會入侵塑膠垃圾貿易其來有自,但二〇一八年後出現噴井之勢。為什麼是二〇一八?原來與中國攸關。

中國政府當年宣布關門大吉,禁止廢塑膠等廿四類廢品進口,旋即打亂全球廢物貿易的秩序。過去,凡是全世界丟出來的廢物,45%都被塞進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如今內地拒收,便要找新買家。不過所謂「全世界」其實不夠精準,該叫發達國家或地區才對。

我並非咬文嚼字,而是只有發達國家花得起錢把自己不想處理的高端、低端廢塑料送出國門,花錢找別人代勞。換個說法,把廢品留在自家解決,成本不輕,送出去「無眼屎乾淨盲」。

問題來了,中國拒收的45%廢品,相當於四千萬公噸或二百二十餘萬個貨櫃。這海量的廢物量,哪個國家啃得下?發達地區一時三刻來不及蓋處理場,便唯有尋覓新的接收地。而這些接下燙手山芋的國家,往往是執法不嚴、規管不力之地,也就是黑勢力最易上下其手的國度。

黑幫慣常做法,是偽造出口文件掩飾,或把低端塑膠垃圾夾雜在合法廢塑料裏蒙混過關。進口後,接頭的回收商也多用上非法的處理方式,包括非法燒掉、埋掩,甚至乾脆棄置路旁、河邊和水溝。這些手段的成本,遠較發達國家付出的低,成為厚利。至於代價,卻是進口地的環境和公共衞生。

黑社會還有更「揦鮓」的招數,包括透過轉口貿易,把來源地偷換為自由港,再運往發展中地區,令執法機構難以追查。香港自是其一,當然跑不掉。二〇一九年,馬來西亞海關截獲七個非法裝載塑膠垃圾的貨櫃,它們來自比利時,可是為了掩人耳目,曾於香港轉口。

據環保團體綠惜地球統計,二〇一九年,香港分別是泰國和菲律賓,第二和第三大的廢塑料來源地,當中究竟有幾多藏污納垢,自不待言。

如此種種,執法部門當然不會不知道。國際刑警收集了四十個成員國的資料,月前整理出全球廢塑膠市場犯罪新趨勢的戰略報告。當中除點名香港參與其中,亦呼籲各國加強協作及執法,打擊塑膠垃圾貿易。

至於管制全球有害垃圾貿易的《巴塞爾公約》,則首度將廢塑膠貿易納入管制,並於二〇二一年一月一日生效。我期許香港環保署和海關好好把關,勿讓香港繼續背負「垃圾貿易自由港」的臭名。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20/MPW2720_B071-078_009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