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偉:宗教在這場運動中擔當的角色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吳國偉:宗教在這場運動中擔當的角色

1632

6月11日,晚上10時許,政府總部門外。

大批武裝警察嚴陣以待,繞着政總大樓密集連成一線,並置雙線鐵馬,隔開門外聚集的人羣。行人道上,有基督徒正在舉行晚禱會,主持牧師帶領信徒高唱詩歌《Hallelujah to the Lord》,歌聲響遍整條添美道。

突然,幾個警察走向添美道天橋下的位置,截查一些年輕示威者的行裝,並以錄影機攝錄整個過程,引起一陣哄動。晚禱會本來已接近尾聲,但基督徒留意到現場愈來愈緊張,於是他們一邊唱着聖詩,一邊移近續漸增緩的警方防線,希望藉此緩和氣氛。

結果,《Hallelujah to the Lord》被不停頌唱,唱了八小時,直至翌日市民發起罷市的早上5時左右。

「這就是基督徒現身於這場運動的起點。」宣教師吳國偉說。

k190621-038

整場反修例運動,《Hallelujah to the Lord》彷彿成為一個重要Icon,體現基督徒如何現身於運動當中。有好幾次,遊行完結,申請遊行和集會不反對通知書不再生效時,就會有人以大聲公向現場人士呼籲:如果繼續留守,可參加不構成非法集會的宗教活動,屆時大家記得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來保護自己。

這首歌的歌詞本來和抗爭無關

「曾經有人在橋上企跳,一班基督徒走到橋下,也唱起這首詩歌。這歌的歌詞意思是『讚美主』,與抗爭並無直接關聯,在這些場合高唱可能有點滑稽,但基督徒為它賦予了自己的意義,希望以愛心帶來盼望。」吳國偉說。

宣教師吳國偉
宣教師吳國偉

這場連綿不絕的運動當中,有不少祈禱會曾移師到現場,包括立法會示威區、抗爭的街頭和開學日那天中大科學館的「煲底」等。在為數不少、劍拔弩張的衝突時刻,更有一些銀髮信徒不惜犯險,走到前線聲援,部分信徒在現場高舉十字架,希望守護年輕人,不讓他們受傷。

在吳國偉的腦海裏,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網上看見一幅聖母抱着抗爭者的畫像,他主持的春天教會曾把它下載,列印成單張,在遊行現場派發。「現在,基督徒在運動的參與度比以往更廣闊而深入,如反修例的聯署聲明,發起人在網上做Google form便可,聯署的人數很多。」他說,在過去,聯署若由教會領袖發起,要親手簽署再收集並傳真出去給政府部門,而基督徒組織的抗議亦有既定模式,會先舉行記者會講解對議題的看法,再透過媒體發放信息。「以前基督徒參與社會的空間不多,現在抗爭形式增多,參與門檻相對低了,是一件很好的事。」

六四到九七到2004的演變

他說,現時經常發起遊行集會的民間人權陣線,當年是由兩個宗教組織香港基督徒學會和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帶頭成立。回歸後的七一遊行,民主派的動員並不明顯,及至2003年政府擬推《23條》,民陣發起的七一遊行,五十萬名市民一呼百應。

「基督徒參與社會運動,可以再追溯到八九六四。」吳國偉當時是教會團契團長,見證當時羣情洶湧的情況,他們聯合各堂會拉橫額上街遊行,街頭也有教會組織舉行祈禱會,市民能隨便坐下來參與。此情此景,他說早就受到政治啟蒙,將自己放在教會與社會中間。他說,選擇獻身神學,是為了表達對世界的關懷,希望改變社會,而不是僅僅尋求個人靈魂得到救贖。

「八九民運鎮壓後,基督徒在社會的參與度迅即下滑。」他說,當時中國推行改革開放政策,香港教會卻同時受到箝制,「教會開始檢討參與六四是否有問題,『為何我可以代表教徒?』然後決定要政教分離。」

d190831-65

吳國偉說,宗教組織不單有人數,更有連結力量,都令政權有所忌諱,共產黨信奉的馬克思主義亦強調「宗教是人民鴉片」。他指,一些教會及後考慮到九七回歸後,可能因為收回辦學權,令教會不能在學校植堂,於是開始尋求方法增加收入,以自購物業設立教會;亦有人擔心基督教會受到打壓,便致力傳福音希望增加信徒人數;同時鼓勵信徒有神學訓練,期望即使領袖被政府拉走,信徒仍能承擔傳教工作。「只是沒有想到,不少教會領袖在出席95年國慶日崇拜後,紛紛成為神學院院長,或成立mega church,及後教會亦陸續引用羅馬書13:1-7,主張信徒『順服在上掌權者』。」

他指出,《聖經》經常提及抗爭,信徒即使違反社會政制,也要勇敢跟從神的旨意。他說,1525年德國的「農民起義」,其中一個代表人物就是「重洗派」(浸信會的前身)神學家閔采爾;而浸信會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則長期挑戰州政府的種族隔離措施。他認為,作為信徒羣體是有責任以非暴力的抗爭回應社會不公義。

暴力、抗爭與和平的論述

「而在這場運動,更多基督徒願意跳出教會,因為他們意識到問題迫在眉睫。」他說,尤其去年中國內地教會受到打壓愈見明顯,拆十字架、教會人士失蹤,部分教徒長期北上傳教,更加切身體會到問題。他指出,這次運動,有些基督徒參與抗爭,會以公民身份出來,「在教會崇拜完了後,就full gear上陣。」這幾個月,福音派教徒在運動迅速成長,亦開始遇到一些神學問題:例如基督徒能不能支持牽涉到一定暴力在內的抗爭?

k190721-0665

吳國偉說,《聖經》中也提及耶穌採取「暴力」行為,如入聖殿翻椅倒桌,趕出殿裏一切做買賣的人。他說,8月中,國務院召開記者會後,曾有一些教牧發起公開聲明批評任何暴力,卻沒有提及警方暴力。

「2014年,有宗教信仰背景的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牧師)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就再掀起神學論戰,保守派教會開始宣揚『非暴力也是暴力』,『讓教會成為教會』,反對基督徒參與抗爭。」

他說,香港主流福音派教會,是由美國傳來的,帶有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背景,「信奉努力向上爬,信主會得到祝福的思想」,而他則採納拉丁美洲的社會主義解放神學, 以階級角度去看社會議題,為沒有身份的人發聲,所以他的教會經常面對主流教會的挑戰,「對手不是教徒,而是保守思想。」所以,他們致力出版刊物,如記錄被捕者處境的《反抗就是罪名》、談階級和貧窮《當你沒有富爸爸》,近期,吳國偉在YouTube頻道擔任網絡評論,亦有分享如何為反送中運動祈禱,向香港及台灣人講解條例問題和運動的情況。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d190831-6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