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ADVERTISEMENT

在Weekdays讀《FT Weekend》

19.12.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交朋友,記得要選一些反社會人格,同時正直善良的。

我不是向你推銷我,雖然在下的條件fit the bill,但既然反社會人格,自閉如我怎會愛交朋友。

安份守己做一件合適社會零件的人太多,我喜歡離羣的怪人。L就是一枚,他像我,很愛劇作家易卜生(Henrik Ibsen),愛他那打臉的哲學世故。他長期攬着《The Wild Duck》裏面所說「救命的謊言」不放。”Saving lie”,給他漂亮的藉口去做愛情的逃兵和生命的鬥士。

救命的謊言,自己知道是假的,但可以保命。從凡人身上投擲真實和事實,如向他們擲汽油彈道,從凡人手上拿走謊言,如奪去他們的快樂。汽油彈英文是molotov cocktail,或許生存必須的雞尾成份,是飲下一些自欺欺人。至少L認為如此。

我不認同,但我相信要cling on to一些信念,有定海神針以正視聽作用那種。

現實,要逃避,就用偷閒來偷歡。

「人莫樂於閒,非無所事事之謂也。閒則能讀書,閒則能遊名勝,閒則能交益友,閒則能飲酒,閒則能著書。天下之樂,孰大於是?」

閒,然後讀書,閱讀,把我們暫時從現實運送出外太空,比謊言有益身心。英國作家Anne Brontë 在她著名的小說《Agnes Grey》中寫:”Reading is my favourite occupation, when I have leisure for it and books to read”。那是一本關於家教的書。在我爸爸的書堆中,小時候的我愛亂翻濫看,看到一本書說,每個人都有一份自教的責任。從此我想,多閱讀,可以自教,別只是大安旨意學校和父母要教好你,自己殘廢餐飯來將口。

閱讀,不一定要看書,也可以看好看的雜誌。

廣告界發起罷工5天,我乘機放了5天假。閒,便讀。拾起落後未看的《FT Weekend》慢嚼。

原來只有一個周末早上,和手上有5天空閒,看雜誌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不同的文章,看慢了、看深了、趣味多了。

這篇說電影說特技,馬田史高西斯的《Irishman》成為熱話,老派史詩式劇情片,幾大奧斯卡神台級老戲骨的格劍以外,其中一個焦點在電腦特技,把羅拔迪尼路和阿爾柏仙奴等回春,幾近80高齡的老鬼們,隨便DQ了至少三十歲,個個由中年演到老年。

臉,可以CG整容,但身體語言,是有老態的。《FT Weekend》還提供另一角度的深思,說到另一套電影,特技帶來不是年齡魔法,是:James Dean復活。

今時今日,電腦特技可以複製出一個重生的占士甸出來演戲,他將擔綱一套越戰電影。我想起複製羊Dolly。不是道德問題,是真、偽問題。起用電腦「演員」,這作品算是動畫,還是真人電影,這「演員」有演技,還是純技術?這種藝術表演裏面,有沒有truth,有沒有靈魂,還是只不過是另一個「救命的謊言」?

Thought-provoking的雜誌已不多,手上有一本真好。電影之外,我再嚼到不少香港的新聞,在國際的確翻起了起伏風雲。揭到最後,是幾個新星香檳酒莊的介紹,正合我意。在Weekdays讀《FT Weekend》,特別快樂。

林肯總統說:”My father taught me to work, but not to love it. I never did like to work, and I don’t deny it. I’d rather read, tell stories, crack jokes, talk, laugh–anything but work”。香港人,應開始享受不工作的快樂。

一杯酒,一本雜誌,「適意行,安心坐。渴時飲,飢時餐,醉時歌。困來時就向莎茵臥。日月長,天地闊,閒快活。」多好。唉。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7/MPW2667_B080-090_E0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