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老院走到最後】下午茶時光 各路高手雲集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高齡社會

【在安老院走到最後】下午茶時光 各路高手雲集

24.11.2018
每天下午茶時間,安老院的老友記聚首一堂,在大廳裏舒展一下,未必是最理想的生活,但亦十分熱鬧。雖然行動不便,但是每個人都是一個生動的故事,每個人都是獨特的。
每天下午茶時間,安老院的老友記聚首一堂,在大廳裏舒展一下,未必是最理想的生活,但亦十分熱鬧。雖然行動不便,但是每個人都是一個生動的故事,每個人都是獨特的。

「你食完嗱?我收走你個碗先。」護理員芳姐做每一個動作前都會和長者打個招呼。「加水好不好?」她說「老人家比小孩子容易餵,他們坐定定,你不需要追着跑。

下午茶時間到了,保良局樂安居最活躍的時刻拉開了序幕。

老友記聚集在飯廳吃布丁,各有各精采。

芳姐當護理員多年,很明白老友記的言行舉止。「別看他們不出聲,每一個都很有個性,每一個人的需要都是不一樣的。」她逐一問候老友記。

「你飽唔飽呀?」芳姐笑臉迎人,聲音洪亮,好讓長者聽得清楚。「很多人當我是契女、孫女,好惜我。」

她開始派水果了。朝氣伯伯最愛吃香蕉,收到芳姐遞來的香蕉時,雙眼簡直發亮了,大口大口地咬,很快消滅一隻。

別看他坐在角落好像遠離人羣,其實他很喜歡觀察,耳聽八方,所坐的位置可以看到大廳中所有人的一舉一動。他時刻八卦留意周遭一切,隨着別人說話的內容點頭和暗笑。

是個新的世界

朝氣伯伯左手邊的風婆婆獨愛在窗口吹風,看看外面的街景,一陣陷入沉思,一陣又和路過的姑娘說幾句。朝氣伯伯對面,娛樂婆婆很是激動,邊看電視劇邊投入劇情,咬牙切齒。突然來了位大俠伯伯,確實有輕功的感覺,行動快速,剛剛見他圍觀麻將,一眨眼就出現在電視機前與娛樂婆婆討論橋段了。

許多老人家平時處於半睡半醒狀態,聽到家人來到的聲音,立刻變得精神抖擻。例如生動伯伯,他對電視毫無興趣,坐在電視機前面好像快變望妻石。老婆大人一到,生動伯伯臉上馬上洋溢幸福的笑容。望穿秋水的他感染了整個大廳,大家頓時都鮮活起來。

他雖不能發聲說話,卻眉開眼笑像一朵盛放的花,喜悅之情完全流露。太太削好香梨給他。兩人情深款款地對望着,他連吃了兩個梨。生動伯伯七年前中風昏迷了,醫生判斷他會變植物人,醒不來了。太太絕不放棄,想方設法叫醒他。「我故意氣他,用針扎他的腳底。總之不可以讓他一覺不醒。」一個月後,深度昏迷的生動伯伯終於睜開眼睛。死裏逃生,他醒來後失去了記憶和很多技能,一度連妻子都不太記得,而那份愛卻牢固,很快重新學坐,重新學走路,重新認識一次世界。

七十多歲的生動伯伯每天下午都盼望着太太來探他。他七年前中風昏迷,妻子堅持不懈喚醒他,他醒來後失去了記憶,一度連妻子都不太記得,而那份愛卻牢固,很快重新學坐,重新學走路,重新認識一次世界。一舉一動都可以看出二人何等恩愛。
七十多歲的生動伯伯每天下午都盼望着太太來探他。他七年前中風昏迷,妻子堅持不懈喚醒他,他醒來後失去了記憶,一度連妻子都不太記得,而那份愛卻牢固,很快重新學坐,重新學走路,重新認識一次世界。一舉一動都可以看出二人何等恩愛。

這對恩愛夫婦鄰近坐着衣著潮流的貪靚婆婆,她無暇做電燈泡,時不時照照鏡子、塗塗潤膚露,又不停搔癢。「她每日都是這樣的。」芳姐說。

東張西望的大力伯伯,此時很是雀躍。他夜晚才會講話,白天一聲不吭,只是一見到有人走過就伸出手和人握手,緊緊地捏着,力氣很驚人。

肥嘟嘟婆婆天生樂觀愛笑,人見人愛,心寬體胖呢。護理員都喜歡湊過去和她玩,和她聊天。儘管婆婆吐字不清,咿咿呀呀,大家就算聽不明也會笑一番。
肥嘟嘟婆婆天生樂觀愛笑,人見人愛,心寬體胖呢。護理員都喜歡湊過去和她玩,和她聊天。儘管婆婆吐字不清,咿咿呀呀,大家就算聽不明也會笑一番。

「這個人見人愛!」芳姐來到肥嘟嘟婆婆身旁,摸她柔軟而多肉的手。胖嘟嘟婆婆正好剛吃完布丁,顯得意猶未盡。她愛笑亦愛吃甜食,全身愈來愈圓潤。性格隨和,笑起來天真無邪,是眾人的開心果。每個護理員都喜歡湊過去和她玩,和她聊天。儘管她吐字不清,咿咿呀呀,大家雞同鴨講,聽不懂也先笑一番。

「我有個芳字,你也有個芳字喔。」看到芳姐的名牌,寡言的芳婆婆興奮地開口了,原來她還認得字,只有看到芳姐的名牌,才記得自己的名字。

麻將之王 詩人與美女

全神貫注的醒目伯伯,儘管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了,打起麻將腦筋轉得快,一直贏,簡直令觀戰麻將場的幾位老友記甘拜下風呢,被稱為「麻將之王」。吵雜的開枱聲,絲毫未打擾坤叔作詩的雅興。他最愛寫打油詩,飯後靈感一到,不停地寫。既寫愛情麵包,又寫北韓核武,從同性婚姻到民主呼聲,從龜兔賽跑,到港人拚勁,題材包羅萬有,作品已經累積厚厚三本簿!

「四樓確實叻女多,坤哥見了笑呵呵。可惜坤哥無錢使,一個叻女不愛我。」 這首顯然最受歡迎,姑娘們朗朗上口。只是,大家流傳的版本是「四樓美女特別多」,才子坤叔真是哄得個個心花怒放。

八十三歲的坤叔年輕時是老師,曾教中文、俄語、歷史、地理。他很喜歡旅遊,喜歡看海,跑遍台灣,去過大阪、沖繩。中風後,不能走路了,入住護養院幾個月。「一開始當然覺得人生好遺憾,覺得自己很沒用。後來自己想通了,退一步海闊天空。人既然老了,什麼都要想通。」他說,現在生活還可以,悶的時候,看看報紙、寫寫詩。他不忌諱談生死,都想好了,死後埋在公園,回歸大自然最好。

「見到老人家笑,我很滿足。」有的老友記平時不能說話,只有眼神交流。芳姐說:「他們其實都很明白,也能感覺到你是不是對他好。」芳姐感嘆,天天照顧這些公公婆婆,有時候突然少了一個,無法再見,很是不捨。

芳姐餵飯有耐心,有的要一個小時。有個不肯吃藥,她用香蕉送藥。不久前,她長期照顧的雲婆婆離世了,就在院舍走完人生路。芳姐特意去「安寧房」與她道別。「好安詳,就像睡着一樣,嘴唇粉紅,身體暖暖的。我服侍她很多年,她走得好,我看了也安慰。」

「姑娘我未飽!」芳姐循聲望去,趕快去侍候。

才子坤叔剛剛入住院舍,每天看看報紙、寫寫詩來排遣寂寞。護理員流傳着他寫的「四樓美女特別多」,才子坤叔真是哄得個個心花怒放。
才子坤叔剛剛入住院舍,每天看看報紙、寫寫詩來排遣寂寞。護理員流傳着他寫的「四樓美女特別多」,才子坤叔真是哄得個個心花怒放。
插畫:劉家俊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高齡社會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1/tan181114yimin-0110-1-e154288144236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