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抽中兩次居屋的幸運兒 有樓才可結婚 嘆儲蓄永追不上首期:「香港係一個食人嘅城市」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回歸25周年 ─ 香港是我家,/。/?/!/⋯⋯

連抽中兩次居屋的幸運兒 有樓才可結婚 嘆儲蓄永追不上首期:「香港係一個食人嘅城市」

4

在香港,要數最多人熱中的抽獎,除了六合彩,就是居屋「大抽獎」。在公布攪珠結果的日子,討論居屋的網上羣組充斥箇中人才明瞭的暗號密碼—「白核」、「白單」、「綠長」、「白二」。偶爾,是落選者的絕望感嘆:「冇條件的單身繼續……同屋企人住,為業主供樓,排定骨灰(龕)……」但亦迅速被其他焦灼問題如「我排xxx,有冇機會揀樓?」所沖刷洗去。

 

二○二二年,新居屋以市價五一折發售,首期低至六點二萬。只不過,二○二二居屋及白居二收到逾二十五萬份申請表,超額認購逾二十七倍。想成功「居者有其屋」,祝君好運。德仔好運過兩次。二○一八年,他跟弟弟抽中「白居二」;二○一九年,他哥哥跟父親以綠表抽中居屋。從前,他只是一個得不到女友父母首肯結婚的無殼蝸牛,家裏抽中兩層居屋後,他順利結婚,兼得到所有長輩尊重稱許。只不過,有時他靜下來,會想:「其實人生係咪淨係為咗呢樣嘢呢?」

 

德仔自覺有運,「要還,唔係會冇晒啲運。」於是他於二○一九年開設Youtube Channel向觀眾解釋抽居屋、揀樓等攻略。他的Channel名字為「沒有父幹的日子」,電郵信箱名字則為「helpyourown」。樓市高踞不下,沒父幹的人只能自救的主旨呼之欲出。

德仔形容買樓後放下心頭大石,不太怕輸。手上的勞力士也是買完樓後的。
德仔形容買樓後放下心頭大石,不太怕輸。手上的勞力士也是買完樓後買的。

三訪嘉湖山莊 儲蓄仍不及樓價升幅

八十後的德仔,從童年到二十多歲,一家五口居於四百多呎的公屋單位。三兄弟擠住一間只得一張碌架牀的睡房。隨着男孩子發育長肉,最晚收工的他,只能睡客廳沙發。二○一○年,已出來打工幾年的德仔自己租住元朗三百呎單位,「有自己嘅地方住係好爽嘅。」他笑說。

 

然而,即使新居近西鐵,每天近三小時的上班路程漫長又累人。德仔跟當時還是女友的太太拍拖幾年,便一起以約萬五元月租住九龍市區樓。打了幾年工,儲了二十萬,二○一四年,德仔膽粗粗到訪嘉湖山莊。當時一個三房單位約四百萬,其時四百萬以下單位可做九成按揭,但從事銷售行業的德仔底薪不高,發現自己不但過不了壓力測試,連首期也未夠數。「但都自己計吓條數,覺得計埋裝修,有七十萬應該可以買到。」

德仔曾考慮買居屋還是二手私樓。但他擔心自己過不了壓力測試,後來還是選擇購買居屋。
德仔曾考慮買居屋還是二手私樓。但他擔心自己過不了壓力測試,後來還是選擇購買居屋。

於是兩小口走上拼命打工儲錢置業的苦路,向「七十萬」目標進發。女友為賺取高薪,也辭去文職轉投銷售行業;同時兩人也努力鑽研慳錢大法,如去旅行用信用卡優惠換取機票、限制每天只花一百元等。過了兩年,兩人終於儲到近七十萬;但再訪嘉湖山莊,當年四百萬的三房單位已升至五百萬,首期也升至一百萬。

 

兩人於是暫時放棄置業夢。直至二○一八年,德仔向女友家人提出結婚。未來岳母問,哪你們打算住哪裏?德仔心想,我們不是已租住一個單位嗎?「唔通結咗婚層樓會冇咗?」他苦笑。但同時他明白有樓才能讓女方家人安心,真正同意他們結婚。德仔於是再次訪嘉湖山莊,同一三房單位再升至六百萬。當時兩人月薪約七萬,但儲蓄仍不夠付首期。

抽中白居二的夢與現實

還好,德仔發現他可以參與居屋大抽獎。二○一七年,德仔以單身人士身份申請。當年推出二千多伙居屋單位,收到十萬份申請,單身人士揀樓權排最後,德仔當然落選。德仔不服氣。他從小不愛讀書,中五畢業,但下定決心在空閒時鑽研居屋申請,還在上面畫滿筆記。
下過一番苦功後,他終於找到抽中白居二的技巧。若以家庭組合申請居屋,核心家庭的揀樓次序優先於非核心家庭;但白居二卻不設此限。於是翌年,德仔跟弟弟便組成「家庭」抽白居二,結果一擊即中;到二○一九年,德仔哥哥又跟爸爸組成「核心家庭」以綠表抽居屋,也成功抽中。而且兩次抽獎也「中第一粒珠」,德仔大呼好運。

 

不過,德仔抽中白居二後,迎面而來的現實是:「原來未補地價既居屋都好貴。」根據公開大學公布的《居屋公開價格指數》,發現自「白居二」推出後,在二○一三年一月至二○二○年六月期間,居屋價格升幅達116.28%。德仔本來傾向選擇位於市區、由私人發展商興建的居屋,如大角咀富榮花園,「你又會見到好嬲,原來未補地價買個兩房五百幾萬?」他屈指一數,以差不多萬三元呎買一間未補地價的居屋,只擁有一半業權,他日再售出時再補錢。「真係make sense咩?」他不忿地說。
但白居二的優勢在於政府按揭計劃可借九成,最長還款期為二十五年,申請者亦無須經壓力測試。於是兩人後來選擇購入四百多萬、近五百呎,位於市區的兩房居屋單位。

多年來儲錢,為求一圓岳父母的心願。德仔有時也想:「其實人生係咪淨係為咗呢樣嘢?」
多年來儲錢,為求一圓岳父母的心願。德仔有時也想:「其實人生係咪淨係為咗呢樣嘢?」

上車後匆匆完婚 「不想再entertain別人」

買樓夢剛圓,疫情正面襲來。兩人正好低調處理婚事。德仔及女友沒有擺酒,簽紙後才各自通知父母。「因為覺得我要做咁多嘢去entertain人哋做乜嘢呢?」德仔談起結婚,仍語帶不忿,心情複雜。當時因沒樓在手,女方家長不認同兩人成婚;現在「兩層樓都關自己事」,兩人低調簽紙,岳父岳母一樣順意。

 

「啲老人家好怪,我唔覺得因為買咗樓所以我個人叻咗,但係佢會覺得好叻啊你。但我唔係因為買咗層樓而叻,啲人將結果同過程撈亂咗。」德仔說。他回想自己初中時仍是個搭小巴不敢嗌「有落」的腼腆少男,但為求賺錢、買樓,成為了侃侃而談的銷售員。「我本來係一個圓形,被迫變成一個菱形,或者長方形。」他說。

但德仔始終還是慶幸能有一個安身之所。「未買樓好多嘢都唔夠膽做,你好驚輸,輸就唔知道要幾耐先到(終點)。」
但德仔始終還是慶幸能有一個安身之所。「未買樓好多嘢都唔夠膽做,你好驚輸,輸就唔知道要幾耐先到(終點)。」

德仔接受訪問前,內心曾矛盾交戰。「我又不想這個故事太慘,太無希望。」德仔說。有時夜闌人靜,他會陷入自省,到底勞碌半生換一層樓,是為了迎合誰人?但他始終還是慶幸能有一個安身之所。「未買樓好多嘢都唔夠膽做,你好驚輸,輸就唔知道要幾耐先到(終點)。」

 

「我會覺得香港係一個食人嘅城市。好恐怖,個漩渦不斷扯你落去。都冇得停,你一定要跟佢個步伐。」他說。「但又唔好怨晒政府。就算你唔係諗住買樓,你都應該要儲錢或者要做準備,令自己become better,你應該知自己想要啲乜嘢多於去滿足人哋。」
德仔希望,訪問不要「太灰」,希望無論選擇買樓與否,每個人都看見自己的緣由,不要攀比不要盲目附和,不要被這座城市吃掉。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回歸25周年 ─ 香港是我家,/。/?/!/⋯⋯
熱門搜尋
回歸25周年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