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設計師】意外奪去健全身體 迷失中存盼望 笑迎創傷 繼續返工扮靚拍拖獨居:殘疾唔一定係慘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身障設計師】意外奪去健全身體 迷失中存盼望 笑迎創傷 繼續返工扮靚拍拖獨居:殘疾唔一定係慘

d211111lucas-30-2

二十年前的一場車禍,使嚴楚碧(Rabi)的人生變得複雜;剎那間成為半身癱瘓的殘疾人士,那時她才廿四歲。在病床上醒來,便須接受自己不再是個健全的普通女孩,由平靜、崩潰、癒合,到繼續上路,所有階段都在出院前完成。

X

「我不想被限制被束縛。」意外改寫她的一生,卻沒改變她對生命的熱愛;開設計公司、考車牌、離家獨居生活,通通都在意外後實現,近年的目標,還包括為殘疾人士爭取權益。坐在輪椅上,她仍很清楚自己的人生需要什麼,不甘平凡。

車禍並沒有令嚴楚碧放棄對生命的熱愛
車禍並沒有令嚴楚碧放棄對生命的熱愛

不要用悲情角度看我

訪問當天,Rabi正在自己擔任主席的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路向)打點一些事宜。她的日常工作也很充實,正職是設計公司負責人,在家中接freelance平面設計工作,其餘時間一律用作行街睇戲食飯遊車河。

「很多人會把輪椅和負面畫上等號,用悲情的角度看待我,其實我們也可以靠自己努力,自己賺錢去實行興趣。」她就是一個那麼獨立的人,從前是,如今也是。

Rabi在中學畢業後留學巴黎,修讀視覺藝術,一個人生活在這浪漫之都,培養出其獨立自主的個性:「在巴黎生活,只要你有手有腳、四肢健全,再不順利的事情自己都有能力解決到。」

嚴楚碧曾在巴黎留學:

車禍後癱瘓

「我出門口前還電郵給我留學的細佬,若他不夠錢花我可以給他。」她說,車禍當天的片段仍歷歷在目,因為這是她生命中還是四肢健全的最後一天,每一細節她也特別記得。那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心儀對象上一刻才跟她表白,下一刻目光便停留在翻滾中的車廂裏,張開眼睛已是一片蒼白的病房天花板。

突如其來的車禍,讓嚴楚碧的人生從此不再一樣。
突如其來的車禍,讓嚴楚碧的人生從此不再一樣。

「昏迷了兩天之後我便醒了,本來最壞打算只是要在醫院待個半年,以為大步檻過,很快醫生便很直接,要我做定最差打算,將來一輩子都會全身癱瘓。」她當刻心裏怨恨那醫生的殘忍和無情,也被家人的情緒擠壓得透不過氣來。她從小已覺得癱瘓是一件恐怖的事,當事業、愛情一切也漸入佳境之際,突然飛來橫禍,跌入深淵。

Rabi想過自殺,但想到若自殺未遂,家人負擔可能更大,就不再多想。梳理好情緒後,重新適應身體,像嬰兒學行一樣,每一個動作都要重新學習。她趁着康復的黃金時間不斷做復健,上半身總算回復靈巧,但雙腿未見成效;醫生護士都說,她再盡力也不能回復以往狀態,「這是我感到沮喪的時刻。」

嚴楚碧在意外後需與輪椅為伴,卻沒讓她的人生受束縛。
嚴楚碧在意外後需與輪椅為伴,卻沒讓她的人生受束縛。

「不多不少也被一些長期病患的院友啟發,令自己釋懷,接受自己要坐輪椅。」在意外後八個月,完成各種生活訓練的Rabi離開醫院回家。不久又遇上另一痛點:「就是在一年後,家人都開始有點頭痛。那種沮喪的感覺,比當初接受自己癱瘓那刻還要誇張。」

獨居享受自主人生

家中常餘下Rabi一人對着四面牆;她知道自己需要自立,要懂得照顧自己,也要過上屬於自己的生活。她的母親不久後因病離世,讓她更確信一個道理:「沒有人可以照顧我一世。」

碰巧當時朋友介紹她接設計t-shirt的工作,使她重拾工作的成功感,以freelancer角色延續自己對平面設計的興趣。她現在已是一家設計公司的負責人,亦憑着自己的努力,開始過上獨居的生活,閒時在家中下廚。

「另一樣最開心的是考到車牌。」她在意外後考獲殘疾駕駛執照,最喜歡就是開着自己的車子到處去,喜歡那種自由的感覺。她憶述當初考牌的主要原因,就是不想遷就復康巴士的開車時間;今時今日在路上飛馳着,卻讓她有另一種體會:「在馬路上,每一輛車子都沒分別,我覺得自己受到最公平、最平等的待遇。」

她很強調平等待遇,不只是斟酌於社會對殘疾人士的關顧不足,而是在某些情況下覺得太優待。「我不想普通人會覺得自己和殘疾人士有距離,我們是有能力在公平的環境下,靠自己過上正常生活。」

嚴楚碧在駕駛中尋找樂趣
嚴楚碧在駕駛中尋找樂趣

打破「殘疾好慘」的印象

當自己成為殘疾人士一分子,親身感受在社會上遇上的障礙,由廁所,到一個供輪椅上落的斜台,以致工作機會,都是她掛在心頭的事。加入「路向」後,她更積極參與政策倡議;另一方面,亦參與及策劃舞台劇、輪椅設計比賽等等,希望讓大眾看到殘疾人士正向的一面。

嚴楚碧熱愛陽光與海灘,游水一樣無難度。(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嚴楚碧熱愛陽光與海灘,游水一樣無難度。(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加入路向後,嚴楚碧積極策劃活動,向外界展示身障朋友的正向一面。
加入路向後,嚴楚碧積極策劃活動,向外界展示身障朋友的正向一面。

「人們對殘疾人士的既有concept都是好慘,我想打破這想法。」在她的日常生活中,看電影、去旅行、行商場也難不了她;愛美也是她的堅持,會做運動Keep fit和化妝扮靚。缺陷沒改變她對人生的追求,除了一件事令她稍有遺憾:「出事之前好鍾意行唐樓老店,因為要行樓梯,現在全部都不能去了。」

在追求自主平等的道路上,Rabi的成就更勝常人,她身邊的朋友卻總是打趣說家中「爭咁個男人」。「意外初期會抗拒,你也知是發生在情人節。但後來心態都改變了,我一樣可以化妝扮靚,我都一樣需要愛,一樣可以去愛。」身體改變了,但她依舊能跟着自己的意願去過理想生活,也願意用自身經歷感動同路人。命運不由人,但她的心態決定了她仍能過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d211111lucas-1-1-1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