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DC四十年】喬楊 知天命後,一切化簡的舞者人生
熱門文章

【CCDC四十年】喬楊 知天命後,一切化簡的舞者人生

558
《Almost 55喬楊》在今年1月首演,整齣舞作只有喬楊一個人在台上。(攝影:Moon 9 Image)
《Almost 55喬楊》在今年1月首演,整齣舞作只有喬楊一個人在台上。(攝影:Moon 9 Image)

「你好,我係喬楊,我係香港人,你聽我嘅口音,似咩?」

舞者喬楊獨自站在壽臣劇院的舞台,用不地道的廣東話口音,問了觀眾這個問題。她在1964年出生於陝西,1987年南下廣州學現代舞,婚後來港生活,在CCDC當了二十三年舞者。如若五十至七十年代是香港舞蹈發展的第一階段,那麼喬楊必定是八十年代至今的重要人物。

五十五歲,喬楊的身體依然柔軟,下腰、劈腿,完全沒難度。CCDC還安排她演出一齣長篇獨舞《Almost 55 喬楊》,找來比她年輕二十年的台灣舞者周書毅編舞。作品在今年1月尾首演,11月在西九文化區的新場地「自由空間」重演。

在大型舞團獲得獨舞機會,對舞者來說,是很大的光榮,但喬楊最初卻不太在乎。「名利不是太重要,我只在乎身體健康,還有當下是否快樂,只要繼續讓我站在舞台上跳舞,我已經很滿足。」

南下學舞 遇上伯樂

時間回到1987年,喬楊當時二十三歲,首次接觸現代舞。「我是中國第一批現代舞班的學員,獲取錄之前我是跳中國舞的。」那一年,有一批美國現代舞大師來中國廣州授課,喬楊的中國舞老師鼓勵她去面試。「我連現代舞是什麼也不知道,卻考入了廣東現代舞班。」

由陝西寶雞市,坐了四十小時火車南下拜師學藝。以為這已是舞蹈生涯的轉捩點?不,真正改變喬楊的恩人,是CCDC的總監曹誠淵。

編舞周書毅從喬楊的舊照片中,尋找「線索」,了解她的成長。
編舞周書毅從喬楊的舊照片中,尋找「線索」,了解她的成長。

「到了廣州後,我也有動搖過,因為我們是學生,每個月只有10多元生活費,連買方便麵都沒錢。」為了生計,喬楊每日白天上課,晚上去歌廳伴舞,工作至深宵才賺得30元。當時曹誠淵是現代舞班的顧問,他知道舞者的困境便決定自掏腰包發生活費給學員,每個月差不多有3000元,省着用還有剩可以給家用。「因為他的出現我才能留下來,他真的改變了我的人生,是個很重要的恩人。」

生活從簡 好好保養身體

喬楊是生於六十年代的人,經歷過內地大饑荒、文化大革命,還有艱苦的習舞人生。來到香港,她直言:「生活變得太優越了,所以我生活的準則是要一切化簡,把身體養好,每天繼續跳舞,回家吃一道健康的飯,洗澡泡腳按摩早睡,有規律就很好。來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舞者的生命可以很長。」

編排《Almost 55 喬楊》的周書毅也很佩服她對舞蹈的堅持。「對她來說可能是很自然的事,但能花這麼長的時間在舞台上,實在難得。」作為編舞,周書毅想像自己是個紀錄片導演,一直在旁觀察喬楊。「我在她身上看到一個我沒有的動力,我不知道自己到五十五歲會怎樣,但每一次看到她,都覺得她看到的風景應該還是蠻美的。」

「四十歲的時候,我也沒想過會跳到現在,只是人的心理會對未知感到不安。」喬楊總是把自己的成就看得很淡,她只是太喜歡舞台。「我已經過了知天命的歲數,但我就是知道目前的身體還算年輕,不是跳不動。我還是會在舞團上完每一堂課,不會請假,跳完一天是很累,但那種累很痛快。」

CCDC平常的舞作只有二至三個月的製作期,但喬楊(左)跟周書毅(右)的首次合作,破天荒花了超過一年的時間創作。
CCDC平常的舞作只有二至三個月的製作期,但喬楊(左)跟周書毅(右)的首次合作,破天荒花了超過一年的時間創作。

冒險地跳下去

真正享受舞台的人,不只默默堅持,還會不斷冒險。周書毅坦言,喬楊可以選擇一個熟悉的編舞家,她卻選擇了從未合作過的年輕編舞。

喬楊稱讚周書毅是一位在舞台十分閃耀的舞者,台下也是個工作狂,開發了她許多身體的可能性。「如果你只跟隨一個編舞家,舞者的身體就變得單一了,遇到新的編舞,學習新的動作風格,練到很熟練就會變成自己的東西。」即使演出圓滿結束,練習過的技巧,也不會離開你。

「朋友問我下個作品想做什麼,我說我想飛呀,想吊威吔,一定很好玩!」活到老跳到老之外,喬楊還要再加一點對世界的好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190424_ccdc_web-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