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告別啟德二十年 以菲林凝住逝去的歲月

1596
05.04.2019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998年7月5日,是飛機在啟德機場升降的最後一天。

試想像:夜幕低垂,你坐着飛機慢慢駛向鬧市中的機場,映入眼簾的是萬家燈火的美麗夜景。飛機最接近民居的一刻,你瞥見圍坐桌前的一家人,枱面上有什麼餸菜,還有他們在看什麼電視節目。步出機場五分鐘後,你便到達機場附近的茶餐廳,點一碗餐蛋麵和一杯奶茶,從熟悉的味道感受「回到家了」。對年輕一輩來說,這是帶點誇張的幻想,但卻是不少人對啟德的真實回憶。攝影師朱迅(Birdy Chu)對以上情境依然歷歷在目,適逢告別啟德二十年,他最近在「啟德機場影像回顧展」展出過去為啟德拍下的菲林影像。

走勻多區凝住啟德全貌

Birdy在97年從加拿大回流香港,現於大學擔任兼職講師。他常以鏡頭記錄城市快將消逝的事物,拍過一輯輯荔園、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的相片,當中叫他最難忘的是拍攝啟德機場。在機場停用前半年,當時任職攝影記者的他,襯採訪之間的空檔前去拍攝,有時還一日去兩次。他謂:「是最瘋狂的一次拍攝項目。」

Birdy視這次回顧展為self review,及讓自己重新與九龍城社區連結的契機。
Birdy視這次回顧展為self review,及讓自己重新與九龍城社區連結的契機。

他細說是什麼觸發他的狂熱,「最初知道啟德快將停用便去拍。有一天走上天台拍攝,突然『蓬』一聲,嚇到我蹲了下來。飛機快得連影都看不到就飛走了,我只聽到聲音,自此我就瘋狂去拍飛機。」他陸續記錄了晝夜陰晴的啟德,為了取景也走訪多個地點,足跡遍及觀塘、九龍城、黃大仙、土瓜灣及何文田,務求於不同角度捕捉啟德之貌。

拍攝後的選相和印相也是漫長的工序。
拍攝後的選相和印相也是漫長的工序。

他在機場還感受到滿滿的人情味。事源在啟德快停用的一天,他在機場由早拍到晚,想抓緊告別前的時刻拍攝,一直走不開。過程中曾跟大概也是來與機場告別的兩嫲孫聊過天,「他們晚上突然拿了飯盒給我,那一刻我感動到想哭。」

當時不少人都襯着機場停用前,到來拍照「打卡」留念。
當時不少人都襯着機場停用前,到來拍照「打卡」留念。

飛機和我們的距離曾很近

Birdy嘔心瀝血拍攝,提及得意之作,他心中自有三甲。第一張是他在啟德運作最後一天攝下的,他從高處拍到當天萬人空巷的畫面。他憶起當時航班依然密集,很多市民湧到機場留影,場面十分壯觀。另一張是香港精神號在鬧市飛過的畫面,這是為紀念回歸而繪上了維多利亞港景色的一架飛機,現時已絕版,他說這畫面象徵着一個時代的告別。一位父親抱着孩子看飛機的照片,他也很喜歡,「可以看到當時飛機與市民的距離真的很近,而小孩害怕的表情也很真實。」

飛機和我們的距離,曾幾何時是如此接近。
飛機和我們的距離,曾幾何時是如此接近。

Birdy現在重回取景之地,依然會有震撼感,但也感歎社區面貌隨着機場搬遷轉變甚大。昔日的機場,變成了沙中綫地盤。相片中的霓虹燈招牌、天台上的導航燈都已一一消逝,卻多了很多牙籤樓。還好,有凝固那些時刻的影像,讓我們可以重温舊日,也讓新一代認識這傳奇的機場。

啟德機場影像回顧展

日期:即日至 4 月 22 日
時間:11am – 9pm
地點:Mikiki(新蒲崗太子道東638號)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41_14w-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