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人系列】好青年荼毒室:人人都有哲學需要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毒人系列】好青年荼毒室:人人都有哲學需要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曾說過︰未經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

經過反省的人生,會比較值得活嗎?

你有答案嗎?

翻開不同的哲學書,嘗試找尋人生的意義,卻苦無入手的途徑。哲學,好深啊!

看到一個叫做「好青年荼毒室」的 Page,打着「哲學普及平台」的名義,實行「把循規蹈矩的好青年帶進哲學的世界」。

按進去,看到關於愛情的思考,也有關於歧視、孤獨、自殺的討論,朔至嘗試從電影、動漫、文學、時事等領域進入到哲學的討論,即是,看《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都可以思考哲學。另一方面,「離地」的哲學如倫理學、形而上學、知識論…都有。從貼地到離地,任君選擇。

用有趣的方法講哲學,好似都幾work,成立至今不到一年,已經累積了兩萬多個like,作者群也有十三個人,記者很好奇,點解可以令哲學咁多人睇?這一班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哲學好好玩

相約「好青年荼毒室」做訪問,記者問,你們會有多少人出來?對方答︰「你想我地出幾多就幾多。」訪問當天,來了八個,夠哂疊馬。訪問還未開始,八人便你一言,我一語地七嘴八舌爭論起來,不用熱身已充滿火花。

phi2

以為讀哲學的人很沉悶、很書生?看見他們便知道是大錯特錯了。

記者好奇,為何會叫做「好青年荼毒室」?原來跟蘇格拉底有關︰「蘇格拉底很喜歡去街市跟別人吹水,問很多的問題,質疑別人,其實用意是想推進別人去思考。」然而,蘇格拉底最終卻被雅典法庭判處死刑,罪名是荼毒青年。「又唔好話要繼承佢嘅精神咁大獲,純粹都是參考一下,想跟一群香港的好青年去進行哲學思考。」

那麼,在他們的心目中,「好青年荼毒室」到底是甚麼?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沒有正經八百的解釋,持續一貫的玩味。

有人說︰「是一群毒男聚集的地方。」

有人說︰「是有很多好文章的地方。」

有人說︰「是一個嘗試。」

有人說︰「是一個用理念征服世界的計劃。」

有人說︰「是一個網上的哲學普及平台。」

離地哲學討論好 high?

這十三個人到底是如何聚在一起?一切都是因為中文大學的哲學系,他們都曾經是這個學系的學生。

phi1

成立了不足一年,已經有了一群忠實的讀者,從網絡世界走出來,他們會在現實世界舉辦哲學討論的講座,記者去過一次,曾目睹有中學生放學後未換校服便去了聆聽他們的講座,好神心!但是,哲學總是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為何會這麼受歡迎呢?

「其實很多人都有哲學的需要。」

甚麼是哲學的需要?

「嗯…有時人會被一些問題所困擾,從日常生活的經驗裡出發,那些可能是涉及哲學的領域,而他們不知道,所以如果我們可以提供一個思考的平台,對很多人來說都有意義。社會層面來說,也涉及到我們到底如何去思考問題,有些問題是很需要整個社會一起去認真思考。」

但不會擔心很離地嗎?

所以「好青年荼毒室」訂下了等級難度機制,一星是最容易︰「我阿媽都睇得明」,五星則最難︰「比較技術性,是需要多些背景才能夠明白,不是在地鐵碌幾下電話就看得明。」

「其實大部分哲學問題都幾離地㗎。但是,就算很離地,都是從個地開始跳上去的,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做到,即使有些 topic 很離地,我們就由地下開始講,希望讀者可以feel到,離地都可以幾high㗎喎。」

「好青年荼毒室」以玩味的寫作手法吸引讀者去閱讀,從而進行思考,增添了哲學的可親性︰「你睇我地嘅樣,就知我們是三尖八角的人,正經唔到,所以就用了一種清新且玩味強一點的風格。」

令文青變得再文青一點

貼地的手法,某程度也跟他們的招牌金句有關︰「嚴打學棍,杜絕文青」。

為甚麼如此討厭學棍與文青?

「我們是不是很討厭文青呢?其實不是,你看我們也幾文青啊!」又真係幾文青嘅,咁點解要杜絕文青?他們說,要把偽文青變成真文青,下?點變啊?

「其實很多年輕人也對於哲學問題有興趣,又會聽過一些哲學家的名字,例如最出名的尼采,講上帝已死,好似好型喎,但講完出來,又不是真正了解,最後可能只會變成一種名牌崇拜,或者只有外表是文青,咁就唔係咁好囉。

「我們希望提供一道大門,令他們能夠進入這個好像拒人於千里的世界,令文青可以變成真文青。」

嚴打學棍呢?學棍兩個字,聽起來像是很嚴重的指控。

這群哲學生說,是為了警剔自己。「很多時候我們都會犯上這些錯誤,就是拋出很多術語,例如上帝已死、永劫回歸等,不解釋內裡的含義,說出來好像好有型,但讀者其實睇唔明。我們覺得,很多哲學的討論回到最基本應該是能夠講得清楚明白。」如是,才能夠吻合推廣和普及哲學的目標。

哲學是中間的那些風景

phi3

哲學是怎樣的一回事,大抵每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對於這些男生來說,哲學也意味着這些︰

「對我來說是純粹追求知識。」

「哲學是理解這個世界和自己的學問。」

「哲學是一個自我理解的過程。」

「一個求知的過程。」

「我覺得哲學是一個旅程,當你有一個疑問想解答時,在過程中也許你會認識到愈來愈多的理論,也會發現到愈來愈多的新問題,當找不到答案時,是否就代表無用呢?我覺得不是,尋找答案的過程會為你帶來知性上的享受,而哲學有時候正正就是你在中間看見的那些風景。」

透過不斷發問和追問,問到最根本之處,也許哲學從來就沒有提供過答案,而是一個問問題的過程,就如不斷與人對話的蘇格拉底,曾說過他只知道一件事︰「我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phi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