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Living in truth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Between Truth and Reality

後記:Living in truth

27.12.2019
Siu Ding
圖片:Siu Ding《Sculpting in Time 雕刻時間》
圖片:Siu Ding《Sculpting in Time 雕刻時間》

訪問了三位受訪者後,我想起了很多堅持求真的人,例如在抗爭現場中冒着受傷危險採訪或實際受了傷的前線記者、認真爭辯催淚彈化學毒性的學者、受過酷刑仍勇於公開真實見聞的前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七一晚上於立法會直面自己moment of truth的高材生、想為這幾個月來眾多疑團還原真相的大眾,還有那些拒絕信服有權者謊言大話的普通人。

想感謝所有以不同方式求真的人。因為他們身處在這指鹿為馬、賞惡罰善的惡劣世道,依然願意相信「真」的價值,並以行動活出追求真實的人生。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可說是理想主義者。而我也是個相信「真」的力量的理想主義者。在虛假瞞騙當道的社會裏,人只會互相猜忌,無法團結,最終過着互不相干的生活,日復日與人作無意義的交流。但通過真誠的溝通,人和人可以互相理解,分享經驗和感受,繼而連結在一起,攜手改變未來。

我這種理想主義,也許深受捷克前總統、作家哈維爾(Václav Havel)所影響。1978年,那年捷克尚未與斯洛伐克解體,同受共產政權高壓統治,當時身為異見作家的哈維爾,寫了一生中最著名文章《無權勢者的力量》。他在文中寫到,「後極權主義」國家的體制,要求人們必須活在謊言中,因為當謊言滲透社會的日常生活,每個人對謊言的屈從,即是默許了體制繼續運作,就如透過掛起「全世界工人階級,團結起來!」標語,展示自己的忠誠的蔬菜店店主,也是無意識地協力支撐體制。所以,哈維爾提出,「如果生活在謊言中是體制的重要支柱,那生活在真實中(Living in truth)就自然成為其威脅」。若每個人都抱有求真精神,過光明磊落的生活,主動打破謊言,那麼後極權體制就能從根本地被消解。

當然,哈維爾可能太過理想,而且專制也絕不會對危害到其存在的威脅置之不理,求真的活着或要付出相當代價。但歷史終歸是由每人的個人行為推動發展,若我們真的追求更真實、自由和有尊嚴的未來,那麼此時此刻的人生價值選擇,就顯得無比重要。「真」的最大敵人並非弄虛作假的騙子,而是對「真」漠不關心的人;人們放棄求真一刻,就是「真」的死亡。

Siu Ding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Between Truth and Reality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png-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