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Comfort Food】白只訪問咖啡師
熱門文章

【他們的Comfort Food】白只訪問咖啡師

2320

白只:怎樣接觸咖啡的呢?是一直有興趣嗎?或是開店後才試?

Ivy:我以前讀advertising,對design有興趣,但讀得很辛苦很忙碌。那時要兼職又要讀書,常常要找地方做功課。大圍是上學的中轉站,當時想,如果這裏有個地方hea下就好了。可惜沒有。

因為自己要到處工作,覺得要提神都會飲咖啡。飲多了會發現有些好飲一點,會好奇是因為咖啡豆呢?還是分量呢?開始捉住咖啡師去問。然後開始想做一個barista,報讀了夜晚的咖啡班,但發現只是書本上的知識。

後來有朋友在屯門開了一家咖啡店,開始向他學習更多,在那裏兼職。讀到year 3時就覺得要取捨,因為完全沒時間休息,最後只會兩頭不到岸,我想自己畢業後也未必做廣告,所以決定做咖啡師,便沒有完成學位。

白只:厲害啊。

Ivy:本來應該是上年畢業的。

白只:好厲害啊真的,那你是九十後了?幾歲?

Ivy:二十三歲。

白只:那有無時間想放棄的?好似放假還要回來應酬這個肥仔啊……

Ivy:不會的,我們又不是想賺大錢。沒想放假不放假,成間舖在腦裏面。但香港現在難在一定要咖啡搭多樣食物。會有客問:沒意粉嗎?要有飯有麵才stay,咖啡文化在香港仍未普及。但我們又不想做到似餐廳。

白只:對的,最chill就是這樣。大圍這個地點是怎樣想到的?好有chill的感覺,落地玻璃很棒。

Ivy:因為想環境安靜和清幽舒服一點,所以不想開在大街,比較嘈雜和人來人往,準備開和剛開店的時候困難比較多,會接到投訴,客人多了之後就多了街坊認同和支持。

白只:你們怎樣想到Dirty?

Ivy:這其實起源自日本的咖啡店,用冰凍牛奶做底,有咖啡和牛奶的層次,一開始會嘗到濃郁咖啡味,有expresso的甘香,之後就是鮮奶,同時有溫度上熱到冷的轉變,是兩種層次。

白只:你們除了Dirty,會否想創作自己的口味?做杯Clean?

Ivy:我們有個咖啡是不落奶,但落honey和soda的,有點似黑啤,現在是給熟客試的階段。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6/absd-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