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卜力積極不干預的「獨有」市場學 社長難忘高畑勳的造詣 難言宮崎駿退休之作
熱門文章

吉卜力積極不干預的「獨有」市場學 社長難忘高畑勳的造詣 難言宮崎駿退休之作

戰場上,或許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慨嘆;在動畫世界兩大奇才高畑勳、宮崎駿,互補短長,成就了吉卜力廿多年的盛世。

吉卜力尊重創作的模式,製作出膾炙人口的作品,沉澱廿載的《千與千尋》和《龍貓》,現今更紅遍中國,風靡年輕一代,連會長星野康二也坦言吉卜力的魅力超出預期,作品跨世代的力量是「不可思議」。

社長星野康二承諾吉卜力一定不會成為另一個迪士尼。
社長星野康二承諾吉卜力一定不會成為另一個迪士尼。

高畑勳去年離世,宮崎駿欲言又止,宣布復出創作最後一部作品,吉卜力迷擔心後繼無人。吉卜力近年在海外如此受歡迎,創作方針會否改變,以迎合海外市場?《明周》專訪吉卜力會長星野康二,探究吉卜力的魅力和未來去向。

星野康二承諾:「不會干涉創作,只要創作者提出,職員便會全力支持,尊重創作是吉卜力的傳統,不會變。」

讓高畑勳盡情創作

宮崎駿、高畑勳是吉卜力的兩大台柱,二人在吉卜力創辦初期合作無間,《天空之城》、《魔女宅急便》(高畑勳任配樂總監),各有風格,各有擅長。宮崎駿善畫功,故事走科幻風格;高畑勳擅劇本,故事以寫實為主,細膩動人,而且每次在表現上都希望有所突破,連聲演配音配樂也一絲不苟參與其中。

可是,高畑勳的缺點是不守交貨死線,經常改劇本推倒重做,監製鈴木敏夫嘲弄高畑勳「有樹獺的DNA」,高畑勳又曾批評後輩宮崎駿《幽靈公主》的劇本寫得不清不楚。於是,高畑勳和宮崎駿二人「是敵,是友?」經常成為日本媒體的話題。2007年入職的星野康二未能見證二人共事的光陰,但他向香港觀眾肯定一件事:「二人是互相尊重的。」高畑勳去年離世,吉卜力全體員工哀悼,有傳宮崎駿數天足不出門,悲慟得不能言語。

(中)宮崎駿與(右)高畑勳相識於微時,在電視年代共事時曾作出不少嘗試,亦曾參與工運,共同進退。
(中)宮崎駿與(右)高畑勳相識於微時,在電視年代共事時曾作出不少嘗試,亦曾參與工運,共同進退。

為何外界傳高畑勳和宮崎駿不和?星野康解釋,一切源於1988年監製鈴木敏夫的宣傳「奇招」。鈴木計劃將高畑勳的作品《再見螢火蟲》和宮崎駿《龍貓》同時排期上映,同期上映不怕分薄票房,鈴木認為這更能「凸顯這二人的創作風格」。星野康二也認為吉卜力將二人打造成競爭對手,「在市場上是一件好事,吉卜力不是宮崎駿工作室呀」。

1988年上映《再見螢火蟲》和《龍貓》,鈴木敏夫還安排記者會,二人故意針鋒相對,自此就有了「高畑勳組」和「宮崎駿組」。鈴木敏夫的奇招,的確將科幻派宮崎駿和寫實派高畑勳更突出,只是高畑勳製作需時,《隔壁的山田君》(1999)與《輝耀姬物語》(2013)在日本獲得很高評價。縱使2013年鈴木敏夫再安排了兩組的作品《風起了》和《輝耀姬物語》同期上映,高畑勳還是趕不及期限,未能配合鈴木敏夫的宣傳計劃。

展覽內還一封模仿「父親」的信。信中以《龍貓》中的其中角色「メイ蟹」一直渴望家中四處都是橡子,如果家中的庭院變了森林便好了。「メイ蟹」每日都期望橡子發芽,可是每天都不長出來,好像在報復一樣。
展覽內還一封模仿「父親」的信。信中以《龍貓》中的其中角色「メイ蟹」一直渴望家中四處都是橡子,如果家中的庭院變了森林便好了。「メイ蟹」每日都期望橡子發芽,可是每天都不長出來,好像在報復一樣。

星野康二說,吉卜力兩組人是互相尊重,

沒有責備。「對於高畑勳先生來說,”deadline”不是最重要的,『最好』才是最重要,高畑勳每次追求『唯美』和挑戰新的東西,這是不會改變的性格。」可是,星野康二不諱言,上映日期一再延期,對於公司是「很糟的事」,但看到每一次高畑勳都能創作出很好的作品,他認為是值得的。

星野康二作為社長,真的沒有給創作者有任何怨言,特別是高畑勳經常遲交的惡習?星野康二笑言:「那面對兩位大師,如何跟他們溝通,星野康二笑言面對二人,說得最多是:『只要想做,どうぞ(請做吧)。』」

跟迪士尼相異的東西

吉卜力在八十年代開始,唯一可分析的市場路線,就是將宮崎駿和高畑勳拆成兩隊,宮崎駿創作以虛幻為主;高畑勳以寫實為主。吉卜力的題材跳躍,每次不按牌出貨,有時走少女路線,像《夢幻街少女》、《歲月的童話》,突然轉向童話題材的《崖上的波兒》。外界誤以為宮崎駿對市場有所計算,星野康二認為宮崎駿不以市場主導,「宮崎駿作品和令人有深刻印象的角色較多,觀眾對宮崎駿的作品有期待,這不代表宮崎駿為了商業,最初宮崎駿想創作《風起了》,個人觀感都認為這是高畑勳的寫實風格。其實宮崎駿和高畑勳,每次想法都不同的。」

展覽中有宮崎駿1989年《魔女宅急便》的作品,一反《天空之城》的風格。
展覽中有宮崎駿1989年《魔女宅急便》的作品,一反《天空之城》的風格。

吉卜力的作品擴散到中國的巨大市場,在日本擴建吉卜力公園,令人想像到吉卜力會否成為亞洲版迪士尼,星野康二大派定心丸。「畢竟迪士尼的規模是龐大的,吉卜力相對是細規模,不是說哪個好,哪個不好。大公司一切是以利益先行,迪士尼是有了故事設定,然後是導演才埋位了。吉卜力一定以導演為先,創作最好的作品為宗旨。」

宮崎駿說退休不是宣傳

社長星野康二透露,吉卜力工作室在這兩年有不少改變,包括2022年落成的吉卜力公園,還有宮崎駿突然宣布完成多一齣作品才退休,這些都是吉卜力的新挑戰。

「宮崎駿說退休也不是第一次,《風起了》完成後,2016年宮崎駿宣布退休,監製鈴木敏夫都說:『真的退休?』鈴木對此也感到懷疑;之後宮崎駿又改變想法,跟鈴木說:「想做多一齣,怎麼了?」我們不能說什麼,畢竟也七十八歲了,不知會否完成?」星野康二對於宮崎駿的退休作品,仍然充滿期待,因為這可能是宮崎駿最後想像大爆發。

星野康二笑言:「宮崎駿的退休宣言一定不是為了宣傳,哈哈……」星野先生解釋,吉卜力已有年輕的導演,陸續計劃新作品,宮崎駿突然想創作最後一齣作品,吉卜力員工上下也全力支持,「他拍到一齣,便一齣,兩齣我都支持。」無論吉卜力公園的建成,還是培育新晉導演,星野康二向記者保證,吉卜力不會走迪士尼的路線,仍然以「我們以導演、創作為先,不會改變。」

吉卜力獨有市場學

這兩年在中國掀起一場遲來吉卜力風潮,去年12月中國對吉卜力解禁上映三十年前宮崎駿的作品《龍貓》,上映三日錄得1.5億人民幣票房,以中國海報大師黃海設計《龍貓》 ,再傳到日本,連日本網民都讚嘆「俯瞰看小月與小梅在芒草叢中疾走,太美了吧!」結果,這股《龍貓》風潮竟又傳回日本,令吉卜力的作品全球如風的盛行。

今年6月上映廿一年前的作品《千與千尋》,內地首日開畫票房收5581萬人民幣,比美國的《Toy Story 4》多兩倍。吉卜力的作品在神州像化腐劑,完全沒有經過時代的洗禮,歷久不衰,而且在中國動畫界獨領風騷,不知社長在海外市場作出特別的策略?

細聽星野康二對於海外市場的看法,似乎吉卜力沒有太大的計算。「三十年前宮崎駿和高畑勳的創作時期,在海外市場是完全沒有想法,只想國內的觀眾。現在為何在海外深受歡迎,對我來說,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星野康二一臉疑惑說。

星野康二認為,在這十年間來日本的海外旅客多了,十年前全年來日本的中國旅客只有廿多萬,現今升至八百萬,這增加了他們對日本動畫的好奇心,配合互聯絡的發展,海外對對於吉卜力的認知不斷上升。

《千與千尋》6月在內地上映大收,不知湯婆婆這角色會否在內地走紅。
《千與千尋》6月在內地上映大收,不知湯婆婆這角色會否在內地走紅。

「五十歲以上的日本人對於宮崎駿、高畑勳的認識可能是《飄零燕》,四十歲可能是《龍貓》、《再見螢火蟲》。今日互聯網信息全球通行,年輕人對吉卜力作品的認識是跨時代的,難以預計。」星野康二沉思數秒,「如果你說今日年輕人看吉卜力仍是一件很潮的事,我在想,吉卜力講世人生存的事,說世情是可以超越時代的。」

吉卜力的魅力和市場學,原來就是講世人談世事,無世代之分。

對於宮崎駿的新作,星野康二守口如瓶,連是否由久石讓擔任音樂總監也不能說。香港吉卜力迷要等吉卜力公園和宮崎駿的作品還要等到2022年,「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率先在香港九龍灣舉行,吉卜力迷可以在展覽中溫故知新,重組宮崎駿和高畑勳的動畫世界。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日期:即日至11月3日

時間:上午11至下午10時

地點:九龍灣常悅道18號Portal 6311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bkb.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9/08/d190801hoi-8-e156715121044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