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聖雄的影像紀錄 台灣城市中的電動旗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一瞬間²

鐘聖雄的影像紀錄 台灣城市中的電動旗手

09.12.2019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圍籬架起,畫起一塊工地,那化外之地就與危險未知便劃上等號,人車都得繞過避走。在台灣,每個塵土飛揚的工地都有一個工程人偶,佇立於路上指揮交通,或像神靈一樣庇佑安寧,而它們本來是法規下列明的標準配置:電動旗手。

這些電動旗手,整天日曬雨淋飽歷風霜, 也長時間與不同工程師傅相處,都打磨出獨特的面容,不知有沒有人注視得到?長期關注人權、環境、社會百態,並曾獲卓越新聞獎新聞攝影獎的記者鐘聖雄,過去八年便用他記者的尖銳與偏執,把電動旗手的情緒全部記錄下來,一堆本只是電動馬達機具變得幾可亂真,像是人。

「第一張照片拍攝於2011年6月9日,地點是金門。打從那天留意到它們的迷人身影後, 這麼多年來我持續追逐、記錄它們的身影。我 一直都對賽伯格、人工智慧、人的存在之類的探討、研究非常着迷。簡單說,就是透過『非人』,來省思到底『什麼是人』。放回攝影的話,就是看似在拍物,但我心中始終清楚,自 己是在拍人。」

某天,他在彰化竹塘鄉遇見多啦多,「臉長得非常俊,那個眼神夠深邃眼睫毛也很漂亮。」另一天,他在新北市中和區與一位無名氏打照面,「仔細看發現它的身體接合處很特別,很多部件的鏽蝕和磨損,特別有魅力,就 像歲月也會在人類身上留下痕迹一樣。」

或某個滂沱大雨的日子,他在台北市新店區為了拍攝尊尼特普的「同事」,便一腳踩進爛泥巴裏。「那同事就叫它方基墨好了,反正我不喜歡它。」

在台北市大同區,他還碰見一個用真人照片製造的女旗手,他震撼了一下,「問了工人,他們不曉得照片上這張人臉的主人是誰, 也沒有幫它取名字。這個新版『假人』的好處,據說是因為在腰處可以側向折疊,好收納也好搬移。」

鐘聖雄說,浦澤直樹的漫畫系列《冥王》 (描繪人類和機械人共同生活的時代)對他有深遠的影響,「在拍攝過程中,希望從人類被勞動異化,隨後創造出機器人,把『真人』從異化中解放出來,結果卻也讓工具被『異化』成人,重新在身上顯露出人性來。」

他的作品正在台灣工家美術館開幕首展 《荒島工神》展出,展覽命題的「荒島」和 「工神」兩個概念,將鐘聖雄作品的「物」、 「人」的雙層格局,擴大到「神」的層次。例如擋在車流前保護工程師傅的電動旗手,會不 會像早期媽祖一樣的角色,為了掃除不祥而設出一個安全的結界?

「我的想法是,神也是人造物,它是我們賦予意義的載體,成熟後又回過頭來賦予人類追尋生命的意義。愈想,就覺得這題目有更多的可能性。」

PROFILE

鐘聖雄,出生在台中成長於高雄的彰 化人。小時候經常在工地獨自玩沙, 最深刻的童年印象除了老爸不停在和 很多人吵架和打架之外,就是他帶着他去看色情電影、牛肉場,還有許多 在工寮裏發生的事。彰化高中、輔大英文系、台大新聞所畢業,開始工作後很常被警察說是假記者。

自認對攝影沒有太多狂熱,很多時候就是拿相機當搜證工具,幾年下來竟然出了書開過攝影展,因此偶爾會被稱為攝影師。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被稱為記者就行了。其他幹過的怪 事,網絡上搜搜就有,知不知道都沒差,最奇怪的是,不管名字有沒有被打對,找到的都還是我。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img-5345-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