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米】雲門舞集池上與稻浪共舞 向土地和農民致敬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農業

【台灣米】雲門舞集池上與稻浪共舞 向土地和農民致敬

稻田,本是農人揮汗彎腰的勞動場所, 近年卻化身為藝術舞台,吸引都市人重新認識農鄉的美好,也令農人有機會接近藝術。

「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是近年慶祝豐收的新創意。

背景是中央山脈,燈光是自然陽光,秋收季節,雲門舞集以稻田為舞台,在「稻米之鄉」池上鄉演出,引起轟動。

池上,這被山水和雲環繞的小鎮,時間緩慢。我們抵達時正是二期稻作的秋收之際,空氣中飄滿稻子初割的草鮮馨香,金黃的稻浪隨風起伏,結穗粒粒飽滿,謙卑地彎腰,稻田最美的時刻盡收眼底。

在池上天堂路稻田區,農友讓出一方地,舞台就架設在已收割的稻田裏,幾千人屏息凝視,等候田地間一場藝術盛宴。

舞者跺步而出,足響恍若喚醒大地,肢體力道振奮人心。

橫亙連綿的遠山作背景,金黃稻浪環抱,舞者舞姿宛如隨風搖曳,旋轉跳躍,身影交替,時而剛強,時而柔媚,男女交纏演繹「花粉」……像一闋田園詩。

林懷民自稱有「稻米情結」。七十年代的《薪傳》徒手「插秧」。九十年代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場。雲門四十歲,又回到稻田。
林懷民自稱有「稻米情結」。七十年代的《薪傳》徒手「插秧」。九十年代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場。雲門四十歲,又回到稻田。

雲門舞集四十周年,藝術總監林懷民向「生養舞團的台灣大地致敬」,選擇在池上鄉的稻田發表最新舞作《稻禾》。這是雲門第一次在稻田裏與稻浪共舞,林懷民的深深鞠躬,與飽滿的稻穗一樣謙卑。

「來到這片土地,看着這些壯闊的山,秀美的田,我放下一切。」林懷民對記者說,他們用兩年時間來記錄同一塊田的變幻,攝錄稻米的一生,「我們的創作不是要講耕種的故事,農友已經把土地的故事講得非常好。我們從池上的泥土、風、花粉、日光、穀實這些大自然元素,以及稻米的生命輪迴獲得靈感。我們要向台灣的土地和農民致敬。」

稻浪翻飛,藝術在農民熟悉的場景中呈現,藝術令城鄉沒有隔閡。
稻浪翻飛,藝術在農民熟悉的場景中呈現,藝術令城鄉沒有隔閡。

天堂路上的金城武

11月1日下午的綵排場,首先招待池上當地鄉親。那天艷陽高照,無處躲藏,但池上鄉親的興致更高,扶老攜幼而來。九十歲的何大姐穿著藍底白花連衣裙,黑色皮鞋,一頭銀髮在陽光下發亮。池上的鄉親,阿公阿嫲們,撐着傘,戴着帽,甚至將衣服包頭上,汗流浹背卻又眉開眼笑。「很熱很熱,但是很歡喜有演出看。」觀眾席曬得發燙,但演出時,小朋友都看呆了,鴉雀無聲。

雲門舞集來到池上,池上鄉親視為盛事, 攜老扶幼,座無虛席。
雲門舞集來到池上,池上鄉親視為盛事, 攜老扶幼,座無虛席。

林懷民選了這塊素淨的田,遠處山脈連綿起伏,沒有一根電線杆映入眼簾。這田的主人是池上稻米達人葉雲忠。他的家,書法作品像晾衣服一樣地吊滿幾條鐵絲。「事實上,很多池上農友都寫字,是耕讀人家。」 林懷民說他看到了台灣農村的新發展。

曾有電力公司想在田裏架設電線杆,村長率村民抗爭,讓電線走地下,造就了浩瀚無瑕的稻海。「農民除了要工作方便,還要求美!」林懷民不僅欣賞池上「有什麼」,更是池上「拒絕了什麼」。伯朗大道之所以能有這麼寬闊的視野,乃在於沒有電線杆,這是民眾自覺的選擇。

erc131101yimin-122

拜航空公司廣告之賜,金城武取景的地方瞬間爆紅,今年夏天慕名而來的遊客絡繹不絕來「打卡」。金城武騎單車的「天堂路」被遊客改名為「金城武路」,金城武在樹下喝茶的那棵茄冬樹,被稱為「金城武的那棵樹」。

假日有遊覽車在伯朗大道附近排隊,聽當地農民說,有人想砍掉那棵樹,因為太多人擋路,遊客將垃圾扔到田裏,路過的農民大聲說:「田裏不長垃圾的!」聽說有外地人盤算想來擺攤賣小食,才一蠢動,馬上被當地居民制止了。

金城武拍過廣告的大樹,成為遊人的「朝聖」熱點。
金城武拍過廣告的大樹,成為遊人的「朝聖」熱點。

舞蹈與自然交融

演出結束時,民宿老闆娘潘姐(潘金玉)依依不捨地用相機拍下稻田風光。她每天生活在這樣的景致旁邊,卻仍對此百看不厭。她在池上經營咖啡館十九年,教農民喝咖啡。雲門來演出,她特意讓所有員工放假半天來看演出。

潘姐十九年前在池上開了第一家咖啡館,招待 過三任台灣領導人。她有一副熱心腸,義務將小米農的好米推介給客人。
潘姐十九年前在池上開了第一家咖啡館,招待過三任台灣領導人。她有一副熱心腸,義務將小米農的好米推介給客人。

「平日觀光團的麥克風一直播放,就會破壞這裏的寧靜。太多人,太多車,給農民帶來不便。也有大財團要來投資了……都市人來到這裏尋找寧靜,卻讓這裏變得不寧靜。都市人要的是鄉村的感覺,卻讓這裏變成都市嗎?」她很希望當地人保留土地,不要買賣,守住這個好地方。她開的民宿旁,三棟緊貼的樓房拔地而起。這個勢頭,令她有點擔憂。

「好人不會寂寞,好地方也不會寂寞。其實這裏不缺什麼了。這可能是池上人『知足常樂』與『有利可圖』之間的最大考驗!」

雲門舞集四十周年,創作了一齣名為《稻禾》的現代舞蹈,從池上的泥土、日光、風和水,以及稻米的生命輪迴汲取靈感。遼闊壯麗的稻田山色盡收眼底,雲門還演出了《水月》和《渡海》選粹。
雲門舞集四十周年,創作了一齣名為《稻禾》的現代舞蹈,從池上的泥土、日光、風和水,以及稻米的生命輪迴汲取靈感。遼闊壯麗的稻田山色盡收眼底,雲門還演出了《水月》和《渡海》選粹。

農夫看天種田,藝術也要配合大自然的表演。三天內歷經艷陽高照、滂沱大雨及雨過天青。

綵排當天烈日當空,舞台地板被曬得炙熱,舞者燙傷腳底起疱。

第二天又來了一場滂沱大雨。因擔心舞者滑倒受傷,林懷民一度決定取消演出,但舞者堅持要跳:「觀眾都來了,要演給他們看。」最終取消了《稻禾》與《渡海》的演出,改演舞作《水月》與《流浪者之歌》精華片段。舞者說,雨水化作身體的一部分,舞蹈與自然真正水乳交融。

erc131101yimin-109

2,000多人穿著雨衣看演出,臨時更改戲碼,但民眾沒人抱怨。有池上居民說,在稻田看雲門跳舞,感覺像作夢。聽說那天一位九十七歲高齡的池上老伯為了看生平第一場表演,冒着大雨盛裝出席。他從住家走了兩個小時,才到達伯朗大道的表演區。

第三天,山巒翠綠間,環繞雲瀑。許多人熱淚盈眶。

erc131101yimin-82
erc131101yimin-106

春夏秋冬, 四季藝術

「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由台灣好基金會主辦,今年已是連續第五年舉行。企劃總監李雅伶說,將藝術帶到田間,是希望文化在鄉鎮深耘,人們不是吃完便當就離開了。五年來推出傳統農家作息的「四季活動」包括:「春耕野餐節」邀請人們到大坡池畔的草地上邊吃米食點心,邊欣賞樂團演奏。「夏耘米之饗宴」則結合池上媽媽們的手藝,和五星級飯店主廚的創意來「辦桌」。「秋收音樂會」以一望無際的黃金稻田為舞台,邀請鋼琴家陳冠宇彈奏。去年「優人神鼓」的演出,更創下參與活動的人數紀錄──3,000人。「池上冬藏」則以講座和藝術家駐鄉為主,自然生態作家劉克襄、知名作家舒國治、音樂人雷光夏等都曾駐鄉。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農業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2-2020041508590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