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偉文
熱門文章
黃偉文
BUY ME A LITTLE SUNDAY
ADVERTISEMENT

黃偉文專欄:只有兩件Yohji Yamamoto恤衫的R先生

23.04.2017
今季這幾件1988花卉圖案恤衫,非買不可的原因除了①是當年願望清單上的高位置;②照片在Google上都搜尋不到地罕有之外,還有個更私人的理由,這件衫當年一個其實完全不相熟但唔覺意影響了我不少的R先生穿過。
Yohji Yamamoto, Paris, 1991.
Yohji Yamamoto, Paris, 1991.
今季這幾件1988花卉圖案恤衫,非買不可的原因除了①是當年願望清單上的高位置;②照片在Google上都搜尋不到地罕有之外,還有個更私人的理由,這件衫當年一個其實完全不相熟但唔覺意影響了我不少的R先生穿過。
今季這幾件1988花卉圖案恤衫,非買不可的原因除了①是當年願望清單上的高位置;②照片在Google上都搜尋不到地罕有之外,還有個更私人的理由,這件衫當年一個其實完全不相熟但唔覺意影響了我不少的R先生穿過。

故事發生在29年前的香港。

但開場卻在2017年的東京。

記得我在這兒介紹過的山本耀司特別企劃Replica系列嗎?名字基本說明一切,就是Yohji老先生近年愛玩的小遊戲──不定期地復刻自己覺得經典的設計,以「限量版」的形式滲在「正規」的男裝系列中,而且還搞當店限定,即是re-make了91年某個款五十件但只在大阪Hankyu的Yohji Counter有售,又或者89年一個設計重做了十六件在東京銀座松屋百貨……作為粉絲,除了虔誠,還得有緣。

但由於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復刻哪一款多少件在何處發售,倒也不失為一個有趣的大追捕遊戲。

然後重點是,他最新的re-edition是1988年夏天某幾件我當年很想要但一名只得十九歲的窮二代絕對不可能負擔得起的花卉圖案恤衫。

東京2017

1988-1991那幾年一定也是Yohji大師心裏面的黃金歲月吧,不然為什麼有超過三十年的龐大Archive可以選擇,他卻總是不斷復刻這三幾年的作品?

是的,剛好那幾年也是我對名牌時裝的開竅期,卻苦無和品味成正比的家底,但畢竟年輕,「無得食」但「有得睇」仍然是快樂的,驀然回首,至少感恩不用什麼都翻牆連知的權利都不完整啊!

好吧,所以後來老了賺到點錢之後,我一直在搜購那個年代心愛而買不起的古董,比如Kansai Yamamoto、Dirk Bikkemberg、Thierry Mugler,當然還有八九十年代或以前的舊Yohji !(初戀啊!我要初戀啊!)

由於不是主流審美觀的大品牌,所以真的好難找,即使出動了那幾家專刮名牌Vintage Clothings的專家,比如”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The Way We Wore”、”Decades”還不易有收獲,幸好山本耀司本人念舊,自從有了這Replica系列之後,我的少年夢至少補回多幾塊砌圖碎片。(誰還介意那個「初戀」其實是否「真迹」?)

回到今季這幾件1988花卉圖案恤衫,非買不可的原因除了①是當年願望清單上的高位置;②照片在Google上都搜尋不到地罕有之外,還有個更私人的理由,這件衫當年一個其實完全不相熟但唔覺意影響了我不少的R先生穿過。

我買這件復刻版時把故事告訴了一同旅行的人,他叫我一定把這小故事寫出來。

香港1988

那年還未拿成人身份證的我,「正職」是個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學生,「兼職」則是進念二十面體的團員,若果根據兩者佔用的時間分配,其實倒轉也說得通。總之因為進念的演出頻繁,所以那幾年好像時時都在排戲排戲排戲……至於共演者也是「品流複雜」,除了大家都熟悉的黃耀明、歐陽應霽、郭啟華、何秀萍之外,基本上進念的大門算是為所有志同道合者而開的。

那時有另一位叫R的演員,他在進念活躍的日子才有一年多一點吧,所以也沒有人和他真的很熟,只知他大概是二十後半的年紀,從事類似推銷員的工作(不知是保險還是什麼),沒有不禮貌不啋人,但平常卻不和大家混在一起,只在排戲時出現一下,而且幾乎每次遲到,沒有人知是因為真忙還是這是他make entrance引人注目的方式,反正以他快六呎而且壯得有點微胖的身軀,遲到一分鐘入場都非常顯眼。

還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原因,就是R每次出場都特別身光頸靚,頭髮總是妥貼地gel過的,而且那件我只在雜誌廣告上一見鍾情的Yohji floral print真絲恤衫,現實世界中唯一見過真實版就是他穿來rehearsal的(問他為什麼着咁靚來排戲,只回答剛收工沒時間回家換衫)。

初時大家都以為R家裏很有錢,但兩三次Rehearsal之後,眾人便留意到R雖然買了穿了當時最貴又最威的那兩件Yohji同系列招牌款,但原來他就是只擁有這兩件,每天就是ABABABABABAB交替地穿完一整個夏天。

後來炎夏更炎,而且排戲也真是令人在冷氣房間也汗如雨下的體力勞動,所以終於有日R也抵不住天氣,要把那美美的Yohji恤衫脫下──第一次脫下之後,大家都十分驚訝而不好意思形於色,因為我們看到穿在下面的白底衫是有點黃穿了好多個大洞的!絕對不是styling!因為那時還未流行worn & torn,那些窿窿真是穿爛了但不捨得花錢買新而出現的。

據推測,R就是那種每季只有一小筆「服裝費」,而每次都把它們「孤注一擲」地買兩件最貴又最靚的衣服,但堅持天天穿不換衫的人吧。

現在再說這個故事,當然不是想取笑這位有如「阿飛正傳」中那個梁朝偉的R先生,事實上,是想大力歌頌他。對一件美麗衣服的最大尊敬,就是常常穿它吧!是的,我懷念那個年代,那個不只是公眾人物把同一件衣服著兩次就會被人刻薄,連「普通人」「老百姓」把一件衫重複穿人都有懶好笑懶mean朋友會話「乜你好鍾意呢件衫咩?」的年代,一個浪費和忘恩是「老奉」珍惜反而會被取笑的年代。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MPW2528_B066-067_002_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