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採訪面臨愈來愈大危險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記者採訪面臨愈來愈大危險

7611
_26w3180

疑被警方橡膠子彈射中右眼的印尼女記者Veby Indah,她的代表律師於昨晚(2日)表示,Veby的傷勢經由醫生診斷後,證實右眼將永久失明,她的瞳孔因外力衝擊破裂,而永久損傷的程度則有待進行手術後才能評估。

消息傳來時,記者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整夜在滑動手機,不斷追看新聞、看短片。關注Vedy的傷勢以外,亦在留意連日來數百人被捕與受傷的情況‥‥‥  現今香港,如火燒後欄燃起無數火頭一樣,「大是大非」的事情多得叫人十分難過。

而印尼記者傷眼一事,對傳媒工作者來說,或許代表多一個訊息:從警方於示威現場的處理手法中可見,記者的採訪自由已受打壓至威脅到人身安全受的程度。

事實上,連月來反修例運動中,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多次抗議警方在行動中無理驅趕記者、辱罵記者以至濫用武力阻礙記者採訪,警方則多次作出否認,或以難以分辨記者的說法作回應:

6月12日,金鐘清場的翌日,多名記者戴頭盔、穿反光衣、眼罩等保護裝備出席警方記者會,抗議遭暴力對待,警務處長盧偉聰表示﹕「我對記者最客氣最有禮貌。」

9月3日 ,警方指在示威現場難以分辨記者及示威者,呼籲記者不要站在警員與示威者中間,並質疑有人假冒記者,阻礙警方行動,為暴力示威者作掩飾。

9月7日,旺角示威現場有速龍小隊向記者施放胡椒噴劑,警方表示現場除記者外,有示威者在記者的後方,使用胡椒噴劑是為了製造警員與在場人士(不止記者)的安全距離。

9月12日,記協主席楊健興指,警方多次指控記者阻礙執行職務、零距離貼近警方防線甚至意圖「搶犯」,以及有假記者混入記者群作不法行為等。警方表示不會也無意抹黑記者,會全力協助記者正常採訪,而在示威等混亂場合中,警方與記者不應處於敵對關係。

然而,一隻永久失明的眼睛,似乎推翻警方一直以來的說詞。

Vedy受傷的翌日,她的代表律師發出新聞稿,內容交代Vedy的傷勢、第三方證據確定警方發射的是橡膠子彈外,更詳述Vedy當時履行採訪工作的記者身份:「她身穿印有Press標記的反光背心和頭盔,並掛有記者證,她與其他記者站在行人天橋的樓梯頂部,並沒有和示威者站在一起,警員卻在大約12米的距離朝向記者開槍」「在場一眾記者身份能清楚識別,他們亦無對警方構成威脅。」

Vedy將向警方提出起訴;記協今日(3日)亦就警方未能按憲法及通例的要求配合傳媒採訪,甚至向記者使用過度武力入稟法院,申請司法覆核。

而在Verdy被槍擊受傷的當日和前一天(9月28及29日),警方共發射332發催淚彈、306發橡膠彈、95發布袋彈及79發海棉彈;而剛在十一國慶,警方在一天之內發射破紀錄的1407枚催淚彈以外,更發射約900發橡膠子彈、190發布袋彈、230發海綿彈和6發實彈。其中一發實彈打中一名中五學生胸部,中彈者一度危殆,事件成為國際傳媒包括BBC和CNN的頭條新聞。

這陣子,香港各區子彈橫飛,不止是前線記者儼然身處戰地,社工陳虹秀亦表示,她已有被擦槍走火的子彈打死的心理準備;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則說:「現在監獄可能最安全。」

19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26w318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