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612微塵

藝術家自製「反送中」遊行道具 諷刺政府荒謬邏輯

3893
港鐵標示也是創作靈感
曲奇餅罐變成搖鼓,這示威道具令小朋友更投入。
程展緯作品,他說寓意是「林鄭以為全世界都圍住她而轉」。
關心修改《逃犯條例》的藝術家背景不同,都同樣擔心日後創作及言論自由受威脅。
這個活動裝置飛蛾造得很有心思,上面寫住「香港常見害蟲」。
王棠善用奶粉罐製作了「反送中」的雷神槌子。
雕塑藝術家劉學成製作了十多隻大小各異的「賣港毒蛾」。

「林鄭話咗唔亂捉,咁的士陳都變蕭叔叔!」
「如果大陸有法治,M記咖啡都送腿蛋治!」
「如果你信大陸法治,Hello Kitty都會話你幼稚!」

一句句啜核的押韻對聯,叫人大大力拍案叫絕。六月九日反對修改《逃犯條例》遊行前個多星期,藝術家程展緯、王棠等藝術家在牛棚藝術村與街坊一起自製「反送中」示威道具與標語,「現在政府說修改法例時,所謂的『因為』和『所以』全無關係。」於是他們套用政府的邏輯,寫出比現實更荒謬的標語。

王棠(左)與程展緯上星期起,在牛棚召集不同藝術家和街坊一起製作有趣示威標語和道具。
王棠(左)與程展緯上星期起,在牛棚召集不同藝術家和街坊一起製作有趣示威標語和道具。

不只被動員 各人有話非說不可

牛棚藝術村的一間工作室內,放滿了各種有趣的示威道具,有紙皮製的巨型飛蛾,頭頂大大隻字寫住「賣港娥」;也有一個可轉動的Disco閃球頂貼了林鄭月娥的人像,象徵「世界圍住她轉」;還有小朋友玩得十分興奮的「雷神之槌」,那是以奶粉罐製作的沙槌,上面寫有「反送中」字樣。

一個多星期前,藝術家程展緯、王棠等藝術家讓公眾進去製作道具與標語。道具物料除了有些紙皮是向紙皮婆婆買,其他顏料、紙張、竹枝、木材等都是以往藝術創作的剩餘物資,還有小朋友不要的玩具。

運用Hello Kitty公仔向小朋友講解示威因由,更易明白。
運用Hello Kitty公仔向小朋友講解示威因由,更易明白。
示威牌前前後後都有不同訊息。
示威牌前前後後都有不同訊息。

印刷Banner標語輕鬆簡單,為何要費勁自製?王棠解釋:「一般標語小朋友不太明白,『徹回惡法』,他們未必明惡法是什麼。程展緯會透過公仔講故事,讓他們理解。」例如Hello Kitty沒有口,象徵「無口齒」。「也有街坊長者來寫字,寫出來的成品非重點,最重要是過程中我們會溝通,邊想標語邊討論看法。政黨可能沒時間慢慢向街坊解釋,藝術家可以把繁雜道理圖像化,令人易理解。而且當人們今日走進藝術村,輕鬆寫反抗標語,反思日後會否失去這種自由表達的空間。」

以戲謔取代大道理,程展緯解釋,因為坊間的反對理據已很充足,「反觀政府在今次事件上,佢講晒所有的『因為』和『所以』,但兩者Match不到的!『如果大陸有法治,M記咖啡都送腿蛋治!』非常無里頭,但第二句永遠無第一句咁荒謬。如果我們相信大陸有法治,怎對得住在大陸正在講真話的人呢?」他認為這樣自製標語,比印刷一式一樣的口號更有溫度,亦希望人們習慣不害怕表達。

充滿幽默感的道具和口號號召力頗大,王棠自言在facebook發帖文後,收到不少朋友短訊,「有朋友懂得西班牙文,指正我們的外語標語逐怎樣寫。」即使不懂畫畫的,也會作些對聯,請他們代畫。示威前一天,他們更在牛棚外把道具派街坊,亦在傍晚舉行放映會,播放六四紀錄片《沒有太陽的日子》,作最後呼籲。

黑板輕巧,是表達意見的工具,而且只要給小朋友粉筆,他們就會自己畫起來。
黑板輕巧,是表達意見的工具,而且只要給小朋友粉筆,他們就會自己畫起來。

政府懶理文化藝術界聲音

除了自製道具,也有藝術家正組織鼓隊、舞獅頭、即興演出等,打算於遊行當日傾巢而出。程展緯與王棠都覺得,這是雨傘運動後少見的眾志成城,多少歸究於政府一直沒回應藝術文化界的訴求。

程展緯回想,文化界是相對地較早發起「反送中」聯署的,他們多次想約見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界別議員馬逢國見面不果,於是在早前香港藝術發展局舉辦的「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當日,他們示威並遞信給林鄭月娥。「林鄭直行直過,找別人收信。遊行、示威有兩個面向,對政府和對公眾,政府根本不理所有人,藝術家還可做什麼?」程展緯說,既然王棠做慣社區藝術,便嘗試與街坊自製道具,激發其他人,「我們不只是被動員,自己也是有心想說話。即使他說不拘捕文化界,也不能這樣算,這是不公義的事,不只是個別界別的事。整個社區好又一齊,唔好又一齊。」程展緯說。

遊行前一日,他們將示威道具派街坊,亦歡迎人們進藝術村一起自製。
遊行前一日,他們將示威道具派街坊,亦歡迎人們進藝術村一起自製。

有街坊認為立法只是懲治犯法者,乖乖地就無事,「但一旦立例,人們就會自我審查,自己所做的事乖不乖,漸漸箝制創作者或一般人的思考。何況他正立一條自己都解釋不了的法例,顛倒是非。」王棠認為,《逃犯條例》涉及每一個界別,做新聞、出版、音樂都相關,「很多藝術家都會入學校教書,所以教育界也要出聲,否則我們入學校好多事都不能做。」以他自己為例,之前在中學教藝術時,都會收到老師暗示,教學時別觸及廣東話、社區重建等話題。

修改《逃犯條例》不是政治議題,而是涉及生活上每個細節。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612微塵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DSC0215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