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回流港人:現實比改圖更荒謬 每一個人都應該表態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委內瑞拉回流港人:現實比改圖更荒謬 每一個人都應該表態

1997
16.09.2019
Tommy Fung
surrealhk_001

「香港的夏天比委內瑞拉還要熱!」三年前回流香港之時,Tommy Fung覺得在香港像是活在超現實之中。「香港人工作時間長,食飯又食得快,所到之處都好多人。」九歲隨家人搬到委內瑞拉生活,就連見到雙層巴士都覺得新奇。

香港表面風光,繁華商業區內都是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反光玻璃閃閃生輝。然而,走入舊區,放眼都是搖搖欲墜的殘舊唐樓,窗戶貼上遮光紙、舊報紙,滿是灰塵污積,黯淡無光。一個城市可以承載如此極端的生活,對Tommy而言也是超現實。

Tommy在委內瑞拉從事攝影工作,回港之後不知該如何入行,自己讀過平面設計,決定從改圖入手,開設 “Surrealhk”FacebookInstagram。「改圖是我表達意見的方法,無論一個人有任何立場,都應該表達意見,但是香港現在太多人不敢表態。」

surrealhk_002

由搞笑自娛到諷刺時弊

反送中運動持續三個月,Tommy一直都用改圖為市民打氣。在催淚煙之中上演盂蘭節大戲,是最近期之作,一圖包攬三個主題: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在民居發放催淚彈波及無辜,以及市民發揮創意,在盂蘭節燒衣表態。

Tommy會在圖說寫下自己的想法,但是讀者如何解讀作品,也是讀者的自由。起初改圖只為過癮,作品主題是搞笑有趣為主。然而,在香港生活兩年之後,Tommy也開始設身處地感受到香港人的生活,作品開始加入社會問題。「起初不明白紅隧為何經常塞車,後來知道是因為另外兩條隧道的定價問題。」

熊貓不再是熊貓

長期掛在香港人口邊的,少不得房屋問題。Tommy第一次使用愈縮愈細的方式改圖, 是用在彩虹邨,覺得這樣呈現彩色會很美。第二次再做,已經用上華富邨,時為20191 月,政府宣布公屋輪候時間破紀錄,上升至5.5年。

surrealhk_003

這時,Tommy已回流生活三年,察覺到的社會問題亦愈來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深受其害多年,有時即使Tommy無心「論政」, 改圖也會被讀者另類解讀。例如灣仔繞道與端午節的封路措施,Tommy本來只是用改圖呈現一個不可能發生的情況,但是近年香港的工程經常出現問題,有讀者留言認為「在不久的將來就會見到這種情況」。究竟,生活在香港,是否已經生活在超現實之中?

surrealhk_005

早些日子,Tommy因為單純喜歡熊貓, 所以用熊貓入圖。「許多人問我,熊貓是否代表中國?」其實,他只是好奇,如果將熊貓變得十分巨大,看起來會是怎樣?原來,將熊貓手中的竹,變成一幢ICC的時候,看在讀者眼內,就不再只是一隻肚餓的熊貓,而是一個想要破壞香港的政權。

surrealhk_004

香港人已經活在超現實

「現在的香港人, 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反送中運動之前,政府推出其中一個迴響甚大的政策,就是「明日大嶼」。

「明日大嶼都是一件超現實的事情,政府打算用盡香港儲備,項目又對海洋生態有嚴重影響。」Tommy與許多市民一樣,認為「冇地」只是政府的藉口。「棕地問題未解決,粉嶺有個高爾夫球場又沒有利用,政府是不懂得管理現有的土地。」

Tommy與許多香港人一樣,內心積累愈來愈多問號,甚至開始有憤怒。看見69日一百萬人上街遊行,表達訴求,Tommy被港人的團結深深打動。適逢電影《哥斯拉II》上映,他借用哥斯拉的咆哮,表示「團結發聲就有很大力量。」

或許,香港人的生活,與超現實的電影沒有什麼距離。「8.18有一百七十萬人上街,警方卻宣布只得十二萬人,只計算維園高峰期人數,這樣難道不是超現實嗎?」Tommy說。

surrealhk_008
surrealhk_006

只要大家落力 香港還有救

當初Tommy回港,因為委內端拉的政治和經濟已經衰退得令人難以生存。一個星期來一次水,一日只有幾個鐘可用電,去到超市沒有貨品可買,治安差到連出街都擔心沒有命回家。「始終我在當地長大,對委內瑞拉也有感情,如非沒有退路,也不會離開。」他說。

委內瑞拉惡化至此,並非一朝一夕之事。Tommy在當地只算外國人,沒有投票權。「許多當地人也不關心政府施政,即使政府做錯也沒有發聲,社會才會變得愈來愈差。」回港之後,Tommy珍惜自己作為香港人的投票權和話語權。眼見不少藝人或KOL因為怕影響生計而沒有表態,Tommy坦言:「無論你支持還是反對政府的施政,都需要表達自己的意見,不然政府就會當你支持,蒙混過去。 一個人不應因為表態而影響自己的生活。」

surrealhk_007

連儂牆在反送中運動散落各區,Tommy 親身體驗過,要用「震撼」二字形容心情。「每一張都不同顏色,每一張的心聲都是人手寫。」他想,市民的訴求應該直達政府,但是政府好像聽不見市民的心聲。「不如我幫忙貼在政府總部,等官員容易一點看到。」

反送中運動持續三個月,由起初的單一議題,演變至制度問題。Tommy相信,香港仍然有救。「只要大家再落力一點,官員做番自己應該要做的事,香港的政治問題仍然可以解決。」

surrealhk_009

Tommy Fung

1979年在香港出生,十歲隨家人移居委內瑞拉,現為平面設計師及攝影師。他曾入圍2014年的WMA大師攝影獎,並於2017年,開始 @surrealhk (Instagram)的個人攝影計劃,改圖分享他在香港的超現實生活。

Facebook: Surrealhk

Tommy Fung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surrealhk-001-cover-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