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失去自由的公共空間

過去兩個月,香港每周都有遊行,港九新界都行遍。民怨沸騰,街上密密的人潮,香港人彷彿在窄縫中找出路。自由受壓,連安全的活動空間也逐步消失。以為老少咸宜的商場,原來可以變浴血戰場;幾乎每天要坐的港鐵,又可以變屍殺列車,不關車門讓黑社會上車打人。

以為周末可以去僅有的幾片綠草地野餐歇歇息,讓孩子放放電,如此自由卻也一步一步被剝奪。添馬公園本來全天候開放,它除了是城市中的休憩地方,更因其位處政府總部,象徵實踐自由開放的理念,門常開的設計,就是原意。著名城市學家哈維Harvey曾指出公共空間不僅是一個自由開放的平台,更是一個具創造社會政治活動能力的新共同空間。

香港學界2014年為爭取普選而罷課,於添馬公園進行公民講堂;今年「6.12 一人野餐」等抗議行動,也正正體現了公共空間賦予市民的遊行集會權利。於是一眾「和理非」理所當然地把添馬公園當成「安全公園」,靜坐的,唱詩的,以最溫和的形式表達訴求。誰料自由集會也會演變成警民衝突,坐在公園不動也會食胡椒,人身安全備受威脅。

以為不過問政治便可以獨善其身?中國各地大街小巷部署人臉識別系統,記錄路人的一舉一動,美其名為「智慧城市」。市場研究機構IDC預測2020年,中國監控鏡頭達到27.6億個,更指中共在未來幾年會提升跟蹤活動的技術,豪擲300億美元。中國是當今人工智能發展速度最快和潛力最大的市場,全球用於監控畫面中搜尋人臉的伺服器,四分之三將為中國收購。據自由亞洲電台指出,中國已經建成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系統,該系統能準確識別行人年齡、性別、衣著等。香港在「一國」的條件下,難道又可以逃離監控?

人臉識別技術愈發成熟,一些公司聲稱,這一技術甚至能夠解讀情緒並監測到可疑行為。三名逃犯在張學友演唱會上先後落網的新聞,正是中國政府推崇人臉識別技術的威力,可以維持治安,維護社會安全。演唱會上捕獲逃犯只是其應用的冰山一角,走在中國城市的大街上,你會發現攝像鏡頭無處不在,地鐵站出口、火車站、馬路口、商場……在公共場所的一舉一動,幾乎都攝錄了。龐大的數據不僅可以給人工智能提供豐富的學習素材,進而準確地預測羣眾的行動,同時,一些攝影鏡頭也連結着數據庫,一旦出現違規行為,「犯人」很快便被捕獲。

這對私隱和公民自由會產生何種影響?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存在了超過十年,近年來,隨着數碼視像和人工智能(AI)的進步,這種技術正在飛躍式發展。但系統使用是否有正式指引,如觀塘啟德的智能燈柱,最終又會否是「法律追不上科技」的典型例子?

人類猶如身處在一個隱形囚室,當公共場合及街道上充斥愈來愈多具有人臉辨識功能的機器,政府就能掌握特定人物或族羣的行蹤,加以阻撓甚至拘捕。不管你政治立場如何,街頭充斥這類設備,也會感覺處處受監視,無所遁逃於政府之天網之中。此等種種,都只是大幅剝奪了公民社會原本所應有的自由空間!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bkb2.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7/MPW2647_B012-013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