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卸膠不社交

30.07.2020
攝影:譚志榮

香港第三波疫症全面爆發,單日確診達三位數,無可否認已經失守。無心抗疫的特區政權,在市民狂鬧後終再讓公務員在家工作,又强制室內戴口罩的措施。至於荒唐的晚市禁堂食措施,則繼續延長。此政策之毫無意義,在於天一半地一半,若認為堂食是播毒原因,那就索性全禁,並如歐美般賠償業界損失。現在半天吊,中小型餐飲業徬徨無助,可以預見倒閉潮將會席捲全港。

眾人忙於恥笑政權當病毒是蝙蝠,只在晚間肆虐。然而這個反智的末端措施只在轉移視線,真正的源頭問題,政權繼續扮唔知。今年二月至五月期間,超個廿萬人次入境時獲豁免檢疫,當中包括跨境學童、機組人員、商務客及中國國安人員等。中大醫學院教授許樹昌認為,這些人很可能將病毒帶入社區,是香港防疫漏洞。特區不是總嚷着要堵塞漏洞?現在真正成為「無掩雞籠」,任憑香港人如何努力抗疫也枉然。

回說晚間禁堂食的政策,良心餐飲集團擔心製造大量塑膠垃圾,於是推出走塑優惠,鼓勵客人自備餐盒外賣,但政權竟然指其違法,因為食客不可在店內等候外賣!如此荒謬當然引來口誅筆伐,一日後當局跪低,宣布戴口罩顧客可於店內等候。這次政權知衰,否則環境局日後還有臉出來叫人減廢?

疫症在全球大爆發後,同樣在各地釀成膠災。在香港,環保團體綠領行動四月的調查發現,外賣塑膠消耗量大幅上升,每人每星期使用五件以上即棄塑膠的比率,膠餐具由去年的10%上升至疫情期間的30%;塑膠器皿則由12%上升至45%。由此估算,香港人每星期共消耗1.018億件即棄塑膠,包括膠飲管、塑膠刀叉、即棄食物器皿及外賣膠袋,去年的數字為四千六百四十萬件,增加1.2倍。

有人可能會認為將這些食具回收便是出路,但其實回收(Recycle)一直是環保措施中最下等的一個R。大部分的回收膠物只可變作次等的膠物料,而更重要的是,回收後的塑膠很大機會還是去了焚化或堆填。香港曾有新聞,回收箱的塑膠和一般垃圾混在一起送到堆填區。在加拿大,根據德勤環保及氣候變化二○一六年的報告,該國只真正回收了9%的塑膠,其餘86%去了堆填,4%焚化,還剩下1%漂到河流及大海。

至於歐洲,今年六月愛爾蘭兩所大學(NUI Galway及UL)一個調查發現,歐洲國家(歐盟、英國、瑞士及挪威)出口46%塑膠廢物出國,當中大部分由東南亞國家接收。結果所謂回收的塑膠,當地廢物處理系統根本應付不了,最後變成排出大海。研究發現,高達31%的出口塑料實際上根本沒有真正回收再用。研究員更指,回收率只是根據塑料送往回收的數量計算,根本和廢物的最終命運無關。

所以最有效的減廢措施,仍然是少用(Reduce)。即棄食具比起自備餐盒並沒有更安全衞生,膠商只是借這個機會令膠物回朝。六月時,來自十九個國家的一百二十五位公共衞生專家簽署聲明,向零售商和消費者保證,重用餐具在COVID-19期間使用同樣安全。

膠災的禍害不比病毒少,在疫症爆發期間,微薇希望大家可以聽從竹君醫生的勸喻,生活不要太過「多姿多采」,社交不了,但一齊「卸膠」,若要外賣請盡量自備餐具。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99/MPW2699_B087-094_005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