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人貼地落區 開拓社區想像】藝術不離地 一個灣仔 百種想像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藝文人貼地落區 開拓社區想像】藝術不離地 一個灣仔 百種想像

30.08.2019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無論文青如何當道,文化藝術仍然搣唔甩離地的刻板印象。近來,不少藝文界人士,決定身體力行,以行動示範「文化藝術走進社區」並不是口號。他們一反傳統的「蛇齋餅糭」式收買人心,一方面,認真務實地進行地區研究,解決問題,另一方面,以創意開拓對社區的想像,例如有人籌辦「寵物派對」、養生瑜伽班,有人構思「糖水會」、繪畫社區地圖,既可讓街坊聯誼,亦令大家增加對社區的歸屬感,更重要的是,讓街坊有選擇。

Clara在跑馬地街頭收集意見,了解當區需要。
Clara在跑馬地街頭收集意見,了解當區需要。

今年8月,灣仔各選區共十一個來自藝文界和城市規劃界的社區專員,組成「灣仔起步」連線,希望可以跟街坊一同想像和建構一個更好的灣仔。這開場白真的「官腔」得要命,但要如何達到目標,卻沒有標準答案,因為灣仔每個地區都有各自的性格特質、生活形態、人口組成等等,要對應不同社區,改善根深柢固的地區問題,除了要耐心實幹之外,亦需要跳出傳統思維,加入創意。

寵物派對 連結社區

跑馬地區的社區專員張嘉莉(Clara)是灣仔起步成員之一,藝術界的朋友對她應不陌生,她早於十二年前跟丈夫鄭怡敏,在太子開設C&G Artpartment藝術單位,從事藝術創作和策展,以作品和展覽回應社會議題,如早於2007年的《致曾特首》展覽,諷刺時任特首的藝術政策;近年,她與友人成立慈善團體「藝術到家」,致力推廣社區藝術,如「源野藝術」系列就在市區、郊野公園、活化空間、新界魚塘等空間辦展覽和工作坊;今年6月,她與友人在街頭擺檔邀請街坊就逃犯條例修訂,一人一信寄給特首。這通通示範了藝術可以不離地,更是社區營造的好方法。

雖然Clara不是跑馬地街坊,但卻是當區的常客,尤其是當區近年開設了不少畫廊和藝術空間,如F11攝影博物館、用作藝術家駐留的V54藝術空間等。她眼中的跑馬地十分獨特,地理上自成一國,有很好的公民意識和社區自發組織能力:「例如有街坊跟我分享說他們的大廈,會自行組織廚餘回收,住戶自己夾錢,找供應商提供堆肥箱。我認為可以在跑馬地開創更多新的範例,推廣到其他社區。」

10.跑馬地欠缺供寵物活動的公共空間,於是Clara籌辦寵物肖像日,讓人和寵物有共聚的機會。
10. 跑馬地欠缺供寵物活動的公共空間,於是Clara籌辦寵物肖像日,讓人和寵物有共聚的機會。

然而Clara也觀察到當區的問題,例如馬會擴闊新大樓,以及養和醫院近年使用率上升,為交通帶來負擔。另外,她落區時注意到,跑馬地有很多狗主,但公共空間對狗隻限制多多,很多地方都貼上”No Dogs Allowed”字句,這不但影響到寵物,也令狗主無聚腳地,於是她籌辦寵物肖像日,由本地藝術家執筆為寵物畫肖像,更重要的是讓區內街坊有相聚的機會。「區內的主人和狗狗大多都互相認識,那麼何不來個人狗同樂的寵物派對呢?」

她又提到由台灣傳到香港的社區地圖,都是以社區藝術的方法加強人際連繫:「繪畫社區地圖並不只是『有碗畫碗,有碟畫碟』,參加者在過程中其實可以發現自己對社區的感情和回憶,例如她/他喜歡或不喜歡些什麼、在街上嗅到什麼氣味等等。藝術可以達到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因為當一班人,互相認識,一起創作,當中的交流,肯定比參加一個諮詢會更多和深入。」

Clara近年與友人成立「藝術到家」,致力推廣社區藝術。
Clara近年與友人成立「藝術到家」,致力推廣社區藝術。

現時就放棄制度 太早了!

自2017–18年度起,民政事務總署每年向區議會撥款4.6億,推行「社區參與計劃」,資助社區參與活動。另外,2013–14年度開始,政府在「社區參與計劃」下,每年額外撥款2080萬元,支援區議會在地區上推廣藝術文化活動。但這些項目被公眾批評為開支混亂,利益申報不清等,Clara亦指:「這些資源往往被有政治聯繫的團體包攬,而且活動重複性高,只針對某些羣體。」

Clara認為這筆資源應用於更貼近生活和多元文藝活動,「例如就灣仔區而言,可否有多一點針對少數族裔或促進跨文化交流的活動呢?又例如現時很多針對老人家的活動,但可否開拓到小朋友和老人家共融的活動?」

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Clara眼見香港這幾個月發生的事,她不無憂心,卻從未想過要放棄香港:「我早前畫了一幅畫,是幻想我在將來問兩個女兒,有否後悔今天沒有把她們帶離香港。我不能代她們回答,但我作為母親可以做的,就是為她們做好準備,讓她們將來有能力選擇去或留。」

她近來積極參與社區工作,女兒卻會質疑:「『那你是否整天幫人量血壓?那對社會有什麼用?』我會向她們解釋,我是嘗試望進制度去作出改變。」這幾個月,很多人對香港的制度徹底失望,但她仍有一絲希望:「現在就放棄,太早了!我們不相信制度,是因為我們沒有見證過泛民佔議會大多數的情況。再者,如果現在已經是最壞的時候,還有什麼好怕?我認為可以試的就去試,這是我能力範圍內能為香港做到的事。」

Susi(左)和Clara(右)都是「灣仔起步」的成員,希望把藝術文化帶入社區。
Susi(左)和Clara(右)都是「灣仔起步」的成員,希望把藝術文化帶入社區。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mg-476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