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何價】送水跟車師傅十分鐘午飯 負重走幾公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勞動者

【勞力何價】送水跟車師傅十分鐘午飯 負重走幾公里

7:30am,屈臣氏蒸餾水運輸部跟車員工豹哥(梁偉任)準時出現在北角,開始馬不停蹄的一天。雖然上班時間是早上8點,但他們必須趕在停車處轉為禁區前,火速卸貨。

「做這行,除了要有力氣, 還要與時間賽跑,最重要是快!」記者如果不是跟他送水一天,恐怕難以想像連送水都要分秒必爭。

推上坡路走一趟,頓時揮汗如雨。
推上坡路走一趟,頓時揮汗如雨。

不用送唐樓已很好

豹哥攀上貨車,將高高疊起的一箱箱水取下,他隻手拎起裝着蒸餾水的膠箱, 看似輕輕一甩遞給工友接住,十分有默契。一個多小時內,他們在炮台山地鐵站外風風火火卸下一百多樽,在宏利中心又卸下百多樽,在萬國寶通中心卸下九十樽 水……卸好一批貨便留一位跟車隊友在原地派送,其餘的繼續前行。

12

9:00am,豹哥出現在萬國寶通中心,負責速遞九十樽水。像砌積木一樣, 五樽水疊起來為一摞。踩住手推車往箱底 一鏟,輕盈地便將一摞水推動起來。「這 手推車一開始不熟,像舞龍一樣,不受控 制。」豹哥說,他有一次走在尖沙咀海旁送貨,差點掉入海裏。

三樓送四樽,十二樓送九樽,廿二樓送十四樽,卅六樓送五樽……總共送往十七層樓,每一層都有幾間公司,「這批水大多數是辦公室的,地點算集中啦。有時一天有幾百張單的。」在這個區送了十年蒸餾水,每一個公司的大致訂水數量、哪一部電梯經常壞、哪一層樓要走樓梯,點點滴滴,豹哥都心中有數。

電梯空間小,九十樽水要分成兩批運送,由於只有一輛貨梯,為了不影響他人, 他寧願多走幾次。他將一箱箱蒸餾水推入電梯,擺放疊好,先是從低到高,一層層將蒸餾水推出來,放到後門電梯口。接着又搭電梯從高往低,將先前放在電梯口的水送入每一間公司,並取走用完的空樽, 一路每隔幾層樓便將空樽集中一次到貨梯口。最後從低到高,收集空瓶,將它們一一裝入貨梯。「今天不用送唐樓已很好, 三樓以上的每層加五元。給了公司之後, 剩下一元給我們。」

叫「早晨!」無人理

按了門鈴,只要有人來應門,豹哥都會跟人熱情地打招呼,笑容可掬說聲「早晨!」一些公司的前台職員友好地應聲開門問候一聲,但一些公司的職員卻一臉漠然,邊走已經邊伸出手,大力按了一下門開關,就立即轉身走回座位,不耐煩看門外的人一眼。

13

豹哥說,被人當無到,時有發生。「有時連菲傭都看不起我們,指指點點的!有時候送去住宅,主人讓我們放在門口就可以了,生怕踩污糟了他們的地板。」 有的公司怕弄髒地毯,不准手推車進室內,豹哥唯有一把拎起兩樽,快步走進茶水間, 每樽四十磅!有時候門太小了,提着水走不進去,他便一把抽起來扛到肩上。不過,豹哥看得開,「一樣米養百樣人,什麼人都有,最重要是自己要開心!」

每當遇到巡樓的保安、快遞送件員, 清潔工,他都會打聲招呼。「這份工的樂趣在於可以接觸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事物。我鍾意周圍走,要我局限在辦公室一天坐到晚,太悶了!」他說。

記者問:「那你有做過辦公室類的工作嗎?」「那倒沒有。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最緊要做好自己本分。」四十歲的豹哥,有一種樂天知命的安分。

每天走幾公里路

豹哥穿梭在寫字樓的走廊,輾轉出入各層電梯之間,搬上搬下,推推拉拉,將水樽抽出來,送進每一間公司,又將空瓶塞回膠箱,手推車不離手。「每天至少要走幾公里!」豹哥那雙波鞋真是歲月有功, 鞋面共四個破洞,「無所謂啦,破了更通風!」他自嘲道。

鞋子上有幾個破洞,看見襪子。豹哥幽默一笑: 這樣夠通風。
鞋子上有幾個破洞,看見襪子。豹哥幽默一笑: 這樣夠通風。

為了省時間,如果等電梯太久,他寧可走樓梯。今年3月,就在走樓梯運貨時, 他的腳一滑,腳趾向外拗折,疼痛難忍, 繼續幹活兩個多小時,才到醫院檢查,發現腳趾骨裂,得休養四個月才復工。

過了一個多小時,九十樽水已經一一送到訂戶手中。豹哥收集了所有空樽,高高疊起,綁在手推車上,「像變形金剛!」 他說着,轉眼間已從停車場的斜坡衝下去了。望着他使勁控制車速的背影,真的比滑雪更驚險!

12:00pm,貨車回來接空樽了。豹哥站在鐵圍欄架上,一手抓着鐵架,一手 接過工友遞上來的空瓶,往上疊加擺放。

「你看,驚險過搭棚佬!」貨車就泊在路邊,時不時有車輛與他們擦肩而過。

十分鐘午飯

十五分鐘後,大家又火速上完貨,豹哥推着手推車走向北角屈臣道海景大廈開始第二站。這時他才邊走邊將麵包塞入嘴裏,這是他的早餐。「凍咖啡變成熱咖啡了。」他笑了笑。平時帶着空瓶子,渴的時候在客戶那兒裝點水喝。但開工之後, 他只在等電梯的時候才有空喝一口水。

14

馬不停蹄送完了一車貨,中午時分, 司機送來第二轉水。大家在烈日下卸貨。

1:50pm,豹哥和工友終於可以吃個快餐。一般來說,工友們沒有固定用餐地方,做到哪吃到哪,有時蹲在街口,有時坐在樓梯上,有時站在貨車投下的陰影裏。這一天,他們在停車場門口找到了小歇片刻的地方。

這份來自公司員工飯堂的午餐,是司機回去載第二車水時給大家送來的。「十一元一餐,好不好吃無所謂,我很滿足了!」豹哥初初自己帶飯,因無法保溫, 轉而訂公司盒飯。「行行出狀元,既然我們入了這行,那就享受工作。我對現狀還算滿足,從沒想過買車、買樓,沒想過發達!」豹哥飯後抽了根煙。

雖說吃飯時間是一個小時,但他們狼吞虎嚥吃完午餐,大概只用了十分鐘。再休息十分鐘,便又開工了。「做這行,時間是自己搶回來的,如果不加速,天黑都做不完!」

五分鐘入睡

2:15pm,豹哥送水去興發街88號。 不到二十分鐘,他又送完了十一層樓, 十七樽水。這寫字樓有很多公司不讓手推車進入,豹哥搬得汗流浹背。他還幫記者問了多家公司能否拍照並保證不會拍到公司名,只拍茶水間。怎料個個揮手搖頭, 有時候還一臉頤指氣使:「私人地方,不要影!」

馬路上,他推着一車蒸餾水送去車房、寵物店等地舖。走在陽光裏的豹哥, 綠色T恤顏色變深了,額頭掛着汗珠。他的眼睛發紅,神情已不如早晨上班時那樣抖擻了。

5:30pm,豹哥和三位工友在海景大廈門口將最後一箱空樽疊上貨車,這一天的工作總算完成,他們總共送出了八百多樽水。每個人的綠色T恤都浸透着汗漬和污迹。坐到回家的車上,豹哥不到五分鐘就開始打瞌睡了。

複雜的薪酬計算方式

豹哥的性格愛打抱不平,看到街上有人扔煙頭,他會看不過眼去訓人。現任香港屈臣氏公司職工會會長的他,曾參與了三次罷工。問他不害怕被秋後算帳嗎?他揮揮手:「要麼不做,要做就別怕!」

以前他習慣了埋頭苦幹,到了2008 年,見到柴米鹽油樣樣加,但入息卻與十年前一樣,只得$11,000餘元,根本無法應付通脹,他上有老,下有小,負擔甚重。 聽到公司瀰漫怨氣和憤怒,他決心參與罷工計劃。當「罷送」行動取得成效,豹哥上台宣布加薪結果時,全場拍掌歡呼,他也激動得流下男兒淚。「努力沒有白費!」

豹哥同事的一雙手,可以洗乾淨塵埃,洗不去 深灰色的老繭。
豹哥同事的一雙手,可以洗乾淨塵埃,洗不去深灰色的老繭。

每年的8月到10月,是用水旺季。四人跟一車,每天送六七百樽水是常事。豹哥說,三百多位運送蒸餾水的工友,七成年紀超過四十歲。工友們即使病了也會堅持開工,否則拿不到勤工獎。「這行幾乎無升職機會,幸運的話,升做高級跟車,一個月可多幾百元。」任職跟車二十年,他的月薪仍是一萬多。

「公司說加薪8%,只是表面的帳,雙糧也只是底薪的雙糧而已。」他解釋,薪金組成原來是複雜的數字遊戲,算出來8% 只是虛招。他說,送水工人的收入是底薪(4,005元)+佣金(0.54元每樽水)+勤工服務(1,050元)。新增的一項特別獎金是底薪的一半,而且是一次性的,並非每個月都有,因此加薪的幅度被誇大了。

37

「很多老員工對公司有感情。集團錄得近600億元利潤,卻對從入行做到退休,為你打拚的員工,如此刻薄!叫工人怎樣生活?」公司最近又謀劃全面外判,將送水工人變成自僱人士。無強積金、無醫療福 利、無帶薪假期,按日薪計算,這不就是變相減薪嗎?

這是目前豹哥心中最大的一塊石頭, 新一輪的抗爭,又將揭幕了。

罷工是加薪的唯一辦法

2008年,維他奶、屈臣氏及雀巢連續三宗大型工潮,無獨有偶,都是飲品公司的運輸部員工,同樣因增加佣金及底薪的期望得不到滿足而爆發出來。

當年,屈臣氏蒸餾水運輸部員工不滿資方十二年來不加反減佣金,要求資方加薪6%。因與資方談判破裂,超過三百名員工罷工兩天,導致送水服務癱瘓。最後資方承諾將司機及跟車工人的佣金調升5% 至7.94%,並增加談判機制和改善工作條件。

17

2009年,屈臣氏蒸餾水員工再因佣金問題發起罷工,要求公司將每送一樽水佣金加至0.48元。運送蒸餾水原為「四人制」及「六人制」,每人每枝水分別獲 0.48元及0.38元佣金,但公司加設「五人制」,工作量增加,佣金卻與「六人制」 一樣,均為0.38元。工人不滿五人跟車,「多勞少得」,員工每月薪金因而減少約 1,500元。

2012年7月,運輸部工人不滿公司無解決人手不足,員工工作量增加,又無明顯改善薪酬待遇,且不斷將運送工作外判予「街車」。約150名司機及跟車工人在大埔廠房外靜坐罷工三天,要求公司增聘人手及停止外判。資方屈臣氏母公司和記黃埔「出招」,調動旗下百佳貨車通宵協助送貨,工會指變相削弱罷工工人的影響及議價能力,遂無奈接受方案。資方承諾在8月至10月,向出勤率百份百的運輸部員工發放2,000元特別勤工津貼。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勞動者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3-20200415070204-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