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說】病毒蔓延 受災的不只是人 動物實驗釀恐怖猩猩島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非人說】病毒蔓延 受災的不只是人 動物實驗釀恐怖猩猩島

04.03.2020
網上圖片
(圖片:Gettyimages)

新型冠狀病毒蔓延,各國醫療科研機關爭分奪秒研發疫苗,不少國家近日宣布疫苗研發進入動物實驗階段。對人類而言,這是一段希望之旅,但對接受實驗的動物而言,這可能是一段死亡之旅。

最近有報道指出,為找出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數千隻猴子被注射病毒,牠們自野外被人抓走,關進實驗室的籠中失去自由,且得受盡病毒與研究過程的苦頭,最後甚至要面臨死亡。

各種科研都有機會使用實驗動物,不少醫藥產品於推出市面前,均會先用於實驗動物體內,再經體外測試與病人的臨牀測試。在新疫苗的研發和應用方面,研究者尤其需要大量的動物試驗數據,確保疫苗安全和有效。

(圖片:Gettyimages)
(圖片:Getty images)

六十六頭黑猩猩遺棄於荒島

猴子和黑猩猩等靈長目動物與人類基因相似,於是成為了醫學研究項目的主要試驗品。

1974年,美國紐約血液中心(New York Blood Center (NYBC))來到利比亞開設研究所,他們從野外捕捉了一百零八隻的黑猩猩,以便進行乙型肝炎疫苗測試實驗,牠們當時只有七至十一歲。

這一百多隻黑猩猩長年被關在籠裏,多次注射病毒,反覆抽血……試驗疫苗長達三十年之久。直到2005年,中心決定中止黑猩猩的研究,同時認為機構沒有責任繼續照顧這群羣黑猩猩的生活。他們撤銷了所有資助,並把剩下的六十六隻黑猩猩遺棄於當地六個資源匱乏的荒島上。

maxresdefault
「Blood Island」官方劇照。

被實驗的黑猩猩因為長年被關在籠中,注射病毒和疫苗,身體羸弱,其實已不再適合於野外生存,不少黑猩猩活活被餓死或者病死。紀錄片《Blood Island》拍攝了這羣黑猩猩的命運,導演同時對當地的志願人士、前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和照顧員進行了訪談。其中一名實驗室工作人員坦承,當年有黑猩猩嘗試過反抗,結果被強行注射鎮靜劑超過四百次,說時他不忍地把臉埋在掌心之中:「那羣黑猩猩那時非常痛恨人類,就連你把食物伸到籠子,牠們也會朝你大叫,牠們不想見到人類。」

黑猩猩如何從對人類咆哮變成歡呼

實驗完結,被放逐到荒島上的黑猩猩,仍然無法信任人類,當牠們發現有人走至島上,會在海邊咆哮,張牙舞爪。島上連充足的乾淨食水也沒有,牠們又瘦又弱,陷入絕境。附近的本地人在那些小島外圍立上木板,警告其他人千萬不要登島,否則猩猩會傷人。大家把那六個小島當成恐怖島。

志願者後來花了好幾年時間,重新得到黑猩猩的信任。

現在當人們的船隻駛近島時,黑猩猩會歡呼,牠們自樹林四方八面走來,坐在沙灘上迎接人類的船隻,等待人們帶來的食物。黑猩猩進食後,會快樂地走在海灘上,嬉戲着把海水濺到同伴身上,而且變得喜歡待在人類的四周。部分黑猩猩會把人擁在懷裏以示感謝,有猩猩與人久別重逢後流下了眼淚。

黑猩猩的基因與人類超過九成相似,牠們像人一樣有情感,知道恐懼,知道憤怒,知道思念,也知道寛恕。

zef2nfaxwui6vagw2dfhabzhh4
紀錄片劇照

研發人員能做些什麼減少動物的痛苦?

疫情再臨,痛苦的並不止我們,在新疫苗研發上,動物毫不例外地再度成為人類的犠牲品。據外國傳媒報道,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在二千四百隻猴子身上注射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猴子受感染後,可能會出現發燒、咳嗽和呼吸急促等病徵,嚴重者甚至會引發肺炎、器官衰竭和敗血性休克,病毒於人類的致死百份比更高達三成半。

由於MERS與新型冠狀病毒有相似之處,目前有開發人員認為,前者若能成功研發出疫苗,將可同樣應用於後者身上。

而根據英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估計,每年有數千隻猴子被用於研究和測試。從圖片可見,被捕捉來做實驗的猴子,有如人類的幼童,牠們把頭卡在囚籠的隔隙之中,好奇地凝視鏡頭,好奇地凝視人類。

521izlozjy5xwb0ip_atgrysxzyzbfcw1h8lttr_c7y
網上圖片

未來一段時間疫苗的開發,相信仍然無法完全避免動物實驗。

這是一個巨大的爭議,目前科學界的共識是,尊重動物,減少不必要使用實驗動物,如果在對抗重要疾病方面要使用實驗動物,亦務必盡可能人道對待動物,盡量減少動物痛苦的強度和時間。

網上圖片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