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難為了醫護

【護士系列】為何助產士的資源難以根據床位數目與分娩次數去計算?

5845
25.01.2019
nurse_05

為甚麼計算助產士人手比例如此困難?首先我們必須了解產科的本質。在產科工作的助產士可以與消防員的情況相提並論。 雖然有時候風平浪靜、 似乎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但卻經常有緊急、甚至危急的情況會一起或者接連發生。 這兩種情況往往出現在夜間,而在N更的人手比例最少、所以工作量是最不可以預測的。

大多數孕婦的懷孕和分娩都自然正常的,但現在由於有很多因素:如遲生育和高齡產婦,輔助生育 (IVF) 和多胎妊娠等因素,造成越來越多高風險的孕婦。 即使每年每間醫院的分娩率或多或少維持不變,高風險妊娠的激增使得日常工作量的預算比以前變得更困難。

轉介個案變數多 風險增

一方面醫生無法控制因自然作動入院的時間和分娩的人數。另一方面是選擇性引產或剖腹產,雖然在某程度上可以控制分娩的人數和分娩的時間,但由於這些干預情況往往與自然分娩同時發生,導致有時會出現「競爭」,特別是手術室,緊急剖腹產手術是比選擇性剖腹產優先。

因此,在繁忙的部門緊急情況下,本來計劃在一個特定的時間進行選擇性剖腹產的孕婦,有時必須讓出她們的預定時段給緊急剖腹產的孕婦,造成她們分娩的延誤,甚至推遲到第二天。另一個無法控制的因素是可在分娩之前,期間或之後出現的產科併發症,這不僅發生在高風險孕婦身上,也發生在任何低風險孕婦身上。

即使在某些情況下這些併發症的發生是可以預測的,但能否有足夠、及時能應用的有效措施來成功預防,或治療這些併發症仍然是未知之數。這就是為甚麼產科是最緊張的專業,因為在一個看似正常的情況下,任何輕微的疏忽都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最後需要提醒大眾的是公立醫院,每天都可能接受來自私家醫院的緊急轉移,這是另一種不常見但無法控制的情況。早前在香港有大量非地居民來港分娩的時期,因為通常們都沒有最新的資料、或產前評估,或可靠的病史,有時們的情況會混亂,這不僅增加了護理的複雜性,而且更增加人手需求。

由於這些原因,產科護理人手不能簡單地根據床位數,床位佔用率或分娩次數來估算。特別是在產房工作量、和可用人手的比例不對稱可能隨時發生。尤其是夜班工作,即使分配的助產士和分娩床的數量是1:1的比例,當分娩發生時,由於需要另一個助產士照顧剛出生的嬰兒,給母親藥物,並記錄過程和時間等,如果兩分娩緊密相連,人手便會更緊絀。

如果有緊急剖腹產,兩名助產士將完全參與手術室工作,包括洗手護士 (scrub nurse)和巡迴護士 (circulating nurse)。如果母親需要儀器助產 (Instrumental delivery),除了產科醫生外,還需要至少另外兩名助產士協助。如果母親發生產後出血,即使分娩完成,至少還需要兩名助產士幫助緊急救援。如果有許多繼續的緊急剖腹產手術,另一名助產士將需要在復甦房担當產婦們術後護理。在許多場合和情況下,即使是1:1的似乎是非常足夠的人手情況下,也會變成非常不足。

此外在緊急併發症情況下,例如嚴重的先兆子癇和子癇,由於胎盤早剝或前置胎盤導致的產前出血,臍帶脫垂和肩難產等,這些都是產科的惡夢,全部產科醫生、助產士及病房健康助理、甚至病房文員,都要傾巢而出,幫助孕婦和嬰兒脫離險境。當有限的人手被轉移到特殊照護的特定孕婦時,可能會導致其他孕婦照顧不足問題,從而形成了墨菲定律的情境。

學生助產士只計算為0.5人手

為了彌補紙上數字的不足,沒有助產士培訓的註册或登記護士用來填補短缺。亦有人可能認為大多數產科部門都有一些被分配的學生助產士。但學生助產士的人力資源只計算為0.5,而且在工作期間他們是需要受到監督的。

最近的一次產婦死亡的死因研究庭上法官提及到:學生助產士不應該被允許獨自處理孕婦入院在這種情況下,每一孕婦需要1.5人手收症,這遲早會導致災難性的事件。老實說,學生助產士不應該算在人手中。事實上,學生應該更多的註冊助產士一起分配到病房,如果學生需要不斷地受到監督,負責監督和教導她們助產士必須是額外,因為工作的助產士根本不能分身。

們前輩的經歷和們作為學生所體會的生活是令許多學生助產士生畏的。過大工作壓力導致許多學生完成他們的註冊後要求轉移到其他專科病房或母嬰健康診所工作。現在讀者也許可以理解為甚麼助產士人不斷短缺,因為除了退休等自然減員以外,更大的問題是未能 「留住」訓練剛畢業的年輕助產士。但流失助產士護理人員的整體數字上可能並不明顯因為許多人只是轉移到在公共醫療和醫療系統內其他較好的工作崗位所以這個問題長期以來一直被忽視

 

Profile

愚翁 – 正如他的名字所描述的那樣,作者是一個退休醫生,他永遠在問問題,挑戰當局,並且通常會使自己成為別人的煩惱,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完全政治上不正確的人。

The Old Fool As described by his namesake, the author is a retired person who is forever asking questions, challenging authorities, and generally making a nuisance of himself, in other words, a thoroughly politically incorrect person.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難為了醫護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nurse_05-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