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下三十周年】為什麼推倒柏林圍墻的會是一場和平革命?
熱門文章
柏林圍墻

【柏林圍牆倒下三十周年】為什麼推倒柏林圍墻的會是一場和平革命?

778

回顧柏林圍牆倒塌,要從和平革命談起。

1989年,東德的民間調研表明三分之一的東德人希望離開這個國家。夏天,位於蘇聯鐵幕之下的匈牙利拆除與奧地利邊界之間的鐵絲網,數萬東德人由匈牙利前往自由西歐。

1989年的10月7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國(GDR)建國四十周年,儘管人民大量出走,儘管各地街頭抗議活動愈演愈烈,統一社會黨(SED)仍然舉行盛大慶典。東德各大城市如東柏林、萊比錫、德累斯頓、波茨坦、馬格德堡等地爆發不同規模的抗議示威,人民走上街頭發出變革的呼聲,要求更多的自由和民主。

當晚,數千名東柏林市民在Alexanderplatz(亞歷山大廣場)和政府的宴會場地共和國宮(Palast der Republik)聚集抗議,後來遭警察驅散和追捕,數百人被捕。

德國自由薩克森州西南部中世紀城市普勞恩(Plauen)卻出現了不一樣的故事。數天前,廿二歲的工具製造匠Jörg Schneider匿名起草《社會民主轉型倡議》,夜裏悄悄塞入數百居民的信箱。他呼籲市民10月7日下午3點在劇院廣場示威抗議──訴求集會、示威和罷工權,言論、新聞、旅行和民主選舉自由……

1989年10月7日在Plauen的示威遊行,一萬五千人參加要求政府改革。(圖片:R. Fröhlich)
1989年10月7日在Plauen的示威遊行,一萬五千人參加要求政府改革。(圖片:R. Fröhlich)

此前,東德各地的示威活動都以暴力驅逐逮捕收場。許多人憂心忡忡會重演中國的天安門鎮壓。沒有人知道SED領導人是否會使用武力驅離和平示威的民眾,局勢可謂劍拔弩張。

那是一個星期六,毛毛雨讓天空格外沉鬱。然而,愈來愈多的人克服恐懼冒雨聚集到市中心,3點鐘,這個只有七萬人的小城卻有一萬五千人出來遊行……遊行隊伍向市政廳邁進,教會牧師Thomas Küttler走在隊伍前頭。

直升機在人羣上空不斷盤旋,警察用水炮射向示威者。但這沒能驅散人羣。最後,水炮竟然失靈壞了!「最重要的是不要暴力!不要暴力!」Küttler一遍又一遍地向市政廳和示威者雙方提醒。後來,直升機戲劇般突然轉頭駕走了。市政廳傳來消息說,下周將會和市民對話。

示威者很快和平散去,告別前默契地喊:「我們會回來的!」

午夜,當國家人民軍的軍隊來到了Plauen,發現已經沒有必要採取行動─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10月9日的萊比錫,「星期一示威」規模空前,七萬人走上街頭遊行,高喊着「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攝影師Siegbert Schefke千方百計將拍下的片段送到西德,和平大遊行的鏡頭傳遍了全世界,亦載入史冊。

11月4日,東柏林亞歷山大廣場,有五十至一百萬人參與其中,是東德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

1989年11月4日,人羣集中在東柏林亞歷山大廣場展開爭取改革的和平遊行,是東德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圖片:法新社)
1989年11月4日,人羣集中在東柏林亞歷山大廣場展開爭取改革的和平遊行,是東德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圖片:法新社)
1989年11月4日,成千上萬的人聚集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周圍的街道上,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變革而遊行,在共和國宮(德語:Palast der Republik)橫幅上寫着:「一次說謊,永遠說謊……」和「民主」。(圖片:法新社)
1989年11月4日,成千上萬的人聚集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周圍的街道上,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變革而遊行,在共和國宮(德語:Palast der Republik)橫幅上寫着:「一次說謊,永遠說謊……」和「民主」。(圖片:法新社)

五天後,柏林圍牆轟然倒下,隨之一同倒下的還會有東德政權。次年,分裂了四十年的東西兩德重新統一。

為什麼促使圍墻倒下的是一場和平革命?

據說,10月8日至11月9日,部隊處於警戒狀態:他們穿著制服睡覺,軍械庫一直都有人待命,每個士兵都帶着彈藥和炸藥。為什麼10月此起彼伏的街頭抗爭演變為和平革命呢?為什麼幾十萬駐東的蘇軍沒有鎮壓示威者呢?

德國歷史學家Gerd Naumann說,以Plauen為例,當時官方領導人無視民意,誤判了情況,他們假定可能只有數百上千人的反對勢力,沒想到來了十倍的人,示威者超出預期的數量讓普通警察難以招架。而許多防暴警察是強制被徵入伍。他們對社會很灰心,忠誠度也降低了。因此,也不想與自己的人民作鬥爭。當日下午,市政府相關高管參加柏林國慶慶典,指揮鏈顯然被打破了。東柏林曾下令「鎮壓」,但是該命令被認為無法執行──示威者十分和平,就連之前的普通市民也轉為了示威者。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市民向邊防軍遞上一壺咖啡。(圖片:法新社)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市民向邊防軍遞上一壺咖啡。(圖片:法新社)
1989年11月9日,東柏林市民在查理檢查站乘車進入西柏林時受到人羣的歡迎。(圖片:法新社)
1989年11月9日,東柏林市民在查理檢查站乘車進入西柏林時受到人羣的歡迎。(圖片:法新社)

「不要低估物質匱乏的困擾,買不到水果和咖啡,講電話的時候竊聽的干擾聲音,旅行只能去莫斯科而不可以去巴黎,在苦澀當中,人們的都渴望過更有尊嚴的生活。」香港歌德學院院長Dr. Almuth Meyer-Zollitsch說。前東德人收看到西德的節目,兩邊發展的差距有目共睹,他們知道什麼是謊言,對政府更加失望 ,政府與公眾之間的紐帶減弱了。當時東德經濟已幾近崩潰,計劃經濟體制低效率、環境污染嚴重,意識形態的控制加強,危機已滲透到社會的各個領域。

「德國人非常感激戈爾巴喬夫。當時他決心推行改革,讓社會主義陣營獲得更多民主自由,他知道獨裁和站在人們的對立面將無法得到民心。」她說,不像1950、1960年代,蘇聯坦克鎮壓了人民和平抗議活動,1989和平革命的另一個關鍵是蘇聯政府未有干預東德的內政。戈爾巴喬夫還敦促東德領袖昂納克盡早改革,他在那時說了一句名言:「生活將懲罰那些遲到的人」!此外,當時正值東德四十周年國慶,領導人也不希望流血事件影響了「盛事」的氣氛。

教堂,當時在東德是公民社會的搖籃,也是抗爭與革命活動的據點,市民在教堂獲得一些言論自由和喘息空間,暫時遠離國家安全部(通稱「史塔西」)的窺探。例如,萊比錫的聖尼古拉斯教堂的星期一祈禱會,逐漸演變成著名的大型星期一和平示威。「值得一提的是,當年記者衝破東德輿論封鎖,媒體報道讓革命浪潮得到世界的輿論關注,也確保了非暴力的實現。」她說。

前東德留存下來的,不只是對專制的記憶,還有追求自由的勇氣,追求更好生活的共鳴。柏林牆遺址依然聳立,不斷地提醒世人:極權可以在一段時間阻擋一些人的自由,但是不可能阻擋國民對自由的追求。

1989年11月柏林牆倒塌後的「啄木鳥」(圖片:Justin Leighton/Alamy Stock Photo)
1989年11月柏林牆倒塌後的「啄木鳥」(圖片:Justin Leighton/Alamy Stock Photo)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柏林圍墻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043-dpa-1238581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