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遊走今日的利東街 看這些年的街區變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遊走今日的利東街 看這些年的街區變化

tan210205yeunlung_0598
tan210205yeunlung_0598
利東街的日與夜

聽過受訪者對「利東街」的評論,後來一個傍晚,我站在「利東街」商場地面商店街皇后大道東入口處,思疑着應該從什麼角度觀察這個地方,看待這裏的建設與破壞?

X

這時候,一個應該剛放工的上班族女士在我旁邊驚嘆:「好靚呀!」她舉起手機,對準懸掛在這條仿歐陸風格的步行街上的一個個中式大紅燈籠和蝴蝶燈飾,不斷按下快門。此情此景,我在為了寫這個專題而屢次往返「利東街」的多個晝夜裏,看過無數遍。各人有各人的取景角度,有的也會轉用前置鏡頭、以這些節慶佈置作背景自拍合照。他們看來都是由衷為這裏的美而興奮。

我對他們的興奮感到好奇,便嘗試全情投入遊人身份,在地面靜看利東街。

無可否認,「利東街」的發展商深諳引人注目的魔法。不單是說裝飾佈置確有一手,懂得以目不暇給的視覺元素,淹沒遊人的審美;更是指從設計重建項目的最初,發展商已懂得創造城市奇觀。「利東街」在舊區無中生有,把原有街區改頭換面,由整體的建築風格,到細微的地磚、街燈、座椅,都義無反顧地全力配合,相輔相成,營造中產、高檔、仿歐氣氛。

漸成街區日常風景

開幕六年,人們似乎已經對「利東街」習以為常。平日,人潮會穿梭步行街或其地庫隧道,再流散至灣仔各街巷。周末,為數不少的民眾在此享樂,坐在長椅自在地休息,有遛狗的人熟練地路過,外傭姐姐也如常客般在廣場聚集,談天說地。

面前安逸和平的畫面或使人錯覺,以為「利東街」一直就是如此。但實情是,「利東街」並非向來如此的。可是,新「利東街」已幾乎無法追溯到街道昔日作為香港喜帖印刷舖集中地的人文歷史。極其量,可從入口的「囍」字裝置,還有藝術家李慧嫻創作的那對新人雕塑,找到一些婚嫁喜慶感,但這都是刻意的後見之明。

舊利東街的街道文化已經消逝。

看看門牌,就知時移世易了。現在「利東街」門牌號碼是「香港灣仔區皇后大道東200號」,利東街作為公眾街道已從城市的地圖上消失。只有中文街名的延續,還有地庫隧道僅此一家舊利東街喜帖商戶,叫人倍感欷歔——這裏不再是舊區小本經營店舖的地頭。

隱蔽的公共空中庭園

在步行街中段某處,有道玻璃門,把它推開,乘搭內裏的升降機,可以通往商場五樓平台的公共空間和寵物公園。但這道玻璃門並不顯眼,也容易與囍滙住宅出入口混淆。可能是會把它推開的人少之又少,升機降內也有陣空氣不流通的異味。

對這個隱蔽的空中庭園最瞭如指掌的,或許是外傭姐姐。不同的圈子,佔據平台各隅。除了她們,偶爾會看到一兩對情侶、拖着小狗的主人。這裏滿佈花草樹木,靜謐怡人,與繁忙的街道大相逕庭。

平台花園的使用守則寫着禮貌的警告:「請保持言行端正,切勿進行任何不安全、非法或攻擊性的活動。」怎樣才算是言行端正?「休憩空間內不可喧嘩騷擾或演奏樂器」原來也是規則之一,笑得大聲都可能犯規。抬頭仰視,瞬間明白,規則都是為了上方的住戶而設的。上網搜索,囍滙一個四百四十一平方呎的城景單位,近日以約一千二百萬易手,呎價約二萬七千元。持貨七年的原業主,獲利一百六十多萬元。

反映灣仔特質

離開步行街,橫過到莊士敦道修頓球場門口,放遠視線,看看左方平易近人的太原街春園街,看看右方活化過的百年建築和昌大押,然後幾部電車緩緩駛過,「利東街」在這個社區,始終是個突兀的巨大存在,讓人無法視而不見。

但凡存在即合理。這種奇怪的城市面貌該反映了一些灣仔以至香港的特質?或複合混雜,或貧富懸殊,或新舊並存,或三者皆是。這些未經考驗的猜想,要與城市研究者再商榷。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有人至今仍會對這裏的庸俗浮華嗤之以鼻,那是因為他們更愛社區的和諧協調、街道的獨特個性、小店人情味道。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利東街仕紳化十年記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2/tan210205yeunlung-0598-2021030105391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