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台灣街頭味道?不妨遠征元朗文青小店 來一份自家製刈包止止台灣吃癮!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想念台灣街頭味道?不妨遠征元朗文青小店 來一份自家製刈包止止台灣吃癮!

d210521amber-40

自從一年前,台灣政府宣佈新冠病毒確診清零,居於彼岸的我們,看着當地人過着「正常生活」真是妒忌得很;那一刻,我們還妄想通關後可第一時間飛到台灣,逛夜市大吃特吃。誰知,今天的台灣再次出現社區大爆發……

在一時三刻未能出走到小島,不如先遊車河入元朗,以一份刈包來止止台灣的吃癮。如果你是住在新界東或港島,這趟走入大西北的車程就好比飛往台北的機程,旅行的大長征感覺馬上湧現!

文青調子的刈包外賣小店,你覺得有點像台北的街頭巷弄嗎?
文青調子的刈包外賣小店,你覺得有點像台北的街頭巷弄嗎?

鬆軟包子的練成

來到元朗雞地附近的一條小巷裏,一間充滿文青調子的外賣小店別樹一格,它就是剛開業一個多月的「倆口小吃」。小店的招牌菜就是由店主Sogun每天新鮮製造、一個個白雪雪又軟綿綿的台式刈包;不少街坊在中午開店前已來到,等候刈包出爐。看見如此景象,心想:難道店主曾到台灣學藝,才造得一手好包?誰知,Sogun竟笑說:「其實我都是上網學,然後再重新調出配方而已……原始食譜是用上高筋麵粉,但我喜歡吃帶點煙韌的質地,所以就改為使用中筋麵粉,出來效果不錯!」原來Sogun一直在西餐廳做廚師,又曾經打算和朋友到菲律賓開餐館,但疫情打亂計劃,就改為在家附近開設小店,賣着令人懷念的台灣街頭味道。

店主Sogun以廚師的經驗來自學製作刈包。
店主Sogun以廚師的經驗來自學製作刈包。

打卡與美味兼備

在酷熱之下,豪不猶豫地點了一份炸雪糕刈包。刈包經過油炸後變成金黃色,外脆內軟的麵包夾着兩球自選口味的雪糕,「真是抽不出時間來自製雪糕,但椰子和抹茶味也頗出色的」。接過燙手的刈包,一咬,是冰火交融的感覺,加上面層的脆脆和餅乾,口感豐富又涼快!「吃掉整個很飽的,留點位置吃傳統口味,因為不經油炸的刈包更好味!」此時,Sogun又向我遞上一份傳統刈包。雙手拿起脹卜卜的刈包大啖吃,包子鬆軟不黏牙,夾着自家製的五花腩、酸菜、花生碎、芫茜、滷肉汁和柚子醬同食,不會乾巴巴。五花腩混合汁醬煮得軟腍,很易咬開,配料增添層次,食完很滿足,難怪吸引到一眾街坊捧場!

大熱天時,當然要來一份炸刈包配雪糕!($35)
大熱天時,當然要來一份炸刈包配雪糕!($35)
傳統刈包配柚子醬($42)
傳統刈包配柚子醬($42)
酥炸脆菇刈包夾上金菇、秀珍菇和杏鮑菇,份量十足!($40)
酥炸脆菇刈包夾上金菇、秀珍菇和杏鮑菇,份量十足!($40)
店主極力推介的反而是「脆炸台灣腸」。香腸外層蘸滿天婦羅炸漿,面層舖滿蒜茸和自家製麻辣粉,微辣帶麻勁,正!
店主極力推介的反而是「脆炸台灣腸」。香腸外層蘸滿天婦羅炸漿,面層舖滿蒜茸和自家製麻辣粉,微辣帶麻勁,正!

其實,刈包是什麼?

小店的刈包就吃過了,但你可知道刈包的來源?刈,台語讀音為「掛」,國語讀音「割」;在香港,有些人則有邊讀邊,讀為「叉」。經典口味的刈包在台灣是「尾禡」宴席上常出現的菜色之一,橢圓形的包子被割開後塞進滿滿餡料,像個飽滿荷包;台灣人就是愛其好意頭,取其財富滿足的喻意。另外,刈包又名「虎咬豬」,與閩南語音「福咬住」相近;而夾在內的酸菜被客家人視為是福菜,所以有「留住福氣」之意。

不知道吃多一兩個刈包,福氣又可會降臨,把擾人的疫情趕走呢?

倆口小吃

元朗鳳攸北街5-號順豐大廈18號地舖

6176 7259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d210521amber-40-20210524103636-150x150.jpg